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150粉感謝祭】青春殺伐論 10 完

 @邻家小牛哞哞叫 

 @文乃の幸福理論 

點文:

野性情人paro

(重種葉修調戲中間種藍河,但是藍河遇到危險卻擋在身前)

+

老葉年下攻

(葉藍師生年下)



嗯、新年快樂。

下午放學就看著日劇《彼岸花 搜查七課》

然後敲了三小時的鍵盤。

作業還沒寫啊啊啊!!

心淚。

心累。

那麼、おやすみなさい!


────────────────────────────────────



 

  為期一個禮拜的期中考,落幕。

  許博遠盯著剛出爐的成績單,刷刷的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

  收進牛皮紙袋,起身離開。

 

 

  有人說,青春就像夕暮,要好好抓住青春的尾巴。

  不管何時何地。

  於是一年十班在鐘聲敲響後,迅速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默默地看著自家班導師走上台,終於,期中考出爐。

  「現在,翻開課本第79頁。」許博遠在黑板上寫下頁數,開始今天的講課。「這一課的課文是取自柯南‧道爾筆下的福爾摩斯的經典文章。」

  大家默默翻開課本,拿筆做準備筆記的,聽到講課準備吐魂的。

  許博遠在黑板上寫下幾個關於福爾摩斯的幾條信息之後,學生抄到一半之後,終於有人默默出聲。

  「老師……不檢討考卷嗎?」

  「老師……今天不是公布成績了嗎?」

  對啊!今天不是發成績了的嗎!?

 

  喀啦,白色的粉筆脆弱的斷成兩截。

  看許博遠一個停頓的樣子,學生一臉窩操,莫不是這成績太慘不忍賭了?

  不會吧!!

  在自行得出結論之後,深怕一不小心踩到老師的地雷,學生們小聲交頭接耳,開始反省自己的考卷上寫了什麼不忍直式的答案,導致成績低得讓老師遭心。

  「老大,你怎麼看?」坐在葉修隔壁座位的包子悄聲問。

  「嗯──」葉修高深的摸著下巴,「不好說。」

  他總不能告訴包子,其實咱班班導師跟別班的老師比較成績,而且輸掉還得把自己賠給人家的悲慘事實。

 

  「現在發英文期中卷子……」做幾次深呼吸,許博遠拿過牛皮紙袋裡的成績還有考卷。「卷子按照成績高低發下。叫到名字的自己上來拿。葉修……」

  卷子依序發下,而不負眾望的,最後一個上前領考卷的自然是包容興。

  發完後的許博遠在黑板上寫下班上成績分布,再來是班總平均。

  「……各位同學表現都很不錯,看到這成績的時候,老實說老師自己也嚇到了。」許博遠一頓,「這一次沒有人不及格。」

  葉修一個挑眉,向包子要了他的考卷來看。

  名字旁邊,紅筆寫了兩個斗大的數字,而且個位數的最後一撇還抖了。

  68分,這是包子的英文總分。

 

  葉修仔細看了包子的卷子,而這位被他跟許博遠稱之為英文殺手的同學居然考了將近七十分的成績,最後一大題的短文也拿了給分的一半多。

  「……行啊你、哥果真沒看錯你。」葉修將考卷還回去。

  這一次的考題跟葉修的預測相差不遠,而且額外補充的希臘神話故事之葉修編譯版也出現在上頭,甚至占了一半。

  大家寫得很歡樂,特別是包子。

  坐在隔壁包子隔壁的葉修完全是在包子的噪音汙染之下完成考卷。是的,包子唱著自己編的星座之歌,歡樂的答題。

  他一臉呵呵哒的瞧了眼坐在前方講台的柳岸楊。柳岸楊壓根就沒想到自己用輸給他家小藍狐的那次報告的題目當這次考題,簡直作死。

  包子他除了運動神經發達,野性直覺強到爆炸,更熱愛星座。

  這次的考題,妥妥送分給包容興。

 

  鐘聲一打完,許博遠宣布下課後,急急忙忙回他的辦公室。

  班上還在討論這次的成績也沒多加在意老師,葉修一個藉口去廁所就溜出教室,目標,小藍狐辦公室。

  踏進辦公室,已經有另一人捷足先登。

  「哼哼、許博遠你已經注定是我柳家人了。」柳岸楊洋洋得意地亮出他們班的成績攤在許博遠的桌上。

  「別高興太早!」許博遠不甘示弱的攤出自家班上的成績。

  兩班成績攤在桌上,兩人屏氣比對──

 

 

  「等等!還有一科!」柳岸楊大嚷。

  「哪科?!」許博遠一驚,他們國、英、數、歷史、地理、生物、化學、物理、地球科學,甚至美術、音樂的比完,妥妥就是他們十班完勝,還有哪科沒比到?

