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妙法蓮華

整個走非常的意識流。

說不上莊嚴肅穆。

就一整個平淡。

大概。


想說是要來當200粉感謝祭的點文。

束不知某洸記錯了。

親是要武俠古風啊(((抱頭



標題取自佛經《妙法蓮華經》

老葉的設定目前決定中。

小藍設定已決定OK。

未完。

─────────────────────────────────




  吾的世界始之於白花裡。

  團花白鉤和看不膩的藍天是吾的一切,倦了又緩緩地陷入黑暗裡。

  周而復始。

 

 

  吾的世界裡,不知何時開始多了另一個存在。

  想要見見那存在,可不知為何動不了,只能安靜的與存在相隨,直到倦了又陷入黑暗。

  吾的世界依舊擁抱著白花藍天,只是,這個世界被其他渲染,一個像是夕陽的顏色。

  世界不再是兩種顏色。

 

 

  「醒了?」

  注意到視線,他有趣的低下頭,伸出手來挽起一綹長髮,似笑非笑。

  「……君、是?」被白花簇擁的他起初有些迷茫仰視坐在他身旁,把玩他長髮的男子,甫一開口,茫然的撫上自己的頸項。「……聲音?」

  男子沒有說話,依然似笑非笑。

  「可以說、話?」他有些驚訝,頸子上的溫度讓他好奇,抬起雙手置在眼前,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這是、?」

  「手。」男子放下他的長髮,一只好看而修長有力的手疊了上來,「這是我的手。」他說。

  「手?」他不知道怎麼面對,只是他好像能動了。

  於是掙扎起身,儘管狼狽卻也因為自己的世界變得更加寬廣而變得開心。

  「這裡是……?」他歪頭,好奇的四處環顧。

 

  吾的世界仍舊是白色的。

  他有些失落,但卻又感到欣喜,沒來由地。

  「走吧、帶你去接受淨身。」男子起身離開,走沒幾步就發現他沒有跟上來。

  他一身赤裸,水藍長髮如瀧,湍急流下遮去大半胴體,一臉茫然的試著站起身卻又跌坐回花團裡。

  再試一次,總算是站了起來,雙腳踩在土地上是那麼的真實又虛幻,顫抖的踏出一步,勉勉強強的走了兩步。

  「呀啊!」搖搖晃晃的步伐,一個不穩,前腳一踏後腳一個勾上,直接了當準備往地上一撲。

  「喔呦、忘了你還不怎麼會走。」男子穩穩地接住,頗感深觸一嘆。「遙想當初哥也是這樣跌個悽慘。」

 

  還沒反應過來的他抬頭一看,男子的氣息與那個存在一模一樣。

  「君、陪在吾身的…存在?」他楞楞的問,清明如天空一樣的藍彩雙眸暗流琉璃光彩,將男子的臉映在心底。

  「存在嗎?你是這樣稱呼我的……」男子又是那樣似笑非笑,「哥、叫葉修。」男子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風,繫在他身上又攏了攏他的長髮,將他打橫抱起,邁開腳步。

  離開了白色的世界。

 

  「這是?」眼前一片橙紅堅硬,摸上去很是冰涼,沒有他想像中的溫暖。

  「鎧甲。」葉修答。

  「那這是?」他挽起葉修胸前一縷長髮,遞到他眼前一問。

  「頭髮。」他答。

  「吾也有……」他拉起自己一縷青絲,好奇的跟葉修的一起比較。覺得有趣,不知怎麼弄的,就將這兩綹紅藍長髮綁在一塊。「……欸、怎麼變這樣了?」

  他一臉困惑,葉修眉角一抬沒有多說什麼,輕笑。

 

  「到了。」葉修輕巧的把他放下,「這裡是千波湖。」

  「千波湖?」他好奇的放眼望去,湖水上開滿了大大小小的花,跟他的白花不一樣,但也很漂亮。「上面的是什麼?」

  他指著水面上的花朵。

  「這是蓮華,鋪滿天界之華。」葉修解釋。「我們現在要到湖中央。」說著,他們已經懸浮在湖中央,四周滿是紅蓮白華。

  「君、這是要?」

  「淨身。」葉修解下他身上的披風,雙手一放,隨即湖面泛起漣漪,水就像是有意識般的將他整個人包覆在裏頭,拖進了水底。

 

  別怕。

  他聽見葉修的聲音傳進腦海裡。

  於是、他又漸漸的陷入黑暗裡。

 

 

  


评论 ( 10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