【期間限定】冰霜記事 III

雖然過了五天,

總之小藍生日快樂啊!!!!!


期間限定基本上是四篇一組W


2016期間限定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I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II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V



2017期間限定

【期間限定】冰霜記事 I 

【期間限定】冰霜記事 II


PS 邱喬甚入(本章無)


───────────────────────────────────


  聽完,藍河低頭沉吟,再抬頭時目光變得深邃,像是在看著喬一帆,又好像不是。

  「書、書上還有提到什麼麼?」藍河嘶啞的開口。

  根據書上圖文記載,這座古城建立在冰霜紀年之前,那是與世界共存繁榮而質樸的時代。

  以簡單的顏色將當時的生活、技術、甚至宗教一一記錄下來,文字雖然看不懂,但一些重複性的單詞不斷出現,配合一些圖片多少能猜出點意思。

  「用現在的語言系統來說明的話,我們推出幾個重點。世界、根本、氣流、藥草以及圖騰。」喬一帆沒有注意到藍河不自然的神色,在葉修的同意下將研究出來的東西告訴了藍河。

 

  藍河沒有說話,眼裡的思緒不斷流動。

  「你有問那人為何會到迷羅古城去不?」說到楓葉狀刺青,葉修思來想去,也就只有那個地方了。

  「他說有令他在意的地方,所以會再找時間去探查。」喬一帆道,「但具體是什麼他沒有說。」

  「是麼……」葉修沉吟,「那偷襲你們的人可有線索?」

  「所有人清一色穿著同樣的暗紅長袍,看不清面容。」回想起當時的戰鬥場面,有些片段詞語令他覺得古怪。「他們不斷的用自己的語言交流,不斷重複魔……?」

  「魔女?」葉修逕自替自家小徒弟接下去。

  「對的、就是魔女!」喬一帆一直覺得奇怪,怎麼那些人一直重複這個單詞。

 

  「小喬,我想跟你做筆交易。」藍河坐直身體,雙眼認真直視眼前的小年輕。「我知道這很唐突,但我希望你能用你們手上那本書與我交換我收集到的情報。」

  「欸!?」喬一帆瞪大了雙眼,「可、這並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事情。」

  「小藍,這件事確實無法由小喬作主,這本書已經交由研究小隊去研究。」見藍河有些急了,葉修自然出聲安撫。「從剛才的對話裡還有你的表情,我自然知道這本書對你的重要性。但這確實有些為難。」

  藍河想多說什麼,但葉修卻是搖頭讓他先別再說下去。

  「小喬,這件事我晚點會跟小藍談談。」葉修轉頭對喬一帆說,「你住的地方決定了?」

  「我今天本是打算談完再去一次迷羅古城的。」喬一帆先是乖巧的點頭後又搖頭表示自己還沒決定落腳處。

  「這樣啊、要不你今晚先在店裡睡一晚。」

  「可這樣……」葉修的好意喬一帆不好意思拒絕,但看著被他拒絕的藍河,他怕有點尷尬。

  「沒事,你就住下來吧。」冷靜下來想想,其實被拒絕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是我太為難你了。」

  「就這麼定了。」知道自家小老闆通達情理,在喬一帆開口推託前,葉修搶先一步開口,事情也就暫時先這樣拍板定案。

 

 

  夜晚,街道偶爾有馬車駛過,及三三兩兩的人結伴或獨自一人東搖西晃的走在街燈底下。

  趁著葉修去洗澡之際,藍河簡單地在紙條上寫下幾句話後綁宰在夜鶯的腳上,看著被馴服的夜鶯消失在暗夜,他便倒回換上乾淨的床單上。

  葉修洗完澡進了房間,便看見自家愛人穿著絲綢制的睡衣倒在床上,那雙露出的白皙腳踝畫皺了被單,裙襬上的刺著花紋。順著身體線條,胸前的莓果隱約可見的藏在衣料之下,有些禁慾與純真的高領用著一條酒紅緞帶系著。

 

  「想什麼這麼入神?」葉修捂乾那頭張揚的紅髮,大手一撈將人按在自己身上,狠狠擷取人兒身上的香氣。

  「沒什麼……」聲音聽上去有些悶悶不樂,「我記得你以前說過自己是從興欣城過來的。」

  「嗯、怎了?」捻起一小綹青絲與自己的紅髮綁在一塊,髮結髮,一個小巧的蝴蝶結躺在手心上。

  「你、你認識研究小隊裡的人嗎?」藍河真不願強人所難,但那本古書之於他、之於他們意義非凡。

  「正確來說,那個小隊算是我半個底下的人。」葉修自然知道藍河想問什麼,原本躺在懷裡的人撐起身,驚訝的瞪大雙眼。

  「你居然欺騙我!」揪起葉修的衣領,瞋怒的雙眼是背叛以及藏在底下,自己那份天真。

  「真沒騙你。」葉修解釋,「那本書是偶然在一個小鎮上的就文堂找到的。店主多少有些博學,也試著去查那本書的歷史,但始終找不到答案,就一直放在那。說真的,要不是興欣的小朋友對這些有興趣,不然不知道又要流落到哪裡去。」

 

  覆上緊抓著自己衣領的素手,葉修又開口。

  「你也知道我的出身,那本書就留在我們那裡做研究。」身為前‧聖武祭司的葉修自然對書本上的文圖不陌生。他雖然不陌生卻不代表他清楚或是了解。

  得到書的那一瞬間,他想到的不是研究而是這間骨董店的小老闆。

  「但你也不能瞞著我!」今天光是聽到喬一帆他們解讀出來的信息就足以動搖他們一族。原因無他,迷羅古城與他們之間關係緊密。

  他開這間骨董店的就是為了尋找失落的古書,這是他所肩負的任務。

  「我沒打算瞞你,是因為我在等你向我坦白你的身分,希望你能信任我。」藉由扣著手腕,拉開雙腕將人扯進懷裡,「可我等不及了。」

  「你什麼意思?」等不及?

  「打從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知道你是冰霜遺族。」葉修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僅僅看了一眼後毫不猶豫就將他帶來的東西給買下。「起初,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去觀察你們一族。隨著時間,我愈是了解你,愈是想將你占為己有,不讓人發現你。」

 

  說著,咬上柔軟的耳廓,輕語低喃。

  「唔嗯!」指尖有些使力在衣料上留下輕淺皺褶。

  「你太過耀眼了。」說著,午後旖旎的延續悄然蔓延在葉修的指間,「但你卻太懂得將自己隱藏在深處,拒絕他人的侵入。」這是他們本性使然,但沒有人能抗拒被吸引。

  藍河想開口說些什麼,葉修卻是快一步的將人壓在身下。逆著光,藍河卻仍可清楚看見葉修眼底的火光。

  「冰霜遺族到底在隱藏什麼,讓你不惜一切守著?」指尖像是在觸碰易碎品那般小心翼翼,「讓你不將完整的自己表現在我眼前?」

  帶繭的指腹輕揉上柔軟的唇瓣,抑止不住開始乾渴,舔上唇瓣試圖緩解這慾望驅使的渴望。

 

  「古書可以給你。」抵在藍河的額前,逐漸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的開口,「作為交換,告訴我有關那本書上的事情,讓我們一起承擔所有的風險和覺悟。」

  人兒睜大雙眼,他不可置信。

  「你可以慢慢考慮,不急。」見藍河猶豫,葉修不多言的給藍河時間去考慮。

  咬上櫻紅唇瓣,火紅的長髮在燈光之下如溫柔的橘紅。





评论 ( 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