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三寸天堂 十二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接續驀然回首

7. 此為塵埃系列

8. 《驀然回首》可搭配BGM 塵埃

9. 《三寸天堂》可搭配BGM 三寸天堂

11. 所謂的回憶都是甜的

12. 立志做鹹魚





──────────────────────────────────



 

  陽光愜意溫暖,嘻嘻鬧鬧的銀鈴般笑聲遠遠傳來。原本睡得安穩的他本能地豎起耳朵,迷迷糊糊的辨別可愛的笑聲。一群小崽子你一言我一語的嘰嘰喳喳,讓原本覺得聽上去還有些可愛的他小臉一皺,毛茸茸的獸耳朵不耐煩地垂下試圖掩蓋掉那些聲音,又翻身卻一頭撞上肉牆。

  這下他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睜開雙眼,腰尾椎上的尾巴隨著主人的反應不情願地掃了兩下。

  「噓……別把你們絕色爹爹給吵醒。」他聽見那人欲將抬頭的他給壓了回去,熟悉的煙味和慢性子的聲調讓他安心。輕輕擺動尾巴,像個小孩兒撒嬌的往裡蹭,給自己蹭了個好位子又滿意的睡下。

  「睡吧、我在。」男人的手掌輕撫著他的頭,意識又漸遠,男人還在小聲的跟孩子們說話,但他又想繼續睡了。

 

 

  咕嚕。

  肚子傳來咕嚕聲攪醒他的好夢,可也睡得舒服愜意,心滿意足的伸展四肢饜足的睜開雙眼。起初意識還有些朦朧,自然而然的變換著姿勢伸展筋骨,直到舒爽到四肢百骸才停下。

  他一直覺得自己枕在一個說硬不算硬的枕頭上,原本枕得舒舒服服的枕頭是滾到哪去了?

  這不找還好,一個翻身讓他的鼻尖撞上被包覆起來的軟物。鼻息間他可以清楚感受到帶點高熱的溫度,也聞到逐漸濃烈起來的雄性麝香味,瞪大雙眼的他還沒來得換氣,後領就被人給拎到溫熱的胸膛。

  「光天化日別亂來。」男人聲音聽上去愉悅。「等等全硬了你就有得叫。」

  「抱、抱歉?」他下意識地抬頭道歉,可腦袋稍稍轉了一會兒卻覺得不對。「這話是我要說的,我的枕頭跑哪去了?」

  「這可不能怪哥啊。」君莫笑扯上白嫩嫩的臉頰,「也不知道是藍雨奴役你們讓某隻小狐狸累得爬不起來,還是某隻小狐狸貪睡,而且這貪睡都貪出新境界了。沒見過睡個覺都這麼會打滾的,總覺得遇見假的小藍河。再來你看看這都日上好幾桿都該吃午飯了。」

 

  被扯著臉頰的藍河腦門一抽,氣得有些牙癢的張嘴作勢咬上在他臉上作怪的手。

  「嘿、小藍啊你要真咬我這兒給你咬。」說著直接蹭上小狐狸的下體,「咱們互咬啊、別跟哥客氣。」君莫笑神情認真到令小狐狸發悚。

  要知道在這裡、在孩子們的房裡這樣那樣,他還要不要做人啊!

  「……莫笑兄弟肚子餓不、我餓了。」藍河乾笑,「若你不餓我就自個兒去弄點吃的。」

  「餓、特別餓。」君莫笑強調,只是哪種餓就得由藍河自己猜了。

  「哈、哈哈、您老可以先去吃甭等我的,真的。」藍河麻溜的滾下床去打理自己。

  隔著屏風,藍河聽見君莫笑問他午飯吃什麼,他抹乾了臉想了又想,要是早點起來就可以煮個紅燒牛肉麵、炒個飯什麼的,但都這個時間,還是煮點管飽又省時的唄!

