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不可言說(暫定)/(未完,明天補)

接續要你好好

(未完)




  廚房是相擁的二人。

  兩人絲毫沒注意到門口有個人影,直到人影出了聲音,二人才分開。

 

  「二樂你不去訓練跑來這兒幹嘛?」葉修冷漠的視線彷彿要將這位不長心眼的張佳樂小花花給射穿。

  「怎麼、你想偷偷吃好料還不許我發現?」張佳樂不客氣的懟回去後,甩著小辮子蹭到已經臉紅得像顆大紅番茄的小保姆身邊。

  他看了看鍋子裡蒸的土豆,流理臺邊上擺著黑胡椒、黃油、鹽還有牛奶。

  「這是要做什麼?」張佳樂好奇的問,看著藍河取出蒸好的土豆將其搗碎。

  「美式土豆泥。」藍河一臉緋紅的回答,「不過味道不會很道地,怕大神你們吃不習慣。」

  「什麼吃不習慣,他們那幾個就是來蹭吃的。」葉修毫不留情的拆穿,原本還是自己的小灶,結果咧?被吃貨第一的張佳樂給抓包。

 

  聽葉修這麼講,張佳樂可是不服了。

  「誰說我是來蹭吃的了!」張佳樂一把拿過黑胡椒罐作勢要往盆裡灑。「我這是來幫忙的!」

  「大神等等!這樣下去會辣死的!」黑胡椒只需要一點點而已啊!藍河眼疾手快的阻止張小花,避免一場悲劇發生。

  「蹭吃還有理由了?」葉修冷笑,「你還是別添亂,乖乖滾回去訓練。」

  「然後你就可以全包了?」張佳樂並沒有因為不阻止而感到尷尬,相反的還誇獎了藍河。「小藍做的料理可好吃了!給你太浪費了!」

  張佳樂友好的搭上藍河的肩親密的往藍河的臉上蹭,故意在葉修面前炫耀自己的友好模式。

  「小藍也是你能叫的?」葉‧榮耀教科書‧忌妒使男人小心眼‧修抓上張佳樂的衣領,用力往後一扯,將兩人分開。

 

  「咳!咳!咳!要、要死啦你!」張佳樂護著自己的頸子,努力平緩因為被勒住脖子而喘不過的氣息。

  「張佳樂大神你沒事吧!」藍河有些慌。畢竟眼前這位大神也是要上場比賽的啊啊啊啊!!如果因為內鬨而導致出不了賽,傳出去得多難聽?!

  「他哪能有事。」葉修持續冷笑,「頂多比賽沒他的份兒。」

  「葉不修!小爺告訴你!下一場比賽沒我可是不會贏的!小爺我可是這次戰術的主力!」張佳樂氣呼呼的,「你可得給小爺吃好供好。」

  看張佳樂自信無比的樣子,葉修眉頭皺也不皺,涼涼的告訴他:「下一場也有沒你的方案,我剛剛還打算跟文洲提一下來著。」

  「你說啥?!」一聽到自己有沒機會上場的可能,作為一朵,不是,做 

為一名榮耀選手卻不能上場比賽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再說,他張佳樂可是要把歪國人打到讓他們唱征服的男人!

  於是他又跟葉修吵起來,而藍河默默的退到一旁繼續準備小點心。

 

  他在搗碎成泥的土豆趁熱拌入了黃油,在黃油的香氣完全和土豆泥融為一體後,再依序加入少許的黑胡椒粒跟鹽巴調味。為了讓土豆泥吃起來更加滑順,他再將牛奶分兩次加了進去。

  取出剛遇熱的烤盤,先在底盤上刷上一層橄欖油後在鋪上一層拌好的土豆泥。將川燙後的西蘭花隨意放在土豆泥上後再將剩下的土豆泥覆蓋在上面並撒上少許的芝士條後送入烤箱烘烤至芝士融化。

  等待著的同時原本還在一言一語撒科打渾的兩人也漸漸趨近於安靜,神情嚴肅,二人不時互相提出問題點,再經過一些討論後葉修會一一寫下來。

 

  看著大神們嚴肅的樣子,又因為發現一些新的點而感到意外或是露出狡詐的樣子,不管怎樣的神情,那些都即將紀錄在榮耀歷史的背後,他藍河何其有幸,能看見歷史背後的模樣,這讓他也跟著一起熱血沸騰起來。

  他們即將在世界上打造出另一個榮耀。

 

 


  

评论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