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驀然回首 十七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本文倒數

7. 簡單的打鬥場面

8. 爭取二十章以內完結

9. 多日不見如隔三秋

10. 潛水在看近戰法師

11. 烏森神社的朱印真好看

12. 年末Free Talking





 

  再一次佇立在興欣大樓底下,仰望著這高聳的大樓,輕嘆。

  末夏入秋的夜晚仍舊有些熱,可藍河卻感覺到寒冷。

  時間總是白駒過隙那般飛快,與葉修相遇也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他與他,仍舊沒有期許裡的交集。

  有的是過去,乍然一現的回憶。

  「君莫笑,能夠再見你一面我已經滿足了……」

  儘管那是偶然的重逢,也該滿足了。

 

 

  興欣三樓的燈仍亮著,蘇沐秋就站在落地窗前,俯視窗外底下走進興欣大樓的藍河。

  夜晚不妨礙他的視線,就算經過多少次的輪迴,只要他還有力量,他就能封住其他人的記憶,不讓他們被三地界洗去記憶,讓他們毫無顧忌的走上輪迴之後,再一次重生,再一次的相遇。

  他相信,他的夥伴決不會對他的所作所為有所怨懟,因為這是為了他們好。

  他記得曾經不小心讓安文逸的記憶以片斷的畫面出現,沒過多久,因為記憶的力量,害他的雙親因交通事故而過世。

  至此,踏更加小心翼翼的保護著大家。

  對,是保護。

  蘇沐秋想。

 

  現在,自己的力量估計有快到極限了。

  蘇沐秋是他們裡面唯一沒有封住自己記憶的人,最其根本,他只是不想讓葉修記起藍河罷了。

  只是,那樣變質的感情讓他走偏了,在他沒有任察覺之下,走偏了。

  他不知道,葉修他們更是不知道。

  最開始將葉修他們的記憶和力量封住,讓他耗費心神與力量。再接下來,他更是將葉修的靈魂一分為二,一瞬間,他的力量到現在只剩下三成。

  「但、夠了……」足夠毀了藍河。

 

  就不該相信你的話,藍河。

  蘇沐秋那時對藍河下了最狠的一招,他清楚看見藍和絕望的神情裡的妥協,與他約法三章,要藍河別再出現在他們面前。

  可藍河偏生要去打破。

  「所以啊、錯的是你啊,藍橋春雪……」

 

 

  三樓的樓梯燈亮了起來。

  叮的一聲,藍河神色如常地走進三樓辦公室。不意外的,蘇沐秋也在。

  「抱歉、這麼晚還讓你過來。」蘇沐秋笑得和煦。

  「蘇秘書顯然是知道貴公司有什麼闖了進來。」藍河眉頭一個輕皺,在大樓外就感覺到有股力量在蠢蠢欲動。

  「嗯、這點我還真不知道。」蘇沐秋仍笑著回答。

  「你……」不可能不知道。

  藍河心裡嘀咕,那氣息是興欣與嘉世的交界地段的味道。

 

  藍河並不知道蘇沐秋的力量已不到原本的三成,他只知道眼前的人,儘管經過了輪迴,他的力量就他而言仍是深不可測。

  而他藍河就不同了。

  他的力量隨著來到這,在經過一次次的輪迴和蘇沐秋的力量之下,他已經無法開啟裂縫的力量了。

  所以他只能靠平衡者打開裂縫,讓他回到藍雨。

  只可惜,他大概,真的回不去了。

  「希望我除妖?」

 

  「不然呢?」蘇沐秋笑著反問。

  「你不是應該有足夠的……」

  藍河還來不及說完,就被蘇沐秋給打斷了。

  「你們藍雨不就是做除妖的,委託你一點也不為過吧?」蘇沐秋笑容可掬,不容許拒絕的反問。

  「……蘇秘書是打算委託我們來處理除妖事務的話,還請照規矩。」藍河是個認真的人,也是負責任的人,對自己的所屬的公司也很忠誠。

  既然是公司立的規矩,那他就有義務執行到底。

  「我沒說是委託你們藍雨,而是委託。」蘇沐秋加重語氣的說。

  「我?」

  「以你個人名義來除妖。」

 

  說時遲,那時快,蘇沐秋話一落,他身後的玻璃一個扭曲,一隻體型大得誇張的生物緩緩走了出來,看見藍河時,張開滿口利牙的嘴朝他一個大吼,野獸的咆嘯撼動整棟樓層。

  「果然……」藍河一臉了然。

  是蘇沐秋開啟裂縫,將異界的生物引道這一個世界來。

  他想不通為什麼蘇沐秋不直接下手殺了他比較快,反而大費周章的都這麼一大圈。

  「那麼、這除妖的工作就麻煩你了。」

  蘇沐秋側身一讓,那頭擁有獅身,獸耳兩旁長出如象牙那般長的牙,背上長出像是這世界史前時代空中霸主的翼手,獸爪漆黑亮眼的野獸登時左前腳一踏,奮力的撲向前來。

 

  藍河清楚蘇沐秋放出來的傢伙如不用真身與他對峙,光憑人身是無法擁有意思生存希望。

  他,其實想活下去。

  回到那個美麗的藍雨秘境。

  所以他拔去耳朵上的藍色耳珠,現出原形。

  雪白的狐狸身與獅身一比,完全小了一倍左右。但他絲毫沒有露出膽怯之色,一記咆嘯示威,生存意志撼動整個樓層。

  咆嘯就像是號角響起,他們釋出他的野性,一方式絞殺的本能,另一方式求生的意志,相互撕咬了起來。

  藍河被壓制在下風,張開嘴,嘴中凝聚出一個水藍色的光球。

  球一放,近距離地打在獅子的胸膛上。

 

  光球迅速的炸裂,發光的中心爆出粗細不一的結晶冰柱,那頭獅身體勉強一偏,那些結晶冰柱直接在他的腹部開了個洞。

  憤怒的低吼,野獸一個後跳的與藍河拉開距離。

  身上有有不少傷口的藍河,在野獸退開後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

  雙眼緊盯,那頭野獸也同樣在警戒著他。

  藍河低鳴,尾椎上的兩條尾巴反映出他的心情,焦躁地想趕快結束一切,如利刃飛快的刺穿眼前的野獸。

  而顯然,那頭野獸的心情與藍河一樣,甚至可以說是憤怒。僅僅因為藍河在他的肚子上開了個洞。

  揮動起背上翼手,整間辦公室被掃得亂七八糟,東倒西歪,慘不忍睹。

 

  電光石火,準備短兵相接,藍河卻聽見本不該響起的電梯提示聲響,目光被引了過去的他意外地看見從電梯裡走出來的人。

  也不過眨眼瞬間,但眼前去的一切卻像是被放慢動作那樣。

  他看見那個人慌張的表情,朝他奔了過來,嘴一開一闔的不知道在大喊些什麼。下一瞬間有股巨大了力量將他推開,他看見一個身影擋在他的前方。

  眼前的一切被染上了顏色,但他的本能卻是無視了那個身影,大聲仰嘯。

  嘴裡不斷吐出一顆又一顆的水藍光球,那些光球一顆又一顆的炸裂在野獸的周圍,將他困在裏頭。

  不過那頭野獸也不是這樣被給藍河壓著打,一腳踩踏包圍住他的冰柱,另一腳上的漆黑利爪,在空中抓出一道疾風裂痕。

  藍河不偏不倚地的抓傷,但卻奮力一跳,咬上那隻野獸的頸子。

  死命地咬,直到他再也無法掙扎,頹然倒下。

  等到回過神時,一股血腥味侵蝕整個空間。

 









评论 ( 2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