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三寸天堂 十三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接續驀然回首

7. 此為塵埃系列

8. 《驀然回首》可搭配BGM 塵埃

9. 《三寸天堂》可搭配BGM 三寸天堂


──────────────────────────────────



 

 君藍二人吃完後繼續前往下一家。

  一路上二人走過小橋流水,看著興欣們帶著最為樸質的心在這新天地耕耘,藍河不免有些心生嚮往。

  藍雨秘境當初也是這個樣子,在他還只是個小崽子時,看著當初的魏琛族長建立起藍雨,儘管疲憊大家卻是將滿足的寫在臉上。隨著時光飛逝,他憑著自己了力量一步步走上現在的位子,可江山代有人才出,新的血液會不斷輸入更新,這本該是好事。可一旦握有權力和地位,那麼眼裡看的必定是高處,這是人之常情。有些人會念舊有些人則會將那些過去的辛勞與滿足遺忘在遙遠的過去。

  「興欣是否也會走到這一步……」藍河輕喃於風中。

  君莫笑自然沒有聽漏藍河的低喃,低聲詢問。

  藍河自然是搖搖頭,將心中的疑問和方才所想的說了出來。

  「人心難測。」君莫笑輕嘆。

  他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娓娓道來那時候,還是名叫一葉之秋的故事。

  從初遇與沐雨橙風的兄妹倆的情景開始,君莫笑的臉上盡是柔和的懷念。提到如何與沐與橙風的哥哥秋沐蘇的相知相惜,他們既是兄弟、既是朋友也是最好的對手。陶軒的知遇之恩讓他們三人得以有安定居住的地方。

  與現在的勢力劃分不同,那時還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他們藉由陶軒提供的地方作為據點,紛亂之中咬牙建立起現在的嘉世禁林。他和霸圖的大漠孤煙可謂多年對手,孰勝孰敗也不知幾回合。時間漸漸推移,霸圖、百花、藍雨相繼出現。

  待一切來到安穩,秋沐蘇決定雲遊四海,他與陶軒二人在他面前發誓守著嘉世。再接下來,又如何在眾多高手中脫穎,成為人人敬畏的對象時,嘉世內部也有什麼不對勁。

  小小的齒輪在他眼前掉落,可他還是堅信自己的朋友,也堅信早晚會有人醒悟意識到不對。可那已經是過去,他錯過可以改變的時間點。

  當他們站在他的眼前與他對峙那一刻起,他便了解自己與他們分道揚鑣的時刻已然在眼前。

  君莫笑的聲音充滿感慨,眼神裡有無奈、有苦澀也有失望。

  藍河靜靜地聽著。

 

  「其實我本身也有錯。」說著,君莫笑面容苦澀。

  「你有何錯?明明是他們不對在先!都已經約法三章不許對異界出手,可他們卻屢勸不聽,甚至不惜也要利用、利用鮮血來開啟異門!」說到最後,為了避免造成族群不安,藍河刻意壓下音量。

  看著小狐狸急著替自己辯解,君莫笑原本陰鬱的心情也好轉了些。

  「其實這些本是能更早一點察覺到的事。」君莫笑輕拍上對方的小腦袋,「卻因為醉心於研究我們所處在這地方的一切和修練力量,讓我沒有去看著身邊的同伴。當我回過神,我也已經被排除在外了。」

 

  藍河沒有辦法說什麼。

  他知道,君莫笑說的也是事實。因為位居高位,他自然很難去察覺到在他底下的人,究竟是抱著怎樣的心態來抬頭仰望站在頂端的他。

  其實就連他自己也是仰望著眼前的男人。直到現仍很難相信,自己何德何能,得到君莫笑對他的愛和青睞?

  這一切都很不現實,從神壇跌落的他又再一次靠著自己的力量打亂各大族群的勢力,在這混亂之中取得一席之地,準備返殺回去,阻止即將降臨的災難。這是他的男人,他的男人沒有任何過錯。如果要說這男人身上有什麼錯,那便是他的執著和強大。

 

  可,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他們不應該背叛你,更不應該逼你離開你所愛的嘉世不是嗎?」藍河停下腳步,君莫笑也隨之停下。

  君莫笑只要一個轉身,他就能看見那雙清澈的雙眼是如何映出他的身影。

  只要一個轉身,當初只要一個轉身,或是偏頭一看,他就能改變很多事,可惜沒有當初。

  倘若有當初,那麼現在他還會遇見眼前的小狐狸?還會遇見現在的夥伴?還會再一次建立起一個族群?

