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天使PARO── 墮魔之日

 @一叶知蓝 


點文:

天使PARO


好久不見。

夜安。

三次元的事情大概算是告一段落。

誤會有解無解我也不知了。

唉。


總之

好久不見。

一個禮拜有了吧?

──────────────────────────────────────────






 

 

  天地異變,風雲變色。

  晴空萬里無雲之日,僅僅一剎那,烏雲如漩渦盤旋天頂,雷電閃熾,蕭蕭風吹,冷冽刺骨。

 

  異動之刻。

 

  天、人、魔,三方僵硬屏息。

 

  雷雲怵目驚心,扎人的暗黑之力盤旋。

  天使忌憚,這轉變之力來自他們所放逐,最接近神之天使。

  人類顫慄,天有不測風雲,星象異動是世界翻轉之刻。

  魔物歡呼,新生而強大的生命將凌駕於萬物之上。

 

 

  眼前昏暗大地,是墮魔的前兆。

  墮魔,人類的心站在兩界天秤之上,一念之差,染上烏黑之力。

  但,這股懾人的力量卻不是人類該有。

 

  一個不可能的身影閃過。

  「不可能的……」

  他不可置信的奪窗而出,絲毫未聽見同伴們呼喊。

  昏暗布幕之下,只有他的潔白羽翼在上頭點綴。

 

 

  第十天界的異動,神之領域有力量者紛紛感覺到這股躁動。

 

  他盲目的在天空盤旋尋找,可卻找不到該前進的方向。

  「在哪裡?」他焦躁不安的絞著手指,「你在哪裡?」

  紫雷咆嘯,不計其數降落,撼動大地。

  人類的哭喊與祈求在耳邊,本該細細傾聽,但他的心,他的心或許已經無法將人類的祈求包容在心。

  「葉修……」喃喃自語的他四周環顧,飛過一棟棟房子,「你在那?」

 

  「葉修……」

  他飛過原本熱鬧的街道,將人類的害怕拋諸腦後。

  眼前烏雲狂暴捲起,灰黑雲柱連接天地。

  「拜託……不要……」

  天使,祈求著。

 

 

  雲捲底下,是罪惡之城。

  興欣的罪惡之城。

 

 

  他是天使。

  他是神之領域的天使藍橋春雪。

  他是第十天界,藍溪閣第十殿的會長藍河。

 

  藍河本不應該再接近興欣的。

  只要他還是天使,他就不能接近似人似魔的葉修。這是神之領域傳來給他的禁令。

  可,他無法坐視不理。

  「葉修、你還會回到神之領域的不是嗎?」藍河站在興欣的大殿堂外,細嚅。

  神色陰鬱,手掌貼在大門上,他害怕的咬牙。

  如果,葉修墮了魔,那麼,這個世界恐怕將要陷入長久的戰爭。

 

  「不會的……」

  藍河緊咬牙關,伸手一推。

 

 

  一步,又是一步。

  無視兩旁的魔物議論紛紛與威嚇吼叫。

  「嗨、這不是小藍天使嗎?」葉修微笑的走了下來,彷彿外頭的世界變化與他無關,他們還是像以前一樣。

  只是還能是一樣嗎?

  「葉、葉修……」藍河驚愕的看著眼前的葉修,他的臉上已經刻有深藍色的詭異圖騰。

 

  「居然在這種時候來……」葉修還是那樣的溫柔撫上他的臉龐,他清楚看見他所鍾愛的天使眼裡有著不可置信。

  「所以、真的是你……」藍河以為自己可以理所當然的接受,可聲音裡的顫抖出賣了他。

  「哥、早就回不去神之領域了。」

 一聲落雷狂暴的打在他身上,藍河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

  魔氣高漲,落雷無情,全匯聚於一身。

  

  藍河顫抖身子,抬頭仰望著葉修,接受紫雷,痛苦嘶喊吼叫。

  魔力發狠的刺入葉修的身體裡,身上的衣物也一片片的被高燙的紫色烈焰燃燒殆盡,裸露的身體上佈滿了圖騰,漆黑深紅的圖騰緊咬上他的身體。

  攀附的疼痛敲打著腦核,青筋浮出像是筋攣糾結,又像是樹根扎地那般與圖同相交。

  又是無數道落雷一同打在葉修身上,讓原本痛苦的葉修更是無法承受的跪在地上,靠著雙手支撐著身體。

 

  「葉修!」

  看著眼前的葉修很是痛苦,藍河慌忙地爬上去想抱住他,卻被葉修一聲給斥退。

  「別碰!」他忍著侵蝕的痛苦,抬起頭笑著說,「小藍、哥已經無法回到神領了。」

  葉修的話傳進耳裡,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氣。

  「我的翅膀早就被卸下了。」

  藍河下意識的看相本該長著翅膀的位子,但他看到卻只有醜陋的傷疤。

  「怎麼會……」他不敢置信,一個天使的翅膀被奪走那是很重的懲罰,更何況是像葉修這樣,原本位高權重的八翼天使。

 

 

  痛苦不堪的轉化,讓葉修抱頭仰天長嘯的宣洩那份可恨的痛覺。

  「已經回不去神領了……嗎?」被紫色氣焰扎得有些凌亂的藍河低喃,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憑藉本能,咬牙忍受魔氣的排斥,抱上葉修。

 

  也什麼像是混合黏液破殼而出的聲音。

  可藍河耳邊只剩下葉修的聲音,還有不規律的心跳聲與紊亂的呼吸。

 

  劃破空氣的濕滑聲,鎮壓了魔物們的喧囂。

  痛苦逐漸平息,那些光明終究是遠去。

  身體不再有那些令他為難痛苦的力量,取而代之的,是源源不絕的魔力和翻騰的情感。

  「吾名葉修。」

  聲音不輕不重,但卻沉重的讓所有魔物無不被他的力量所懾服。

  「吾王、君莫笑。」

  統一齊聲,撼動罪惡之城。

 

 

  黑色的羽翼有四對。一對與天使一樣卻是漆黑雙翼,三對與擁有雙翼的魔物一樣,對著利鉤的翅膀。

  獄界有史以來,第一位被所有魔物所承認的王。

  其名──君莫笑。

 

 

  烏雲不散,今日下著滂沱大雨。

  他就這樣濕著身體佇立在他的第十殿小花園中央。

 

  「今天大夥兒都在找你,你到哪去了?」

  「大春?」

  藍河神情渙散,好不容易對了交才看清眼前趕忙來到第十天界的春易老。

  但很快的,第十天界不再是第十天界了。

  「墮魔了……」

  「誰?」春易老警惕的問。

  「君莫笑。」

 

  又是一記響雷和刺眼的閃電。

  「確定?」

  藍河沒有回話,但他的眼神卻已明明白白的告訴春易老。

 

 

  罪惡之城今晚,是不眠之夜。

  群魔狂歡。

 

 

 

  腥紅雙眼。

  他的話語還有眼神還是那麼的溫柔。

  親吻還是那麼的珍惜他。

 

 

 

  「小藍、下一次就會是奪取你之刻。」









评论 ( 4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