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葉修觀察小隊之 老葉有藥!

 @凉灯。 

點文:很甜的花吐症的葉藍。


藍河上線!!!

今天同樣敲了三小時的鍵盤。

本篇的四人並沒有笑點。

大家都很關心老葉。

簡直是業界良心了。


─────────────────────────────────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葉神?】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葉神在嗎?】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葉神你還好嗎?】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我的意思是你剛剛突然咳得很厲害,叫你都沒反應,所以才問問你。】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如果在忙就不打擾了,沒事的話就別回了,先這樣。】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下次的BOSS是我們藍溪閣的!!】

 

 

  介面傳來的最後一則訊息是在十分鐘前。

  葉修一聲操,趕忙回訊息給對方。

  【這麼關心哥?來我大興欣當哥的貼心小棉襖唄(  ̄ 3 ̄)y▂ξ】

  【這樣不只擁有哥,還有所有BOSS跟材料(  ̄ 3 ̄)y▂ξ】

  葉修勾著嘴角敲完鍵盤,好心情等待小劍客的回信。

  不出多久,藍橋春雪就傳來訊息。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滾滾滾!誰關心你啊!你才小棉襖!你全家才小棉襖!】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我可是有貞操的!】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啊靠!是節操!別想策反我跳槽!】

 

  【貞操啊、那節操跟貞操都給哥唄(  ̄ 3 ̄)y▂ξ】

  葉修沒有多想就把訊息發出去,然後看著對話框上出現自己話後,一臉窩操,看看哥都說了些啥!

  「……有人這樣推銷自己的嗎?」魏琛被葉修的下限給嚇掉線,他無法想像葉修居然就這樣公然跟人家調情、挖牆角,甚至講點黃段子。

  「老葉你好污……」方銳一臉在看髒東西的表情摀住嘴,他絕不會承認眼前這吐花病人是自家戰隊前隊長,國家隊的領隊。

  「葉神、你的形象撿撿吧!」伍晨沉重地嘆氣,雖然葉修的形象大概、或許一去不復返了。

  「您好,這裡是上林苑。我們發現有變態在言語調戲良家好青年。」關榕飛已經在報警了。

  「……哥現在道歉來得及嗎?」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葉修你給我滾滾滾滾滾滾!!!!】

 

  說時遲那時快,藍河傳來讓葉修滾的訊息。

  「老葉、你沒望了。」魏琛搖頭嘆息。

  「三個月後我們會帶著鮮花素果探望你的。」方銳哀傷地看著葉修。

  「說起來老葉你想要土葬、火葬、樹葬、花葬、海葬還是天葬?我個人覺得天葬會比較有趣點。」關榕飛一臉迫不及待的準備起葉修的後事。

  「……謝謝、哥還想多活久一點。」我的隊友怎麼這麼令人糟心?

  「總之先道歉,然後哄他開心?」靠普伍晨提了個建議。

  「又不是女孩子,哄哄有個毛線?」魏琛反駁。

  「老魏難怪你注孤生。」葉修睥睨看了一眼魏琛,隨即點開一個網頁,上面出現許多表情文字。「我記得沐橙推薦哥這個。」

 

  【哥滾給你看哈!( ε:)⌒゙(.ω.)⌒゙(:3 )】

  「小藍等等就會回了。」葉修點起一根菸,信誓旦旦地等著回應。

  「真管用?藍河不是男孩子?」方銳懷疑。

  「是男的唄、但是個很可愛的男孩子。」葉修笑。

  「葉神、你還沒脫團,別一臉脫團樣。」伍晨不留情地提醒葉修他是個花吐症患者。

  「哈!單身汪!」剛剛被鄙視的老魏嘲笑另一隻單身汪。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別賣萌!】

 

  【剛剛是哥不對。哥真沒事兒,別擔心(  ̄ 3 ̄)y▂ξ】

  「靠!還真的回了!」想不到這人真如葉修所說會回,方銳一個挑眉。

  「老葉,說不定你還真有救。」關榕飛覺得自己似乎看見另一方似有若無的箭頭。

  「小藍逗起來很好玩……」說道一半又吐花的葉修把花瓣擺在桌邊,「但逗過頭可不好玩兒,跟你賭氣的時候絕對不會理你。這時候就得想辦法哄他開心了。」

  「你之前惹了啥讓他生氣?」方銳好奇的問。

  「其實都是搶BOSS唄。」葉修吐了一口菸,「爆了他的裝備還有──」啊、又吐花了,而且還是完整的一朵。

  「還有?」

  「嗯、還有說了話嘮的壞話……」想到這點葉修就是心塞。

  「啊?關黃少天啥事?」

  眾人又是一個問號。

  「因為黃少天是他偶像……」

 

  「偶像是情敵,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啊!」方銳感慨。

  「所以你都怎麼哄人家開心的?」魏琛挺好奇這心髒沒下限的傢伙是怎樣哄人開心的。

  「還能怎麼哄,就先去擄人,擄不成就蹲復活點再擄人。」

  「等等!等等!」有那裡不對啊!伍晨打斷,「你確定你這是在哄人?唬虛空雙鬼啊!」

  「別急。」葉修抖掉煙灰,「還沒說完呢。」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送一則訊息。

  【誰擔心你了!】

 

  叮!

