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靈魂共鳴

標題跟內容有點不搭。

呵呵哒

收入小情歌路漫漫系列。

小藍背景私設有。

晚安。







  早上六點多,蘇黎世的太陽悄然探出頭。

  昏暗的房間裡,二十四小時制的電子鬧鐘正巧從六跳到了七。鵝黃的陽光已然從窗簾間的縫隙探了進來。

  昨晚一點多就把人趕去睡覺的藍河蹭著枕頭一個翻身,一臉惺忪的睜開眼,模糊的視線裡,對面的單人床已是空,正覺得困惑的他頭一轉,就看見國家隊領隊大大歡樂的登上榮耀,愉悅的晚耍。

 

  「……葉、葉神。」

  剛睡醒,還有些迷糊的沙啞嗓音與鍵盤聲合為一體,消散於這房間中。

  葉修戴著耳機,他的眼神、他的手指、他的意識,乃至於他的新泉在榮耀介面上。

  他被隔絕在外,但藍河他卻沒有因為葉修沒有聽見他的聲音而感到失落,反而很喜歡這樣的葉修。

  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專注於榮耀的葉修。

 

  等到葉修歡樂的開著小號跟四小連會、興欣一起刷完野圖BOSS後,伸個懶腰活動活動筋骨,瞥了眼時間,已經七點半了。

  「嗯、小藍你醒啦!」一個轉過身就看見裹著被子只露出一雙眼睛的藍河,像隻躲在被子裡觀察人類的小狗。

  藍河沒有回應,睜著一雙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

  「回魂了,小藍同志掉線了?」葉修一動起身體,藍河的那雙眼也跟著移動,直到葉修來到他面前,仍舊話也不說的盯著看。

  「醒了?」這樣的藍河,葉修現在很不確定這孩子到底是真醒還是假醒。

  藍河頭輕輕一點。

  「刷牙洗臉去?」真的是醒了?葉修內心困惑。

  藍河頭又是一點。

  「等會兒吃早餐去?」彎著腰還真有些累,葉修索性坐在藍河的床頭邊。

  藍河視線一個往上抬,點頭。

 

  見藍河只有點頭沒有搖頭,葉修只有一個好笑的想法蹦出。

  這孩子睡矇了。

  「晚上給哥弄夜宵?」

  藍河毫不猶豫地點頭。

  「陪哥東奔西走?」

  點頭。

  「跟哥一起看中國隊拿冠軍?」

  點頭同意。

  「哥很帥?」

  非常同意的點頭。

 

  一陣安靜在兩人得沉默間跳躍,藍河巴眨巴眨雙眼盯著葉修笑的心髒、驕傲、哥果然牛逼的嘴臉,剛睡醒的腦袋緩運轉,等意識到葉修的話術陷阱,他已經呆呆往下跳了。

  藍河連忙爬起,羞赧爬上臉頰,眼角羞恥發熱的他蹦床滾進浴室刷牙洗臉,留下葉修笑得心花開的狐狸樣。

  「只限定打榮耀,不嘲諷的時候。」衝進浴室沒多久的藍河打開門探出頭,任憑洗手台的流水嘩啦啦的流。

  說完,人又縮回浴室打理起自己。

  「噗!」這樣的藍河也可愛的過頭了吧!

  葉修摀住嘴的忍著笑意。

 

 

  兩人到了餐廳也差不多算是小尖峰的時候,在服務生替他們安排座位後,因為是巴菲,也就各自去拿自己想吃的早餐。

  生活作息基本上是相似,也因為是領隊跟助理同進同出的關係,兩人很有默契地替對方拿了早餐。

  藍河負責切麵包,等麵包烤得酥香就將他們放進小木籃裡,拿了奶油跟果醬回到位子上後又去拿了點牛奶燕麥加水果。

  葉修負責替二人拿了煎蛋、早餐腸、瑞士土豆烙餅以及蔬菜烘蛋回到座位上後,又倒了兩杯熱咖啡。

 

  葉修不是第一次覺得藍河握刀叉的方式握得很漂亮,就連將東西送入嘴中都是受過教育,那種糟心的社會教育。

  「你握刀叉的方式挺專業的?」葉修漫不經心地提起。

  「欸?」握在手中的刀叉一頓,藍河一絲詫異閃過,而後若無其事地又將一口烘蛋送到嘴裡。「沒什麼、就家裡一些關係所以多少有接觸罷了。」

  「……哦。」葉修也沒怎麼深究下去,撕了口麵包塞入嘴裡嚼。

  藍河同樣也對葉修身上某種氣質抱著興趣,特別是在用餐的時候,葉修有種類似達官貴人子弟似的,很有禮儀的在使用著這些刀叉銀匙。

  「葉神也對用餐禮儀感到講究?」藍河放下刀叉,將吃到一半的烘蛋放到一邊,拿過燕麥,舀了一口放到嘴裡。

  「這個嘛、大概就跟你一樣,家裡一些關係而有些接觸罷了。」葉修想到離家前那些中規中矩的餐桌生活,簡直就是心累。

  但儘管離開了之後,在外頭隨便吃隨便躺,但那些習慣刻在靈魂上跟了他,只要在一些相似的情況或是場合,又他媽自動地跑出來。

  「……哦。」

 

 

  簡短的交談下來,大約也猜到對方背景,也就很有默契地不提。

  但在別人眼中,他們倆人周遭隱隱約約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覺得在這裡有些格格不入。

  




评论 ( 9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