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春玉雪、散

這邊是小藍跟他阿爸再相遇的故事。

別名:曲終人散



──────────────────────────────────────



  熱鬧的街道人聲鼎沸,小攤小販的吆喝聲,姑娘家的鈴鐺般笑聲,童言童語的嬉戲聲,又是一日的開始。

  他漫步在市集裡,看著人來人往,吃著方才買的糖葫蘆。一個不注意撞上一位老先生。

  「老先生您沒事不?」他趕忙扶住那人,關切問到。「是藍某太不小心了,老先生您有哪裡是受傷?」

  「沒事沒事!」老先生笑得和藹,「倒是我不小心撞掉你的糖葫蘆了。」

  老先生一抬起頭,二人皆是一愣。

 

  「你、你……」老先生瞪大了雙眼,雙手顫抖的摸上他的臉頰。

  「小藍!」不遠,男人出聲一喊,將藍河的注意給吸引過去。

  老先生轉身一看,眼前已快而立的男人是舊識的孩子,同他那親手斷送關係的孩子一起長大的竹馬。

  「葉修……」藍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的鬆了一口氣,緊緊抓住葉修遞過來的手。

  「許伯父久疏問候,近來可好?」葉修將藍河擋在身後,不容眼前的老先生與藍河有過多的交集。

  「他是?」老先生沒有理會葉修的問候,雙眼盯著葉修身後,「博遠對吧?他是博遠啊!」

  「許伯父、遠兒已經死了」葉修笑著說,「那年的臘月寒冬遠兒就已經走了,這可是您說的。」

  「不、但!」老先生想多說什麼,始終開不了口。當年的錯誤全是他一手造成的。

  「這位是我內人,藍河。」葉修介紹,「我們還要去拜訪幾位朋友,得空定到府上拜訪。」

 

  說完,葉修牽著藍河禮貌的向老先生道別。

  「葉修、你等等。」藍河晃了晃葉修的手,葉修輕聲一嘆的點頭。藍河又往老先生那走去。

  「老先生,這是一位故人讓我轉交給您。」藍河從懷裡掏出一枚玉珮,老先生一看那枚玉珮,霎時眼尾溼了起來。那是博遠出生那年親手為他繫上玉珮。「他讓我帶話,您且放心,一切安好,勿念。」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即使淚沾衣襟,過去就讓一切葬在那年的臘月寒冬。

 

  「讓你久等了。」

  「沒事。」葉修變戲法似的變出了支糖葫蘆,「走吧、回家。」

  「嗯、回家。」






                        【終】

评论 ( 4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