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手掌心

@你得淡定陈丢丢 

點文:三寸天堂


這篇以邱非視角來描寫。

搭配BGM手掌心

不過搭配BGM命運也可以

來看書了。







  那是存在他記憶裡的片段,只是他的記憶。

  記憶的那兩人的曾經。

 

 

  每每想到,時間總好像停在那一刻,在世界還沒崩壞前的凝固沙漏。

  他可以說是他的師父,自己的一切幾乎都是來自他的傳授。但唯一不能原諒的卻是他離開了嘉世。

  只是當他在面對他的怒氣時,卻仍舊像以前一樣,替自己上了最後一堂課,讓他面對自己的弱處。

  結束的那一刻起,他看見了他似乎卸下重擔的表情。

  而自那時,他就了解,嘉世的鬥神一葉之秋已經逝去,再看一眼,他已成為了興欣的君莫笑。

 

  蘇家兄妹也與他一起,關榕飛也與他一起。

  而自己被留在了搖搖欲墜的嘉世裡。

  不、是自己選擇留在嘉世,因為自己想守著葉秋曾經待過的嘉世,給自己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嘉世。

  當他堅毅的看樣他時,他看見他的師父眼裡有著滿滿的欣慰。

  於是,他選擇在嘉世崩壞後,從新建起屬於他的家園。

 

 

  儘管葉秋離開,換回真正的名字後,他仍舊關心著那個不要臉、心又髒,偶爾還敲詐自己的師傅。

  曾經他偷偷潛入興欣霧林,為的就是想知道自家師傅是不是過得好。

  而答案自然是好,好到自己都不認識眼前的人是不是曾經教導他的師傅。

  他,未曾見過師父可以笑得這麼的溫柔。

 

  躲在楓林樹上,湖邊涼亭裡是他師父和他從未見過的人。

  只是那人在映入他眼裡後,他便明白,為何那總是有些冷硬的氣息在那藍雨秘境的狐狸面前會柔情似水。

  就連他都能感受到純淨的氣息,舉手投足都有著獨特的翩翩風采,談吐之間又有著不同的風采,這些葉修又豈會不知。

  他親眼看見,君莫笑盤起小狐狸的一綹長髮,替他插上相思華。鮮紅與純白相互綻放。

  優美純潔的愛情就像他們與那頭上的石蒜花。

 

 

  沙漏裡的細沙又悄然的落下,一顆一粒的落下。

  世界的崩壞就在眼前。

 

  當初只為了摧毀嘉世,而如今,事態擴大到所有的地界都被牽扯進去,世界的平衡終究崩毀。

  他仍身處在嘉世,但那時以前的他已然站在這場戰爭之外,但卻為了另一人以第三者身分介入。

  漫天塵囂,世界的天空早已不復當初的美麗湛藍,紅橙晚霞,星光夜幕,四周都是靈魂的碰撞和吶喊。

  他也在吶喊掙扎著。

 

  遠遠的,君莫笑拉過小狐狸殺退所有,在眾目睽睽之下,強行開了異門,用著最沉重的鎖鏈鎖住了那人的心、記憶甚至是靈魂。

  戰場上的深情一吻,親手將他送去另一個世界。

  他清楚聽見君莫笑的誓言。

  「等我,我會找到你的。」

  他也聽清楚被推入異門裡的小狐狸的信任。

  「我信你。」

  然後這一別離,卻是永生永世,花葉不相見的忽地笑。

  而他的世界也在這崩壞前的沒多久,也跟著殞落。

 

 

  生生世世的輪迴,從空白的靈魂,一世又一世的積累起過往的碎片,拼湊缺失的拼圖。

  每記起一次,他都陷入在自我掙扎,看著唯一擁有所有記憶的小狐狸被傷得遍體麟傷,卻不懂得放棄。

  被背叛、被遺棄、被利用、被迫看著本該屬於自己的愛情被取代,而他就這樣破破爛爛的孑然一生,抱著下一個希望,等待帶著一個回頭。

  但、什麼也沒有。

 

  這一世,他累了,被傷得怕了。

  他不想要繼續等待一個不可能的回頭。

  而他在這一世,回復了力量和記憶,也得到了另一個全新的力量。他窺探月亮盈缺,替小狐狸開啟異門,讓他得以回到另一個已經修復起的世界。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終究無法回到自己的出生之地。

 

  那消失的一天,他曾來和自己道聲再見,眼神裡已是死寂,再也沒有光彩,空洞得可怕。

  他說他注定要還葉修一條命,注定將他們的愛情埋葬在遙遠的過去,而同時也無法回到藍雨秘境。

  只怪自己當時沒有細想,當他想通後,事情早已來不及挽回。他只看見葉修頹然的抱著死而復生的蘇沐秋,原本於刃有餘的雙眼裡只剩下茫然。

  來到他面前,慌亂的葉修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邱非……』

  『前輩、你已經做出了選擇。』他的聲音幾近冷漠,但他的職責卻也必須讓他保持冷漠。

  『選擇?』葉修很困惑地看著他。

  『是。』他說,『你選擇了蘇前輩。』你選擇了蘇沐秋,在蘇沐秋他落印在你腦海裡的力量,潛意識引導下,你放棄了藍河。

  他看見眼前的男人頹然的垂下肩,失魂落魄。

 

  那天起,葉修變了。

  夜不能眠,為了再一次找到當初那條清河,翻遍了所有古籍,找遍了所有關於另一個世界的資料。

  而如今,與他們新嘉世簽合約不過是個藉口。

  他要的,不過是找回藍河的方法。

 

  看到眼前的葉修,他又不自覺的想起了那段遙遠的記憶。

  在那個世界的一隅,那個涼亭裡,他的師傅坐在那看著小狐狸為他沏茶,小狐狸替他倒了一盞茶,坐在一旁一口咬下餵到他嘴邊的糕點,滿足的漾起笑顏。

  他看著小狐狸嘴邊沾了糕渣,輕笑一聲,傾身舔去他捧在手掌心上珍惜的孩子,他嘴角邊的糕渣。

  小狐狸的姣好面容迅速被緋紅染了上色,一雙眼睛水靈生動,視線交織,氣息交纏,彼此相互吸引。

  大掌試探的覆蓋在小狐狸的手心上,沒有拒絕,也沒有抗拒。他一把拉過他,將他鎖在自己的懷裡,溫柔繾綣的吻上香軟甜唇。

  曼陀羅華和曼硃砂華,晃過他的眼前,優美而純潔,在這小小的涼亭,一個屬於他們的世界,溫柔的,是這崩壞前夕裡僅僅一處安逸溫存,這至今仍深深印在自己的腦海裡。

 

 

  但,這終究是他的記憶,不屬於葉修的記憶。

  他也只見到美麗的鮮紅相思華,如今,被哀傷染上了顏色,在葉修空白的記憶裡,留下忽地笑。

  一朵黃花石蒜。

  「前輩、你的石蒜花如今是什麼顏色?」


评论 ( 18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