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葉修觀察小隊之老葉有望!

 @凉灯。 

點文:很甜吐花症的葉藍



夜安。

晚安。



──────────────────────────────────────────





 

  一間包廂,一張大圓桌,目標和病人坐主位,兩男一個猥瑣一個點心坐在病人右手邊,兩男一個沉著一個紀錄坐在目標左手邊。

  面前陸續呈上香味四溢、垂涎三尺的道地杭幫菜和新杭幫菜。

  西湖醋魚、宋嫂魚羹、東波肉、龍井蝦仁、鮮肉小籠、芙蓉水晶蝦、蟹釀橙、番茄蝦仁鍋巴和清湯魚圓。

  「……葉神、現在又是哪齣?」

  「……哥也、很想知道。」

  葉修抽了抽嘴角,事情要往回推一小時。

 

 

  事情回到一小時前。

  葉修跟藍河提著大包小包的,在妹子笑得合不攏嘴送他們走出店,三名西裝墨鏡男子擋在他們面前,其中兩人非常有默契地接過他們手上的東西。

  「請跟往這邊走。」帶著眼鏡的男人收起檔案夾,彬彬有禮的微微欠了身。

  目標一臉懵逼的看著身旁頂著難人尋味的笑容的葉修,剛好葉修的視線也湊了過來,頭一個輕點,兩人就跟上去。

  出了商場,一台稍早前見過的車停在他們面前。

  連碰四聲,後車箱一蓋,副駕駛車門一關,車又馬上行駛上高速公路上。

 

  「你們有權發問,但我們有權保持緘默。」興欣2號取下墨鏡,轉過身對後座中間兩人笑道,猥瑣的笑。

  「你們無權保持緘默,但我們有權發問。」興欣3號也取下墨鏡,翻開一本封面寫著戀愛療程ver.1的資料夾,提筆寫寫,跟著入戲。

  「現在開始由我跟興欣3號進行交叉提問。」興欣4號翻出絕色副本攻略ver.1跟ver.2,著手進行紀錄。

  「欸欸?」藍河錯愕的看向旁邊的某大神。「葉、葉神,這又是?」

  「姑且就當增進彼此感情的一種方式。」葉修勾起笑容,活像是純良推銷員的笑著說。

  「這是變相相親了吧?」藍河吐槽。

  「讓老夫來放點心靈音樂。」興欣1號按下撥放鍵,輕柔的鋼琴旋律傳出,安撫躁動的空氣。

  「就讓我先來,Question 1。」興欣4號推了下眼鏡,專業的提問。

 

  Question 1:請問見面前,對彼此的印象是?

  「大神。」藍河答。

  「就只有這樣?」興欣4號鏡片一個逆光,藍河被看得一抖,「請注意,兩位是無權保持緘默。」

  「……」藍河不安的看了眼葉修,而注意到藍河的小舉動,葉修笑笑的揉了揉那顆腦袋,讓他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說唄、哥也挺好奇在你眼中是怎樣的人。」葉修笑道。

 

  「……太嘲諷、踩著別人底線扒材料、四處挖牆腳、把人當笨蛋耍、專搶怪拾裝備,但很守信也──」藍河幾乎是翻開自己被葉修調戲的黑歷史,想到都要淚灑車內,但一瞬間,那個花花綠綠的傘人閃過,讓他一個停頓。

  「也?」興欣4號問。

  「……就、很帥氣……」小小聲的細嚅,藍河說完就陷入羞恥跟慚愧的兩種糾結心情。

  「想不到你這麼迷戀哥,所以來興欣吧!哥帶你裝逼帶你飛。」葉修沒有漏聽藍河這小小聲的答案,心情甚好。

  「所以我才不想說!你你你、你這是自戀!對!自戀!我要加一點!葉神就是自戀!」藍河炸毛要求興欣4號在上頭添一筆。

  「哥不是自戀而是事實。」葉修一臉真誠。

  「滾!」

 

  「那麼葉神你呢?」興欣3號問。

  「這個嘛、就是為人有些小聰明、愛鑽牛角尖、愛面子,但很講信用、很細心也很有責任心、管理妥妥的一把罩、交談讓人感到舒服,不過也很愛炸毛就是了,話講沒幾句就滾滾滾,真可愛。」葉修細數起跟藍河認識以來,他所認識的藍河。

  「那是葉神你講話太嘲諷了!赤裸裸的調戲也有!而且你還用各種小號來堵我,害我都被懷疑準備反水了!」一想到被各式各樣的嘲諷調戲,藍河像隻小貓的豎起眼瞳。

  「……下一題。」興欣3號果斷進入下一題。

  只是,怎麼有種刺眼的光線照進眼睛裡?