 

  「辣豆腐麵怎樣?管飽不費時。」藍河繫上腰帶,雙手俐落的給自己扎了個馬尾巴,照著鏡子對收拾完的自己感到滿意。

  「嗯……還是帶你去街上吃唄。你走前還沒有市集吧、兄弟去不?」君莫笑否決掉藍河的建議,再看見藍河對市集充滿興趣,他覺得這建議甚好。「快點兒,不然等會兒被那群小蘿蔔頭給撞見咱們去吃好料可不行。」

  「奇了,昨晚也不知道是誰說他們在長大得多吃。」看君莫笑動作迅速翻身下床,他打趣道。

  「昨晚是以老爹的身分,今天是以夫君的身分,所以媳婦兒市集走起。」君莫笑說得義正嚴詞,倒是把藍河逗得哭笑不得。

 

 

  若將中央島稱作為主島,那麼興欣的市集便位在主島的東側開始延伸,繞著主島約莫半圈一路到西側。

  島嶼和島嶼之間都有座橋,每座橋各有不同雕刻裝飾,可供人渡橋走馬看花。當然也有小船停靠在各個小島的渡船口,水鄉風情也可盡收眼底。

  君藍二人選擇搭船向東,那邊幾座小島全是與吃喝相關買賣。

  藍河尚未下船前便被這有些繁榮的島嶼所吸引,甫一下船便迫不及待的好好給他逛一逛。他催促著給渡船人付錢的君莫笑,一轉頭就被一家小吃攤給吸引。

  他拉著君莫笑來到這家攤位前,這家攤位樸實無華,只以一把大紅傘遮陽,傘下是一把長凳子。凳子上鋪上一張織著出水芙蓉樣式的布料,而在在凳子一旁的則是台攤販車。攤位上擺著兩個木桶,每一個木桶的高度不過藍河一個巴掌長,寬也不過一隻手臂的長。

  木統裡水清,一塊塊手心大小的米黃小方塊在水裡浸泡著,偶爾被風拂過的水面,裏頭的小方塊也跟著蕩漾起來。

 

  「大姊!這可以現吃嗎?」藍河問道,一臉期待。

  「行呢!哎呀、這不是首領嗎!快這邊坐!」大姊看上去有些年紀,眼尾的笑意使她風韻猶存。

  「那來一份!謝謝大姊!」

  等著同時他問君莫笑等等有什麼好吃的,聽著興欣首領一一數著好料,藍河的雙眼也在放著精光。

  不久,大姊端上一碟芙蓉豆腐。豆腐淋上一點醬汁並用綠葉點綴,而另一盤碟子上則是剛炸好的豆腐。原本的米黃經過油著後變得金黃,混合著蒜片嶼清雅醬汁的香氣,將二人的食慾給勾了起來。

 

  「不對呀大姊、我只點了一份。」看著大姊端上兩碟豆腐,藍河困惑了。

  「哎呀、沒事兒!」大姊爽朗的一笑,「這不是難得首領過來,剛好家裡的小鬼頭喊著吃炸豆腐,就一起炸了。這份是請你們的,別客氣!」

  大姊說完便繼續去忙活,二人來不及推辭也就承下這位大姊的好意。

  拿起木匙子在芙蓉豆腐上挖上一口送入嘴中,小狐狸滿足的瞇起雙眼。芙蓉豆腐順口滑嫩,與豆腐不同的是這芙蓉豆腐本身帶了點高湯味卻不回搶走雞蛋和豆腐的風采。

  「看來你們藍雨家的狐狸都愛吃蛋是真的。」君莫笑打趣著眼前吃著蛋豆腐的小狐狸。「嚐嚐這個,小心別燙著。」

  「你怎還沒吃?這炸豆腐可是沾了你的光才有的。」藍河接過炸豆腐,「我吃了一半,咱倆分著吃。」

  「一人一半,感情不會散。」君莫笑順著接下,「這不是欣賞媳婦兒滿足的容顏。」

  「油嘴滑舌!」藍河嘟囔,用竹籤子切出一小塊叉上遞到南人的嘴邊。「嚐嚐、這炸得可好吃了。」

  男人笑得溫柔,張口吃下餵到嘴邊的豆腐。





评论 ( 4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