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小清新 2

大概就是小清新前身?

演員葉X小模藍



  富麗堂皇,充滿濃濃西洋風格的洋房裡,窗外是夜、是雪、是無情。

  鵝黃燈光下,本應是溫情。

 

  餐桌上是未享用完的晚餐,而點綴氣氛的蠟燭在此刻燃燒著身心,滴滴垂淚。

  兩具交疊的身體貼在偌大的鏡面旁,他戲謔而享受著這個小少爺的身體。那是他一個多月前認識的富家子弟,雖身為富家子弟卻沒有那驕縱奢淫的腐敗,反而帶有書卷氣息的天真小少爺。

  說難聽點,不過是溫裡的花朵,不諳人間險惡,才引他這隻狼入室。

 

  耳邊是那小少爺的嬌喘聲,鏡裡頭是他看不清的面容以及他自己計畫得逞的勝利面容。

  今晚,是最後一次與這小少爺見面。

  為了感謝他這一個多月的資助和消磨,就溫柔一點好了。

  他笑著吻上這小少爺的白皙頸子,懷中的人一顫,令他滿意的挑起小少爺的下頷,欲吻上那嬌鮮欲滴的唇瓣。

  「──。」

  他一驚,眼神一沉,那些溫柔被撕裂,化作狂風暴雨。

  那是他們認識以來,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那般瘋狂的翻雲覆雨。

 

 

  時過境遷,他再一次回到這座宅第面前。

  他走過重新整理好的花園,手指一一撫過這棟宅第的欄杆、窗櫺,走上階梯,沐浴在柔黃的陽光底下。

  走進他們最後一次相擁的地方,手指輕柔的撫摸上鑲上黃金的鏡框。站在這面鏡子面前,眼睛輕輕一閉。

  那個小少爺的面容他想不起來,唯一記得的,是他滑落臉龐的淚水和──

  一聲『再見。』

 

  與那個小少爺在一起的時間興許是他這輩子最唯安逸的時光。

  睜開眼,鏡面上只有他一人和他一人的孤獨。

  窗外,是晴天。

 

 

 

  葉修關掉電視,人向後一躺,放鬆的躺在床上。

  這齣電影是他以「葉修」的名字重新復出所拍的第一支電影──流離。故事背景設定在軍閥時期,那是一個奢華亂世。而葉修他在裏頭則飾演一個在派系鬥爭下的犧牲品──依諾。

  憑著復仇和憂國憂民的強烈意志,讓他變得冷酷無情,能利用則不顧一切的利用。

  原本的故事裡,這個小少爺只有短短幾分鐘的露面,而那露面也不過是露個背,與依諾展開最後一次的忄生事。但在拍這一幕時,所有人都沒料到這個默默無名的小演員突然流淚開口。

  這一個突然其實對劇本並沒有多大的衝突,但卻讓葉修一個吃驚。他吃驚不僅僅是因為這個演員突然開口而已,更因為他自己入戲深,他完完全全就是依諾。

  依諾的心境變化是在小少爺這一聲再見裡,他察覺到這個小少爺並無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天真,而是他都知道。

  不管是他的利用還是為了討好的虛假謊言,全在這一聲裡完全表達出來。依諾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他只憑本能的卸下他的偽裝。

  劇本結局的更改,就從這裡開始。

 

  當他完成一切,回過頭審視他所走過的每一步。

  令他感到眷戀的卻是那個他記不起面容的小少爺。

 

 

  葉修拿過擱在桌上的劇本,翻開演員表看了起來。

  那個小少爺的腳色原本就是劇情裡的一小部分,可以說是不怎麼重要。他從臨演那部份開始找起。

  他記得飾演小少爺的那個孩子好像叫藍河來著。

  『你怎麼突然加上台詞?』喊卡之後,葉修在休息空檔來到藍河的面前。

  『欸?葉、葉神好!』小年輕看見葉修來到面前,謹遵輩分關係的他連忙站起身向這位演藝大神問好。

  『別這麼客氣。』葉修擺擺手,一雙眼盯著方才拍戲時,入戲太深在ˊ這孩子身上留下的吻痕以及──咬痕。

  『葉神、您剛剛問的?』藍河緊張的看向葉修。

  『哥就想知道你怎麼突然加了句台詞。』葉修再一次表明來意。

  『啊、我、我也不知道……』藍河搔了搔頭,『就是劇本看著看著、就變成這樣了?』

 

  他想起那孩子一臉不確定的表情,還有當時如果導演沒有及時喊卡的話,估計自己真的就會隨著依諾這角色,直接侵///犯了那張哭紅雙眼的孩子。

  「藍河嗎……」葉修拿過手機打給自家老闆娘,「老闆娘啊?我葉修。沒什麼、就問下跟我拍流離,飾演小少爺的那個演員是哪裡出身的?」

  「流離、小少爺啊……」陳果沉吟了一會兒,「我記得好像是藍雨出身的小模,你問這兒幹啥?」

  「沒、就好奇問問。」又講了一下關於下一個工作後,葉修掐了電話又倒回床上。

 

  「侵//犯啊……」大概那時候不只是依諾的心情,就連自己也似乎攙和進去。「藍河哭的時候挺可愛的……」

  那是葉修第一次與藍河的相遇。






评论 ( 8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