  迎親小隊暗忖。

 

  Question 2:請問見面後,對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跟想像得差不多,小年輕,白白淨淨的。而且還很容易臉紅。」葉修別有深意的看向臉皮薄的小朋友。

  「……就跟轉播上那樣啊……」藍河絞著手指,一臉就是還有其他隱情。

  「年輕人,你要誠實面對自己。」興欣4號的手指敲著筆。「我們出聲來到這世界上都是刺裸裸的,不要感到羞恥。」

  剎時間,有道神聖的光輝照耀在興欣4號的頭頂上。

  「唔!」被點破小小心思的藍河一臉生無可戀的,隨他去的問什麼講什麼。這邊都是各路大神,而且還是會玩心髒跟猥瑣的大神,連旁邊的後勤人員都這麼心髒猥瑣一直線,他還能不坦白?

 

  「沒見到面以前就覺得葉神難以接近,因為是大神嘛……」藍河乾笑,「但是在機場見到的時候,就覺得葉神挺親切的。」

  「還有呢?」興欣4號停下紀錄。

  「……唔、就打扮有點跟電視上不一樣,有點人模人樣……」

  「就是很帥的意思。」葉修同意的點頭。

  「臉呢?」藍河眼神死的想著會覺得眼前的大神很帥絕對是自己眼殘。

  「年輕人,你要誠實面對自己。」葉修複製興欣4號的話。

  「大神你剛剛嫖竊別人的話。」藍河呵呵哒,「那大神你有成是面對自己過嗎?」

  「哥哪次不是?」葉修笑著反問。

  這一個反問,讓藍河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雖然他認識葉修沒有要其他人來得久,也沒有跟葉修近距離相處過,但透過在游裡跟他對峙、交談,他哪次有不誠實的面對自己所追求的東西還有目標?

 

  「對、對不起,說錯話了……」藍河低下頭,很是不好意思。

  空氣頓時有些僵硬凝固,就連其他人都不知道要怎麼繼續,不斷在心裡彈幕葉修幹嘛作死句點別人。

  好不容易氣氛開始活躍起來啊啊啊啊啊!!!!

 

  葉修看著低頭不語的藍河,無聲的一嘆。

  「小藍。」葉修戳了戳藍河的臉頰。

  「幹嘛?」藍河惴惴不安的抬起頭。

  「你看。」葉修伸出他的右手。

  藍河先是看了看葉修,他的笑容很淺但氣息卻很溫柔。葉修並沒有生氣,他放下心的將視線移到葉修握著拳頭的右手。

  只見掌心一個攤開,兩三朵黃色玫瑰伴隨著幾片花瓣落下。

  「落花掌。」葉修說。

 

  落花掌,戰鬥法師的15級技能。

  遊戲裡的攻擊技能在現在,在此時此刻卻有點羅曼蒂克。

  藍河有些看呆,甚至忘記問葉修哪來的花,他因為葉修的舉動感到驚訝之外,還被一股暖流包圍。

  其實,葉修也是挺體貼的。

  藍河小小的笑了出聲。

 

  一個小小的舉動,讓方才的冰河不過是幻象似的,消失得無影無蹤,有著是春拂大地。

 

  Question 3:請問對於上午行程有什麼感想?

  「早上?就是逛市集吃早點跟買衣服了吧?」藍河把玩著手中的花瓣。「第一次跟大神逛這麼接地氣的地方很新鮮。」

  「挺久沒這麼早爬出門,還真有點不適應。」葉修表示一大早見光死簡直要死人,「不過跟小藍一起逛挺好玩的。看著他一路吃,嘴裡吃著蔥包檜,眼睛卻在看著鮮肉包。啃了鮮肉包又覺得沒菜又買了冷春捲來啃,嘴一直都沒停過,像隻猛塞食物的倉鼠。」

  「……葉神你可別說那麼仔細嗎?」請留點面子給我,謝謝。

  「這不就代表你很樂在其中不是嘛。」

  「呃、真的挺有趣的……」藍河有些臉紅的移開視線,「只是聽大神你這樣講我完全就像個吃貨啊……」

  「吃貨有啥不好?能吃就是福。」葉修一臉表示哥不在意,「對了,今晚就睡哥那兒吧、衣服就先穿我的,今天買的都先拿去洗了。」

  「喔、好的。謝謝大神。」藍河受寵若驚的點頭,這樣算是打進興欣內部?「不麻煩的話。」

  「不麻煩,都是自家人就不用客氣了。」好看的手指捏上有些緋紅的臉頰,手感意外不錯。

  「……自家人幾個意思?」

  「保母大大別謙虛了。」

  「……圓潤走!」

 

   Question 4:半天下來,有什麼互動讓自己感到有特別的感覺?

