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妙法蓮華 《心經 卷一》

夜安。

淨化心靈時刻又到了。


這篇很多東西引用到佛經(並沒有傳教的意思)

但是經過某洸自己的解釋,

請對佛經有所研究親&太太輕噴。

會寫著篇超級意識流的東西,

純粹是某洸一閃而過的腦動,

簡單來說就是個坑。

而這篇也受到CLAMP大媽《聖傳》的影響,

所以增加自己去寫的緣故。

但絕不會打打殺殺,

寫起來多累人。

就只是平淡的愛情故事,

如此而已。


────────────────────────────────




  吾、聽見聲音。

  就像光明照耀,春風拂過那般。



 

  佛說此經已,結跏趺坐,入於無量義處三昧,身心不動。是時亂墜天華,有四華。

 

  四華?

 

  天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珠沙華,摩訶曼珠沙華。而散佛上及諸大眾──

 

  云何曼陀羅華?

 

  白團華,同如風茄華。

 

  云何曼珠沙華?

 

  赤團華。

 

  吾所為何?

 

  汝且為白團華。

  白團華,又云曼陀羅華。

 

  汝且為白團華──

 

 

 

  「這下、還當真是出水芙蓉……」

  葉修輕笑,立於湖水之上,看著回水深處不斷浮出水泡,緩緩的,一個人影浮上水面,輕縷薄紗,墨藍青絲,被清水沾濕服貼在身上。

  眉清目秀,額上刻有一團白華。花瓣倒披針形,向後開展捲曲,邊緣呈皺波之態。

  「芙蓉……?」他緩緩睜開雙眼,望著立於他之上的葉修。「吾為白團華,非芙蓉……」

  許是累了,話一說完,便又沉沉睡去。

 

  葉修仍勾著嘴角,輕輕將這朵初生的曼陀羅華撈到懷裡。

  「哎呀、果真不解風情的小石蒜。」葉修腳尖輕點水面,未留下漣漪,躍回岸邊,悠然離開千波湖畔。

  懷裡的人兒沉沉入睡,細小的鼾聲在這靜謐,也變得如蟲鳴鳥那般悅耳起來。葉修哼著小曲兒,踩著悠閒的腳步。

  享受起難得的閒適。

 

 

  醒來已是夕陽晚霞,就如那人的顏色,溫暖冰冷。

  「哎呀、你可終於醒了!」甜美的聲音與清甜的香味圍繞在身邊,一個皺眉,神情渙散的睜開雙眼。

  世界不再是白藍交錯,也不是葉修的顏色,取而代之的是更多不同顏色。

  「這裡……?」

  「這裡是初華庵喔!」

  他偏頭一看,床邊趴著一個堆滿笑臉的稚兒,頭頂上梳了兩個小包頭,笑嘻嘻地戳上他的臉。

  「初、初華庵?」

 

  他不是在千波湖,怎麼會在初華庵?

  爬起身,這初華庵裡飄著淡淡清香,挑高的房樑,鏤空的荷華櫺,靠近書棚的花窗下擺了張案子,案前一頭白髮垂地,提筆書寫的人,將比擱在硯台上,攏了攏長髮,起身走到他面前。

  「身體有哪裡不適?」那人溫和伸出手撥了他額前的碎髮,可他卻沒來由的感到害怕。「這是挺認生的孩子呢……」

  那人也不惱,差了稚兒去取了套衣裳過來。

  「汝是誰?」他警戒起眼前的人。

  「汝?你這孩子怎會用著這麼古老的詞呢?」那人輕笑,「我是初華庵的主人,是所有新生的華靈的教導者。」

  「主人?」

  「啊、在這兒的華靈都歸我管,所以叫我主人也無可厚非。」初華庵的主人搬過一張凳子坐下,「不過出了初華庵就不必再喚我主人,喊我初華便可。」

 

  「……吾、吾怎麼會在初華庵?」心理的不安並沒有隨著眼前的答案感到放心,反而是最初的困惑盤據。「葉、葉修呢?」

  他還記得那個抱著他的男子,雖然一臉似笑非笑、神情慵懶,但卻是一直陪著他的,特別的存在。

  「葉修?是哪位?」初華沒聽果這名字而反問,「初生的華靈雖然純淨空白,但也會受到無形的指引走到千波胡,之後會從初華庵派人去接引。但你,我卻從初華庵這感受不到你出生時的波動,而你居然就這樣躺出現在門前,若不是看見你眉心上的華紋,還以為是哪來喝醉的傢伙。」

  初華一臉「還好沒把人趕走」的欣慰表情,卻沒注意到眼前這朵白團華的不安。

 

  「既來之,則安之。」初華朱唇輕起,「想必千波湖之主也將你的真身告知你,也將你所身處的世界一並告知。既然已化型為靈,必然有其一定的道理。你且安心在這兒住下、學習。」

  「……是。」他黯然回道,他並不知道自己是否被拋下,只是胸口感到一陣鈍痛。

  「所有的華靈尚未有名字,等過些時日再替你們取合適的名字。」初華接過小孩遞過來的衣裳,交到他手上,「先換上這套衣裳,過會兒且教你梳頭。」

  默默接過衣裳,初華先是退了出廂房,由這小娃兒教他穿著,過了些時間,小孩喊了初華一聲。

  初華甫一走進來,一見到眼前的白團華靈便不由得一楞。

  縷縷墨藍烏絲垂在身後如暗夜星辰閃爍的天川,純淨的氣息似乎感染整間廂房,另他有種誤入白華世界的錯覺。

 

  「……初華、主人?」他忐忑的面向一時間魔愣的初華。

  「…過來這兒坐下,我教你怎麼梳頭。」初華牽過他,讓他在銅鏡面前坐下,鏡裡反映出他的模樣。

  他不自覺地摸上自己的臉,不敢確信的又是揉又是捏,直到吃痛的感覺觸動到他的經脈,這才反應過來。

  「原來、吾真化型了……」

  初華莞爾一笑,一手攏過長髮,拿起案上的木梳,仔仔細細的替他打理了起來。

 

  「哎呀、你這邊的頭髮是怎回事呢?」初華將他被剪了一截去的鬢角遞到他面前。「怎麼跟你左邊的長度不一樣呢?」

  「欸?」他有些驚訝的接過自己的頭髮,出神的想。「原來、不是夢……」

  「夢?」

  「沒什麼,總會留長的。」輕喃。

  初華換了把間隙較小的木梳,替他梳順,挽起一綹烏絲將一只白玉髮簪抵上,又是纏又是繞,末了插上那只髮簪,又替他裡了裡而前碎髮,臉頰旁一縷澗泉秀髮順流而下。

  初華滿意的看了銅鏡裡的被他打理得白白淨淨的白華團。

  「這裡以後便是你的廂房,現在帶你到初華廳,準備和其他華靈一起學習和修練。」

 

  初華領著他來到初華廳,右腳一踏過檻,他已然成了初華庵的華靈。

  「歡迎來到初華庵。」

  他聽見走到最前頭的初華,轉過身面對他們說道。

 


 

  同時,持國天王與其號──一葉之秋禪讓。

  其行蹤不知所云,亦月,號君莫笑之者平息一場不足以外人道,卻讓異族之物感到憤恨之小戰。













引自:妙法蓮華經·卷一》

資料來源:石蒜

 
评论 ( 10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