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驀然回首 十九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三地界之主名字掉落

7. 本文倒數

8. 二十章以內完結

9. 字數是我的硬傷





 

 

 

  「不夠。」美男子開口。

  「小周的意思是你的靈魂跟記憶不夠支付蘇沐秋的靈魂。」短髮青年解釋。「相信你知道蘇沐秋的靈魂份量。」

  「我用靈魂跟加上這一世,一共三十八世的記憶也不夠支付嗎?」藍河問。

  「三十八世的記憶!」粉紅髮色青年倒吸一口氣。

  要知道一個人承載這樣的驚人記憶是會造成記憶錯亂,甚至會逼死人,更會因為記憶的力量扭轉自己的命格,一生坎坷,雙親緣淺。

  而眼前的狐狸居然擁有了三十幾世的記憶!?

 

  「這樣,足夠交換蘇沐秋的靈魂了嗎?」藍河問。

  「……可以。」回答他的是美得像名女子的男人。

  「感謝鬼刻大人。」藍河又一次的三地界之主行禮。

  「但,這樣的代價太多了。」鬼刻擰起眉頭。

  「無所謂。」藍河仍舊毫無波瀾的情緒回答。

  「這樣值得嗎?」站在小周身後的短髮青年開口。

  「無浪大人,這是我欠君莫笑的。」藍河說,「當初的大戰是君莫笑護我脫離死亡,如今不過是將我的命還給他罷了。」

 

  「……你不會是?!」粉紅髮色的青年一個瞠目,「換回蘇沐秋根本不需要搭上你的命啊!」

  「百花繚亂大人,我累了。」終於,藍河不再是那張面無表情,露出了苦澀的疲憊笑容。「憑我的力量,我的一切,我始終得不到,倒不如全部還給他,我什麼也不要了。」

  「力量、解開前輩的封印。」美男子低頭一個沉思,抬頭給藍河一個建議。

  「的確,君莫笑身上有被人上了封印,所以記憶跟力量都無法復原。」無浪看了眼葉修。但就這麼一瞬間,兩人的視線對上了,而無浪明顯感覺到葉修赤裸裸的殺意,立刻移開視線。

  「小江?」美男子輕聲問了身邊的無浪。

  「沒事。」不知是否多心,但葉修一瞬間的氣息改變。

 

  「君莫笑身上的封印確實有裂痕,解開他的禁錮不是問題。」與鬼刻並肩的男人開口,「你的記憶也足夠支付代價。」

  「一槍穿雲大人、逢山鬼泣大人,解開葉修身上的封印後,那些記憶也已經變質,剩下的只有愧疚。」藍河苦笑,「我不想要這份被愧疚堆疊起來的感情。所以,我什麼也不要了。」

  「……我知道了。」百花繚亂輕嘆。

  「張佳樂!」逢山泣鬼出聲一喊。

  「感謝百花繚亂大人。」終於,藍河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不後悔?」一槍穿雲問。

  「不悔。」

 

  逢山鬼泣看了眼鬼刻,也是輕嘆。

  葉修跟蘇沐秋,葉修跟藍河,這三人的感情糾葛剪不斷,理還亂。蘇沐秋對君莫笑的心思大家看在眼裡,而君莫笑對藍河的心思大家也看在眼裡。

  原以為大戰結束之後,君莫笑與藍雨的小狐狸總該是有圓滿的結局,可有誰料想,君莫笑就這樣被蘇沐秋的術法給封印了一切。

  可憐藍雨這隻小狐狸,什麼也不要了。

  「給。」一槍穿雲左掌心一翻,一顆散發橘光的小小光球漂浮在手掌心上。

  同樣,逢山鬼泣和百花撩繚亂左掌心上也飄著同樣的光球。

  這是蘇沐秋的記憶與靈魂。

  三顆光球一同漂浮到藍河面前,慢慢的合為一體。

 

  「請允許我陪君莫笑走這最後一段路吧……」藍河打躬作揖,請求三地界之主。

  「去吧……」百花繚亂輕嘆。

  「感謝百花繚亂大人。」在藍河轉身前,他又道,「落花狼藉大人現在也在那邊的世界,名字叫孫哲平。」

  說完,不等百花撩亂吃驚,又再一次向他們欠身,轉身手一揮,將阻擋葉修的無形屏障給去掉。

  「這是蘇沐秋的靈魂。」藍河說道。

  葉修沒有急著接下,他看向藍河的身後,可原本站在那裏的五人卻消失不見,世界又恢復成原本白茫茫一片。

  「小藍,你們剛剛在談些什麼?」葉修眉頭深鎖,他聽不見聲音,不代表他看不見。

 

  當那五人看見他的時候,無不吃驚,就好像認識他一樣。

  「不是說了,拿回蘇沐秋的靈魂。」藍河不鹹不淡的回答。

  「小藍,你拿什麼去跟他們交換了?」葉修伸手就想碰觸藍河的肩膀,可是卻被人給閃過了。

  「走了,這次你走在前頭。」藍河毫無情感的看著葉修,「不快點,蘇沐秋的身體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腐爛。」

  「什麼意思?」葉修手一顫,握上飄浮在空中的光球。

  「邊走邊說。」藍河下頷一抬,示意葉修走在前頭。

  葉修惴惴不安的走在前面,而藍河就這樣走在他的後頭。

 

  「三地界的時間跟外面的時間流逝的不一樣。」藍河輕啟毫無血色的嘴唇,「有時在這裏的一秒鐘會是外頭一年,有時在這裏的一秒鐘會是外頭的半秒鐘。所以不能逗留太久。」

  「那不就得趕快?」葉修問。

  「是的,所以,不要回頭的直走。」藍河勾起蒼白的嘴角,身影也慢慢的,慢慢的,變得透明起來。

  「小藍?」

  「別回頭,等等將蘇沐秋的靈魂放入他的嘴中,不出多久,他就會活過來了。」藍河看著已經逐漸變透明的雙手。

 

  茫茫白霧中,一個光點出現在眼前。

  葉修大喜,那是他們方才進入的入口。

  「到了呢……」藍河輕嘆。「別回頭,記住,將蘇沐秋的靈魂放入他的嘴中。」

  「藍河、你的聲音怎麼有點遠?」葉修困惑的想轉身。

  「別回頭。三界岔路是有意識的,要是被捕獲會永遠走不出去的。」藍河叮嚀。

  「那你怎不走在我前頭?」葉修手心開始發汗,有一瞬間閃過的不安。

  「……我走前頭,誰關了這裂縫?」藍河強裝沒好氣的說。

  「抱歉哈、忘了。」葉修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

 

  葉修一踏出裂縫,立刻來到蘇沐秋身邊。小心翼翼的托起蘇沐秋的身體,讓他的頭倚靠在他的身上,小心的將蘇沐秋的靈魂放入他的嘴裡。

  光球消失在蘇沐秋的嘴裡,葉修緊張的等待蘇沐秋的甦醒。

  蘇沐秋的眼睫微微一顫,雙眼緩緩地張開。

  「沐秋!」葉修高興的緊抱著甦醒過來的友人。

  「阿修……」蘇沐秋剛清醒還有些迷茫,但被葉修擁入懷中讓他感到很是溫暖,也回抱了他。

  蘇沐秋雙眼眨了幾下,看清楚眼前的情況,無聲地笑了。

  「小藍!沐秋他醒了!」葉修高興的一回頭,可那高興的笑臉剎然間將在臉上。

 

  「小藍?」

  晚風吹進,凌亂的辦公室裡只有他跟蘇沐秋,誰也不在。

  

 






评论 ( 14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