  「其實我挺慶幸讓我遇上這些事。」君莫笑緩緩的開口,「如果沒有這些事情,我不會發現自己的不足,更不會遇上你。」

  男人牽過小狐狸的手,眼裡透露出對過去的感激以及對現在的珍惜。

  「經過這些事讓我變得更加成熟,也能夠自己調適和應變,也學會怎樣去喜歡、去愛。」說著,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按了按自己的後頸。

 

  藍河覺得眼前的男人似乎、是害羞了?

  這些小動作他只要看一眼就可以了解,這個發現讓他覺得有趣新奇,甚至有些小小的驕傲,因為他又發現君莫笑的另一面。

  但有句話他覺得得修正。

  「剛剛有句話得小小的修正。」藍河拉上君莫笑,繼續逛起市集。「你說因為嘉世的事情才讓你遇見我,可我不覺得。」

  「怎麼說?」

  「我們的相遇並不是因為這個契機,而是自然而然地相遇,然後喜歡上。」小狐狸回眸笑彎了眼,「也就是說,不管以怎樣的方式相遇,不論時間的長短,我們相遇相愛是必然的。」

 

  這世上最動聽的話語不在於山盟海誓,而是在你最需要的時候,輕輕一句便微風拂過,掀起一波波蕩漾漣漪,久久不絕於耳。

  午後驕陽,吃進嘴裡的是糖也是蜜,是毒也是藥。

  君莫笑微笑與藍河並肩,將他納在自己的傘下一起悠然逛起市集。

  路邊上有吃有得玩,一路下來藍河滿足舔去嘴邊上的糖渣,一雙水靈眼睛開始物色下一家。

  前方有人推著貨物,小狐狸的注意力全在邊上攤子絲毫沒注意到前方,君莫笑不慌不忙地將人帶進懷裡惹來小狐狸一臉困惑。

  也就在自己身邊,這頭小狐狸才這麼心大。

  「瞧你雙眼直發亮,又想吃什麼?」寵溺無止盡地湧出將最好的蜜給予藍河,聲音裡是不可多得的寵愛。

  藍河帶著男人來到攤位前,攤子上各種玲郎滿目的糕點吸引許多婦孺駐足。「帶一些回去當點心吧!」

 

  買完茶點後二人繼續走馬看花,逛得心滿意足後便搭著小船回到主島上。藍河先讓君莫笑帶上方才買的茶點到後園等著,自己先去弄壺涼茶準備與君共飲。

  將買來的茶點攤在桌上等待小狐狸回來同時,自己也不禁感嘆了一番。現在興欣處境必須掌握主動,否則必引來凶險之禍。

  誠如喻文洲密信,『鮮血』是為開啟兩邊之媒介,而現在身處之世界以自身力量與媒介相互作用辯方可開啟異門。可與這邊不同則是另一邊之居住者人口眾多,可擁有開啟兩邊連接之力量者少之又少。此外,另一邊似乎以『術』、『咒』、『相依』為鑰匙,與媒介相互契合方能開啟異門。

  目前有些消息回報嘉世與另一邊權位者有密約,目前處在哪個合作階段尚且不清,只知另一邊有不少人偷渡過來潛伏在嘉世裡頭。

 

  現在連百花谷都派人出去收集消息,畢竟這攸關根基平衡,稍有一邊傾斜,所有人都得陪葬。

  腦內思緒快速運轉,心情也跟著烏雲密布起來。

  好在藍河回來得即時,心情也跟著轉晴。

  「剛剛讓茶水冰鎮一會兒,沒讓你久等吧?」小狐狸替面容有些放鬆的男人斟上一盞茶不過問。

  「久啊。」君莫笑接過冰茶順勢將小狐狸帶到懷裡,「你再不來久把的點心給吃了,全當報復。」

  「幼稚。」小狐狸笑罵。

  亂世一隅,偷得一時歲月靜好,一切恍若隔世。




评论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