  「小藍的反應特好玩,撩人順毛感覺舒爽。」

  「……只要葉神不要硬塞猴子內褲給我,我會更開心。」

  「哥換了一喜羊羊你不要,拿了豹紋你也不要,所以只剩下小猴子唄、乖啦,不是還買了純色系列的四件,就別不開心了。」

  「……葉神,內褲這事咱們私底下再來談。」

  「喔、好吧。不過謝謝你替哥挑了條圍巾哈!哥很開心。」

  「誰讓你不讓我還你圍巾,我就買了條送你了。」

  圍在脖子上圍巾殘留著煙味,就好像被身旁的人抱著,心臟好像跳得有點厲害,臉還有點發燙。

  是感冒了?

 

   Question 5:經過短短的相處,喜歡對方的哪一點?

  「喜喜喜喜、喜歡?」藍河有點結巴,他不明白怎麼突然問這問題。

  「發自內心的微笑。」葉修回想著短短半天,藍河對他的微笑。「很舒服,甚至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因為他也變得有趣了起來。」

  「……哪能這麼厲害啊……」藍河小小的反駁。

  「你就是這麼厲害。」葉修拿過藍河把玩在手指間的花瓣,看著這黃色花瓣,不自覺的勾起嘴角。「那哥有哪讓你喜歡的?」

  「體、體貼……」想起剛剛的落花掌,他仍舊感覺到心臟不規律地跳動,手掌心也微微的發熱。

  「體貼啊──」故意拉長音,葉修想都沒想過自己會被貼上體貼兩個字。

  「就只有偶爾而已!不對!就只有剛剛!」

  「剛剛啊──」

  「沒有體貼!刪掉!刪掉!」

 

 

  「感謝兩位的合作。」興欣4號收起筆,又拿出另一本,封面寫著絕色副本攻略ver. 3。「接下來進入場景三。」

  「到了。」興欣1號停好車,「所有人員注意,進入狀況!」

  「收到!」迎親小隊全員下了車,一字排開等著葉藍二人下車。

  「什麼情況?」藍河茫然。

  「大概是放飯的時候到了。」葉修看著不遠處上頭寫著樓外樓三個字。

  「蛤啊?」

 

  「您好,歡迎來到樓外樓。請問幾位?」

  葉修率先走進樓外樓,就在他準備將小隊放生,自己跟藍河一間包廂,樹不知方銳的黃金右手摀住了他的嘴巴。

  「六位,請給我們一間包廂。」魏琛取下墨鏡,擺出一張真誠不猥瑣的臉,笑著回答服務生。

  「六位,一間包廂,好的。」不愧是名店的服務員,果真見過大風大浪。面不改色的微笑為他們帶路。「請往這邊走。」

  

  在葉修拿到菜單前,魏琛跟方銳就已經點滿了十道菜。

  杭州特色美食陸續呈上來,於是回到了開頭。

  「你們……不會是故意的?」葉修挑眉。

  「不愧是老葉。」方銳欸嘿的給葉修豎起大拇指。「想吃樓外樓很久啦!」

  「於是老夫決定午餐來這家。」魏琛笑得一臉奸險。

  「說白就是敲詐一頓午餐。」關榕飛停下紀錄,喝了口茶準備動筷夾菜吃。

  「聽說這水晶芙蓉蝦好吃。」伍晨婉轉表達自己想吃這道菜很久了。

 

  「……難怪給我的行程只有中午是空白的。」葉修嘟囔。

  「葉神你剛剛有說什麼嗎?」坐在旁邊的藍河似乎聽見葉修說了什麼。

  「沒什麼、吃吧。」葉修夾了水晶蝦到藍河的碗裡。「小藍啊、現在是咱們艱辛的時刻。」

  「啊?」

  「戰爭已經開始了。」葉修沉痛的表示。「咱們現在是生命共同體,密不可分,要共患難共存榮。」

  藍河起初不明白葉修的意思,只是轉回桌上後,他就知道何謂「戰爭」。

  試問跟職業選手一起吃飯會是怎樣的光景?







评论 ( 10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