  「體育!」柳岸楊不服輸的用許博遠辦公室裡的電話讓教務處傳真他們班跟十班的體育成績。

  嗡嗡的傳真機傳輸打印完成,柳岸楊連忙奪過成績單,一個比對。

  「操!這不可能!」他班上的學生怎麼可能輸給許博遠所帶的班級!「你一定是用了什麼手段竄改成績!」

  「柳岸楊你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許博遠拿過成績單一看,果然,柳岸楊班上體育平均書給他們班兩分。「別以為我的忍讓就能讓你得寸進尺!你也不想看看榮耀的制度豈能是在他們眼皮底下竄改?考卷是隨機給老師批閱的,你有本事全部賄絡給老子看!」

  「你!」柳岸楊確實沒這本事,就算家裡在裏世界有地位,但,還不怎麼夠格。

 

  「藍橋,你別忘了還有家族這條鍊子聯繫我們倆。」柳岸楊一個深吸吐氣,「你是跑不掉的。」

  許博遠想罵眼前的半重種如此不守信,但待在門外的葉修率先敲門打斷他們。

  「打擾了。」葉修沒有溫度的笑看眼前的兩人。

  「葉修……你怎麼、有什麼事嗎?」許博遠不想再把自己的學生牽扯進來,強裝笑容問。

  「是之前跟老師提過的事。」葉修故意說得很曖昧,隨之笑容也變得曖昧起來。

  「你沒看見我跟許老師還有事情要談嗎?」柳岸楊本身對葉修完全沒好感,不僅是那天對他的諷刺,還有這學生在他出的考題拿下滿分。

  「柳、柳老師?」葉修一臉不確定柳岸楊的名字,「身為榮耀的教師不是要好好關心學生的狀況嗎?現在我有一些私人的問題想請老師給個建議,身為老師居然沒有傾聽學生心聲,這讓我考慮寫個信向校長反應反應了。」

  按照柳岸楊的立場,他沒辦法承擔學校給他的壓力,他選擇退一步。

 

 

  「呼──」柳岸楊走了之後,許博遠得以喘口氣的攤在椅子上。「謝謝你啊葉修……」

  「還行。」葉修拿過兩班的成績看了幾眼後,又把目光放在有些疲憊的小藍狐身上。

  「沒事就先回教室上課去。」許博遠有些累的揉著眉心。

  「小藍啊、這節還是你的課。」葉修提醒。

  「……啊、對喔!」果然被柳岸楊氣到都忘了。

  「還沒備課……」小藍狐懊惱的拿過課本。

  「別翻了,這節就讓他們吃泡芙去。」

  「嗷嗚……」

  「原來你今天不急著發成績是在擔心這個?」葉修有些好笑的揉上許博遠的腦袋。

  「才不是!」許博遠一臉我才沒這麼小氣!「看他們吃我也想吃,但我可是老師,不能讓他們看見我在吃泡芙的表情。」

  簡單來說,就是老師的尊嚴。

 

  「那可不簡單,這節就當自習,讓他們吃泡芙去,你就在這兒吃不就得了。」葉修說完一個起身,「哥去跟他們說。」

  「泡芙已經買好了?」許博遠一驚。

  腳踏出去前,他一點頭後像是想到什麼,轉過頭對他說。

  「小藍、等等說不定有禮物。」

  「欸?」

  許博遠一楞,當他想問的時候,葉修已經走了。

  沒多久,電話響起。

 

 

  晚上,葉修又到對門蹭飯吃。

  被放進門的葉修發現許博遠心情好得不行,邊做飯還邊哼著小曲兒。

  開飯的時候,他一問,許博遠就像打開話匣子,一個勁兒說個不停,天南地北的聊。

  葉修沒有打斷,嘴角的笑意沒有消去的聽著,偶爾插個話調戲調戲。

  「不過……怎麼家裡突然打來說跟柳岸楊的婚約取消了?」許博遠今天接到電話後,太高興忘了問。

  「誰知道呢、取消不就好了。」葉修夾了顆肉丸子塞到許博遠嘴裡。

  「也數……」小藍狐嚼著肉丸子回話。

  葉修一雙滿是笑意的雙眼看著身後似乎開滿花,散發著陽光的小藍狐,笑著又給某中間種夾了幾口菜,繼續著與小藍狐的晚餐。






────────────────────────────────

不用懷疑

END



點梗的END。

不知道兩位太太是否滿意呼?

是否有完成太太們點文任務?

.....不過似乎沒有刷完他們的戀愛副本 (´∩ω∩`) 


评论 ( 13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