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葉修觀察小隊之 老葉有病!

 @凉灯。 

點文:很甜的花吐症的葉藍。


shuyan_空空子最後一段採用了親的句子。

是說這篇藍河完全沒上線啊(((ry

今天又敲了三小時的鍵盤。

終於碼出來了(癱

這篇完全是某洸自己沉浸在自己的笑點裡。

所以看不出笑點請別太在意。

因為某洸的點都很微妙。

如果要說的話,其實裡頭大多都是吐槽來著。

──────────────────────────────────




 

  一朵黃玫瑰躺在手心上。

  葉修有些錯愕的盯著這朵花發楞。

 

 

  「等等等!現在是啥狀況?!」方銳小聲的拉著魏琛的衣襬,緊張的問。

  「老夫也懵逼了!總之先那啥……」就算是在榮耀打滾多年,出社會打混多年,魏琛也頭一次語無倫次。

  「對對對!先那啥!」方銳第一次遇到這麼超現實,自己也跟著語無倫次,腦袋嗡嗡響的。

  「……總之先截圖。」伍晨一點也不冷靜地拿起手機無聲截圖。

  「對對對!先截圖!」當頭棒喝一般,魏琛也機智的拿起手機截圖。

  「截圖截圖!」方銳跟著反應過來,黃金右手真不是蓋的截圖起來。

  在葉修自己也是一臉懵逼,三人三百六十度的截圖存檔。

 

  「前中後!」

  「上下左右!」

  「45度角。」

  三人同時從手機叫出相簿,相片滑滑滑。

  「這是玫瑰花?」方銳不可置信的問。

  「玫瑰花對吧?」魏琛不敢相信反問。

  「怎麼看都是。」伍晨難以置信回答。

  三人默默抬頭看著那個仍舊一臉呆愣的葉前隊長,葉領隊,榮耀教科書的葉修先生,又默默低下頭。

  「糟糕了!」方銳已接近氣聲的表示現在的情況。

  「太糟糕了!」魏琛也跟著用氣音表示眼前的情況。

  「很糟糕。」伍晨平板的語調表示目前情況。

 

  「現在是興欣有史以來的最大危機!」方銳握拳,一張臉滿是認真,好像真的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機。

  「沒錯!現在的興欣即刻起進入一級緊戒狀態!」魏琛很認同的點頭,一張猥瑣的臉也是滿滿的認真,認真的遇到比生化危機還要可怕的危險。

  「一級警戒!一級警戒!」方銳跑回位子上先用我不猥瑣發出好幾個文字泡,之後立刻創了一個新群組名叫葉修觀察小隊。

  小隊成員──迎風布陣、海無量、曉槍。

  「現在是我們展現大人的智慧的時候到了!」魏琛老氣橫秋的站了出來。

  「沒錯,我們可是大人,現在可不是讓咱們興欣小鬼發愁的時候。」方銳雙眼發亮,一臉期待自己終於是可以讓人依靠的大人了。

  「不用跟老闆娘還有蘇隊講一聲嗎?」所以說為什麼又聚集到我的位子上?伍晨問。

  「不不不、千萬不可。」方銳嚴肅的否決。

  「老夫也覺得先別跟她們說,不然依那群姑娘性子,這可是要鬧得滿城風雨。」魏琛一臉沉重的說。

  不會這麼誇張的,兩位。伍晨抽了嘴角,無言。

 

  「現在老葉的情況就只有天知、地知、我們知而已,千萬不可以向第三人提起──」方銳小心翼翼的猥瑣觀察一下訓練室的動靜後,轉頭嚴肅的叮嚀現在身處在搶BOSS專用辦公室的三人。

  「不可以提起什麼?」不屬於他們三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三人之中的魏琛還有方銳差點沒下出尖叫,心臟順便從嘴裡跳出來。

  聲音的來源不是本小隊的目標,而是技術部好夥伴關榕飛帶著框框眼鏡,額前的瀏海半長不短的黨在眼睛前,好像一整年都沒睡飽似的趴在伍晨的顯示屏上,似笑非笑。

  「沒什麼,材料清單出來了?」伍晨已經習慣關榕飛的神出鬼沒,所以沒被嚇到多少。淡定的詢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有在材料清單出來時才會出研究室的關榕飛。

  「嗯──」趴在顯示屏上的關榕飛,看起來有點毛茸茸的腦袋一偏。

  「……」伍晨拉開自己的抽屜,抽出一根棒棒糖給關榕飛。

 

  關榕飛看了伍晨手中的棒棒糖,拿過之後,嘴角一個彎轉身。

  「老──」才喊了一個字,這舉動就算是猥瑣二人也看得出來,連忙摀住關榕飛的嘴。

  「老關,事態緊急安靜吃糖去。」魏琛嚴厲的叮囑關榕飛。

  關榕飛點點頭,猥瑣魏方交換眼神,覺得沒問題之後才把人放開。

  老關同志乖乖的交出材料清單,拆開包裝吃糖去。

  目送技術部研究狂離開,三人又繼續討論起來。

  「現在整理問題。」方銳拿過伍晨的鼠標,點開WORD檔,把桌上的鍵盤放在伍晨的腿上。

  「老葉怎麼了?」魏琛撿了大家都知道的廢話。

  「葉神怎麼吐花了?」伍晨敲下第二個問題。

 

