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小清新 3

夜安。

這裡是某洸。

明天要來去川越。

晚安。








 

  由葉修主演的《流離》上映。

  佳評如潮,是整整半年茶餘飯後的好話題,就連裡面的小配角到小裝飾都被拿出來說了一番。

  而作為劇裡的小少爺的這位演員更是讓大家好奇得不得了。

  因為這位演員──藍河,完全沒有任何關於他的消息,就連長的是圓還是扁都不得而知。完全就是從天而降,卻在接近尾聲扮演了一個舉足輕重的地位。

 

  從電影院走出來的許博遠默默嘆了一口氣。

  走過身邊的女孩子們溫軟的聲音討論起劇情,討論起只露出半張臉的小少爺到底長得怎樣。

  女孩們一走遠,許博遠又嘆氣。

  出電影院走了一小段路後,許博遠決定去喝咖啡裝文藝,結果點了檸檬塔跟紅茶拿鐵在小小咖啡廳一隅冷靜思考人生。

 

 

  藍雨,是男裝潮流的指標。是所有男人爭相擠破頭的模特公司,也是所有服裝設計師爭相前往的一個殿堂之一。

  許博遠就是這間模特公司裡的其中一位小模。

  其實,以許博遠的資質,就算擔當不了一哥,卻也可以闖出一片天來。但,無可奈何的是這孩子生性淡泊名利,為人客氣,小聰明也有,不過卻用在與人打交道,將一些可以成名的機會讓給同才或者是後輩,以至於鮮少人知道許博遠。

 

  但為何這樣的人會在藍雨模特?

  事情就要回到許博遠剛從名服裝設計大學畢業開始講起。

  大學畢業即失業,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若不想失業,要嘛就是下部隊服完兵役,再來找工作。要嘛出國繼續深造,回來還是得下部隊後找工作。

  這兩種選擇。

  而許博遠就是前者,原因有二。第一、家裡經濟不允許,第二、出國深造太麻煩。因此他是先在畢業前找到工作→下部隊→就職,這一方案。

  設計系的學生通常不是拜託親朋好友當自己作品的模特,要不就是自己親自上陣。

 

  許博遠這孩子兩者都有。

  他跟他的好夥伴清粥小菜──系舟,本名溫以舟兩人互當對方的模特,一起唱著兄弟情,將各自的設計寄給藍雨。

  然後世界就是這樣非常的奇妙。

  兩人同時收到錄取通知,只是一人寫著恭喜您錄取為本公司的模特,另一人寫著恭喜您錄取為本公司的設計助理。

  天知道,許博遠是多麼想當藍雨的設計師,這才投履歷寄作品,從個小小助理幹起,當個很有型的設計師。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

 

  於是乎,他就這樣跟他的設計工作算是絕緣了。

  好在上司是個好人,發了卡也不在意的好人,讓他當平面模特,空下閒讓他去設計部實習,就這樣兩年過去,他不紅不火,同時也藍雨交給他跟清粥小菜一間服飾店鋪,讓他們去搞得風生水起。

  但,現實又不得不襲向許博遠。

  近年來,各家經紀公司也開始招攬模特,所以模特工作又變得更加艱深起來。上頭經過深思後,打算培養演員。

  這時就驗證一句俗語,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一堆人臉在決策人眼前晃過來晃去,整形得相似的去掉,氣質相近的拿掉,左評估右思考,出爐的人選就包括許博遠,藝名藍河。

 

  公司決策,小老百姓哪有辦法鬥大鯨魚,於是藍河被丟去試鏡。

  看著大家都這麼努力爭破頭只為一個出名,他深深感受到演藝界金字塔底層,你爭我奪的恐怖,或者又該說像是搶著吃飼料的魚。

  可怕。

  只是哪知世界又是如此的碰巧,他一張憂鬱的臉硬生生被導演解釋成憂鬱又不諳人間險惡的溫室花朵,就決定是你了。

  於是他又在眾人羨慕季妒恨底下拿到了機會。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很憂鬱是因為他想回去搞設計。

 

 

  《流離》開機已經有半年多的時間,而藍河在公司鼓勵抹淚歡送下,自己搭車來到片場等待。

  身為新人,他也就乖乖在一旁看著現場待機。大家下場休息,他趕忙讓出位子,到一旁繼續讀起劇本。

  藍河雖然想繼續他的設計之路,但奈何人生路上都是坑。面對這些坑,他也就努力發憤像那些挖坑的作家一樣填坑。

  他翻爛了整個劇本,看了現場,一些莫名的悸動浮上心頭。

  有什麼情感,在發酵。

 

  他又看了自己的角色台詞,還有這個角色他的心境與成長背景,儘管在這齣戲裡不過是默默的小角色,被主角利用的小少爺,可是他的心情又真的只有這些嗎?

  他這樣一想,又有一個新的詮釋出現在自己的心頭。

  終於輪到他的時候,他絲毫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完成這一系列的拍攝,當他坐在場下,被葉修搭話之後,這才回過神注意到靠近脖子上,隱隱作痛的咬痕。

 

 

  手不自覺的摸上已經淡去一些顏色的齒痕,眼角有些發燙。

  玻璃杯裡的冰塊融化錯移的聲音喀啦響起,被收在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聲響。

  「喂、你好。」


评论 ( 4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