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150粉感謝祭】青春殺伐論 09

 @邻家小牛哞哞叫 

 @文乃の幸福理論 

點文:野性情人paro + 老葉年下攻


晚上好。

好久不見的感謝祭。

昨晚更新另一個CP長篇故事。

所以就沒更新葉藍。

────────────────────────────────────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做為班導師的許博遠在考前一個禮拜展開複習計畫,助手──葉修。

 

  榮耀有所謂的考前自習,這自習自然是給學生自行使用,而老師是輔助,主要是培養學生自動自發的精神。

  榮耀高中部一年十班全體組員目前著手進行複習。

  秉著德、智、體、群、美之美德,大家像是打了雞血那般的有幹勁。

  雖說班上有的學霸叫葉修,但也有偏科高手叫唐柔、羅輯、喬一帆、安文逸,還有包容興&莫凡。

  做為複習小隊總策畫隊長葉修負責考題預測以及國際密碼英文學科,對樂理及理科有造詣的唐柔負責音樂及地理、天文。

  數學天才的羅輯主要負責讓人要死不活的數學跟物理,安文逸志向學醫自然對生物化學有所了解,與偏科嚴重的莫凡負責生物,自己順便兼職化學。

  而做為班上文靜的小天使喬一帆,文科國文、歷史自然是交給他了。

  至於高手包容興,無庸置疑的,他就是負責體育這部分。

  而總策畫隊長之上的頭頭自然是他們的班導師許博遠,負責研究柳岸楊之前出過的考題以及分析那傢伙的性子來預判題目類型。

 

  一年十班默默地為了夢幻逸品泡芙打拼著,葉修為了泡小藍狐打拼著,許博遠為了自己的身家打拼著。

  大家默默努力,求生存。

  考場如戰場,與夥伴相互提攜,一起邁向勝利的曙光(泡芙、小藍狐、身家)。

  依舊跑來蹭吃蹭喝的葉修,吃飽喝足的窩在客廳的小茶几上把教科書、補充講義都翻爛,在白紙上刷刷的寫,順手拿過歷年考題,東翻西找,沙沙的寫。

  在一旁的許博遠自然也沒有閒著,額前的劉海被一枝小藍花的小髮卡往上一夾,露出光潔的額頭,帶著平光眼鏡研究考題,眼窩下有些青紫。

 

  手機嗡嗡震動,葉修滑開被他拿來查資料用的,而且是某之小藍狐的手機,上頭跑出一條消息。

  「我出門拿點東西。」葉修看完消息,跟自家老師報備之後出門去。

  「嗯。」

  不出多久,自家的門被打開,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只見他抬頭一看,葉修提著一盒他有三天沒吃到的點心。

  「真好啊……還有人給你送吃的……」小藍狐看著葉修手上那盒泡芙,羨慕忌妒恨地表示。

  「我讓人送來給你的,不要?」葉修晃了晃那手上的泡芙,壞笑。

  「要!」

  咻地!小藍狐跑到廚房續速準備好點心時間用的好基友,今天為了提神準備了花草茶。

 

  許博遠一打開泡芙,他有些吃驚。

  「什麼時候有出小泡芙了?」許博遠好奇一問。

  「這是哥讓他們做的,小巧好入口,可以多吃幾個口味不好?」葉修端起自己那杯茶輕啜,埋頭繼續分析考題。

  「好好好!當然好!」許博遠樂得拿起一顆塞入嘴中。

  輕輕一咬,小泡芙裡頭滿滿的內餡瞬間爆炸在嘴中,香甜的卡士達醬濃郁德在舌尖上輕舞,跳著圓舞曲。

  「如何?」葉修偷偷的在注意小藍狐的表情,看那張滿是幸福要升天的表情,話語裡也充滿了笑意。

  「好吃!而且內餡多到爆醬!」小藍狐意猶未盡地舔上唇瓣,「下一個吃什麼呢~」雙眼期待地看著這些可愛的泡芙,正因為不知道口味,所以才特別期待。

 

  「小藍,你覺得那個柳岸楊會不會出一些課外的?」葉修好看的手指轉著筆,藍筆在拇指與中止間來回擺盪。

  「唔……唔!」藍河嚼著泡芙,一邊思考著。按照他以往的出題,並不太會出些太難的課外文章,除非……

  「怎了?」指間的筆一個停下,葉修伸手拿了顆泡芙往嘴裡塞。嗯、巧克力味兒的。

  「……我想應該會。」藍河艱難的點頭,「你那天的挑釁,他八成記仇了,有挺高的機率會出比較有難度的課外文章當閱讀題,更狠一點的話就是挖填空給你了。」

  「那範圍還挺廣的……」

  「嗯……」許博遠也很苦惱,畢竟他們從以前,初中同班開始就很不合,而且還是某人單方面持續而為之,之後同所高中不同班,同所大學還同學系,暗地裡的較勁演變成明目對峙到畢業。

 

  記得大學二年級的西洋文學課,柳岸楊因為在分析邱比特與普賽克的報告輸給了他……

  「我想那個希臘神祇的故事應該會出現……」如果他真要扳回一城,「大概……」

  「有什麼根據?」

  「因為大學的某一個報告輸給我,之後就槓上了……」槓上就算了,更他媽的是兩家族有利益與親戚關係存在,然後莫名其妙變婚約。

  「難易程度應該不會脫離高中教學範圍吧?」葉修勾起嘴角。

  「如果超出,榮耀不會坐視不管的。」

  「那哥就做簡單的故事編輯,跟小喬一起講解,順便複習外國史。」

  「你知道這故事有幾篇嗎?」許博遠不敢置信的說,「先不說幾篇故事,你要知道希臘眾神的名字會因為時代、語言的關系,而有所不同!」

  「小藍啊、你真是太天真了。」葉修拎起一顆小跑福塞進許博遠的嘴裡,「希臘眾神的故事幾乎等於星座故事,而星座故事正巧是女孩子喜歡的故事。」

  大多數的女孩子總會把星座相性當話題。

  「而且──」葉修神秘的揚起嘴角。

 

  隔天自習課,葉修把自己編譯的希臘神話英文精簡版還有翻譯發給大家,不出葉修所料,班上的女生回響熱烈,無不讀了起來。

  葉修利用故事來替大家複習文法、句子結構。而喬一帆則是利用故事來複習一些當時發生的歷史。

  很快的,一年十班的為期一周的自習很快就過去。

  他們迎來高中第一次的期中考。

 

 

  第一節,英文。

  很巧的是,第十班的監考老師是柳岸楊,他諷刺地看著底下等著他發卷子的學生,很快的,許博遠就要嫁進他家了。

  他邊幻想著婚禮以及許博遠悔恨的表情,邊發下考卷。

  考卷一共三張六面,加上一張答案紙。

  一年十班的學生提筆刷刷的寫,埋頭苦幹。

  期中考,正式開始。








评论 ( 10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