  「欸──老葉吐花啦?」又是不屬於三人之中的聲音出現。

  「靠!老關你怎麼不忙你的去啊!」方銳又再一次差點被嚇出心臟。

  「難得想休息一下。」關榕飛含著棒棒糖回答。「所以老葉怎麼吐花了?」

  「這問題交給我們,你休息去吧。」伍晨抽著眉,一臉希望你趕快休息去吧的表情。

  「你們不說?那──」關榕飛似乎玩上癮的準備找葉修去。

  「我訂了!」伍晨一隻手搭上關榕飛的肩膀,「SEE’S CANDY綜合口味。」

  關榕飛鏡片上閃過一某精光。

  「四盒三十支盒裝的外加散裝四支。」伍晨痛心疾首的想到他的薪水有一半都貢獻在某人身上。

  「好吧、所以你們在討論啥?」

  「……」伍晨抹臉表示,我盡力阻止他了。

 

  於是,葉修觀察小隊又多了關榕飛。

  其實關榕飛本身不怎麼八卦,簡單來說就是技術宅,他只關心銀武那一類,這一次會參一腳純粹是逗某人玩兒的。

  聽完這玄乎的事情後,他覺得更玄了。

  「那問題整理出來沒?」關榕飛吃完一支棒棒糖後,又拉開伍晨的抽屜,挑了一支出來吃。

  「……現在只有兩點。」看著關榕飛自動從伍晨抽屜裡拿東西吃來吃的魏琛,總有種被虐出血的錯覺。

  「第一個完全就是廢話。」關榕飛毫不留情的刪掉第一點。

  「那就從未啥老葉會吐花開始分析。」為了配合氣氛,方銳拿了個無度數鏡框眼鏡戴了起來。

 

  時間:就在剛剛。

  地點:辦公室。

  起因:未知。

  結果:吐花。

 

  「很好,我們得知了有什麼關鍵觸發了吐花的仇恨。」方銳滿意的看著結果。

  「所以剛剛老葉一定是觸發了某個條件。」魏琛摸上自己的下巴,深思起來。

  其他人也跟著思考。

  「記得剛剛在搶BOSS來著……」魏琛回憶。

  「我在指揮。」伍晨擦拭起自己的眼鏡。

  「我在觀察老葉的動向。」方銳看了眼他們的目標,而那目標像是沒事兒那樣又繼續起榮耀。

  「後來我這一小隊撤退。」伍晨確認自己的鏡片上沒有髒汙。

  「換上我帶的小隊。」魏琛接下去說。

  「老葉攻擊了藍溪閣的劍客。」方銳雙手抱頭,上半身的力量全靠在椅背上。

  只是聽到這,伍晨的手一頓。

  「BOSS被咱們拿下。」魏琛雙手抱在胸前。

  「我去追擄走藍溪閣劍客的老葉。」

 

  「我處理好公會事情後,就往集合地跑。」心累啊。

  「我們蹲在附近關注老葉……」奇怪?

  「然後好像看見不得了的事情……」我真誠的雙眼剛剛看見了啥?

  「沒什麼,就是帳號卡親在一起罷了……」不會是這原因吧?

  「最後老葉就吐了那朵黃色玫瑰。」關榕飛替三人總結。

  ……欸?!

 

  「綜合上述,這種迷之情況就得靠網絡的力量。」關榕飛拿過伍晨的鍵盤跟鼠標,在搜尋引擎上打上吐花,搜尋。

  不出一秒的時間,許多筆資料出現在上頭。

  不過已花吐二字較多。

  點開一個看起來比較靠普的,上頭寫的,差點沒嚇死他們。

 

 

  「老葉……」

  「啊?」葉修突然被魏琛、方銳、伍晨還有關榕飛圍住,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是圍毆來著。

  「你剛剛……」魏琛一臉我懂得表情拍上葉修的肩膀。

  「沒關係的老葉,勇敢地跟我們說,因為我們是隊友啊!」方銳真誠的雙眼閃亮亮的,拍上葉修另一邊肩膀。

  「你們吃錯藥了吧?」葉修突然感覺到雞皮疙瘩,這是鬧哪樣?

  「葉神,千萬別逃避問題。」伍晨將手機裡的照片拿給葉修看。

  葉修好看的手指滑過一張張照片,這不管上下左右,前中後,還是45度角,照片裡的手跟人都是自己,然後那朵黃玫瑰貌似自己剛剛吐出來的那朵。

 

  「……你們沒是拍哥幹啥?」葉修一個挑眉。

  「老葉,你現在的興趣是啥。」關榕飛懶得跟葉修玩太極,直接問了。

  「榮耀唄!」一臉這不是廢話嗎!

  「除了榮耀呢?」伍晨緊接著問,「仔細想想你最近除了上榮耀還幹啥去了。」

  「哥這不是上榮耀搶BOSS、刷BOSS、刷副本,偶爾調戲一下小──咳咳咳!」還沒說完,葉修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葉修痛苦的摀住嘴,不出多久,咳嗽緩和了下來,而嘴裡似乎有什麼掉落在掌心上。

 

  掌心一個攤開,又是一朵開得美麗的黃色玫瑰。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魏琛、方銳、伍晨倒吸一口氣。

  「對…這就是傳說中的……」葉修震驚地看著手上的那朵花。

  眾人屏氣等待似乎已經知道答案的葉修開口。

  「……什麼來著?」葉修反問。

  「靠!」魏琛跟方銳一個髒字出口。

  「不是哥說你們,一個個都什麼樣子啊你們。」葉修一臉嘲諷地看著他們。

  「老葉,你有病。」關榕飛輕輕拍上葉修的肩,「得治。」

 

 


评论 ( 12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