  好友籃橋春雪傳送一則訊息。

  【真沒事?】

 

  【沒事,哥可是君莫笑(  ̄ 3 ̄)y▂ξ】

  「……這跟君莫笑沒關係。」伍晨抽起嘴角。

  「君莫笑不會得花吐症。」關榕飛冷靜地說。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唬虛空雙鬼呢!你又不是帳號卡!你真的沒吧?】

 

  【真沒事(  ̄ 3 ̄)y▂ξ不信你自己過來看看?】

  「老葉這是不著痕跡約人啊!」這招真是高明!點心大大佩服。

  「就跟今晚來一砲一樣。」魏琛附議。

  「難怪你會注孤生。」關榕飛鄙視,一旁的伍晨搖頭。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葉神你又在謀劃什麼?】

 

  【警戒心別這麼高。不是想知道哥沒事不,來了就知道(  ̄ 3 ̄)y▂ξ】

  【別猶豫,哥給你買機票、帶你逛興欣,包吃還包住。】

  【睡前小故事更不會少,這麼好的機會只給你,心動不?】

  「睡前小故事是幾個意思?」魏琛問。

  「小故事就是哥來哄藍河開心用的。故事基本上都是你們那些不可言說的、沒下限的、不忍直視的小故事。」他記得之前還講了莫凡用瓜子殼疊成金字塔、老魏在浴室裡擺了健美比賽的健美姿勢,方銳因為PVP輸了在眾人面前一人分飾兩角玩爾康紫薇。

  「真沒想到我們成了你的小故事集。」

  「放心、哥也會講講自己的小故事。」葉修表示自己很公平。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消息。

  【葉神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你看看你的信用真低。」

  「你是把人家坑得多慘?」

  「……應該沒很慘,只是在第十區被我給坑慘了而已。」

  【要說目的的話……】

  【就當是哥剛剛一時手快打了不得體的話向你道歉唄(  ̄ 3 ̄)y▂ξ】

  「明明就是要拐人家過來。」方銳點破。

  「但他會過來嗎?」伍晨問。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也不用這樣,我也沒放在心上……】

 

  【來不及了。哥給你訂票了(  ̄ 3 ̄)y▂ξ】

  【圖jpge.】

  【由不得你,名字身分證交出來,咱們後天見!】

  【哥很貼心給你一天請假的時間(  ̄ 3 ̄)y▂ξ】

  葉修麻利的給藍河訂了張飛往H市的機票,介面上只剩下姓名欄還有身分證字號欄是空白的。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訊息。

  【……】

 

  【我想見你。】

  「我想見你。」葉修輕輕在鍵盤上敲下幾個字,傳送。

  一朵黃色玫瑰落在掌心上。

  時間就像靜止,一時間方銳他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看著等待著回復的葉修。

 

  叮!

  好友藍橋春雪傳來一則消息。

  【許博遠】

 

  再下一秒,一組身分字號傳來。

  葉修把空白填上後,頁面顯示訂票成功,他又將電子機票傳給藍河。

  【後天見(  ̄ 3 ̄)y▂ξ】

  這之後,藍河回傳【後天見,我先去忙了,葉神。】後,就去忙了。

  這一時間,無人說話。

  從發病到現在,這一段時間裡,葉修完成了約人、知道名字還有身分證字號這三項成就。

  「……老葉、你剛剛那句太帥氣!」方銳沒想到葉修會這麼直白,甚至帶點強勢的把人約到手。

  「我想見你。」魏琛以自己認為帥氣的方式說了一遍,換來關榕飛的白眼。

  「注孤生啊!」伍晨不忍直視。

 

  「……糟糕!剛剛忘記跟小藍要他的照片了」葉修一臉失策的把菸屁股給捻熄。

  「你不知道人家的名字也不知道人家長的是圓還是扁就把人約出來?!」方銳又再一次被葉修的行為模式感到震撼。

  其他人也是一臉懵逼。

  這萬一人家不像你形容那樣軟萌炸毛可愛,而是一米八的漢子你該怎麼辦!?

  「這就是網戀啊!」葉修感嘆。

 

  「說來其實老葉你還有一個選項叫死心,這樣你也有救。」關榕飛接過伍晨倒給他的水,抿了一口。

  「說來簡單。」葉修輕笑,他可是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慢慢跟藍河又連繫起來,這之間,不知不覺也放了許多真誠還有心。

  「注意!」魏琛一個大喊,幸好這辦公室隔音好,不然他們老闆娘不知道他們又要搞什麼妖蛾子了。「咱們興欣宗旨是什麼!」

  「偷拐搶坑騙!心髒無下限!猥瑣無上限!」方銳一個站起,挺起胸膛,雙手背在後腰上,鏗鏘有力的大呼口號。

  「出去別說你是興欣的,怪丟人。」伍晨抹了一把臉,開始思考自己來這是否正確。

  「這跟老葉這事兒有什麼關係?」關榕飛問。

  「報告有!」

  「說。」

  「就是我們永不放棄!」

  「不放棄什麼?偷拐搶坑騙?」伍晨心累反問。

  「總之就是沒有放棄這選項,奮力一搏到最後。」魏琛解釋。

 

  「說起來,老葉你怎麼會吐這黃玫瑰?」雖然花吐症吐的花不一定,但如果要說有什麼原因也或許會有。「會不會是在暗示你什麼?」

  關榕飛的鏡片上白光閃過,瀏海底下的雙眼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暗示?」葉修還真沒想過這問題。

  「說起來之前從幸運E那裡聽來,說每朵花都有花語還是什麼之類的……」方銳突然想起張佳樂最近的興趣是種花。

  「花語嗎……」葉修在搜尋引擎上打了黃玫瑰、花語這兩組關鍵字,很快的,許多筆資料出現在顯示屏上。

  「花語跟寓意挺多的……」魏琛也幫忙找。「寓意有祝福、不貞、忌妒、失戀、道歉……」

  「熱情、真愛、等待愛情……」伍晨用著手機搜尋,手指往下繼續滑。

  「嗯?」葉修點開下一個網頁,找到一個赫然吸引他的解釋。

 

 

  終於,與藍河見面的日子到了。








评论 ( 16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