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老葉觀察小隊之老葉有效!

 @凉灯。 

點文:很甜吐花症的葉藍



夜安。

他們還在過冬天呢。

晚安。


────────────────────────────────────


  仙人指路!

  閃光彈!

  幻影無形劍!

  曲射!

  捉雲手!

  龍牙突刺!

  破魔斬!

 

  刀劍無眼,沙場無情。

  一場觥籌交錯硬生生讓友誼的小船,陰溝裡翻船。

  藍河看著這群大神拿著湯匙(安全範圍內)當盾牌擋,叉子(安全範圍內)當板磚拋,餐刀(安全範圍內)當掃把騎,筷子(安全範圍內)當劍使,又默默低下頭看著滿出碗的食物。

  沉默。

  「小藍快!快吃!」葉修瞥了眼不知從何下手的藍河,「也奶哥一口!快!」

  「……葉神、你想吃哪道?」看著碗裡已經被堆成看不出原樣的食物,眼神死的問。

  「都行!只要小藍你奶的都好!」葉修一個格檔,隨即一個鎖喉鎖住魏琛的筷子,餐刀一個清掃掃去伍晨的湯匙,想坐收漁翁之利的氣功師一召氣定神閒目標東坡肉!

  「熊貓掌!」眼見方銳就要手到擒來安靜在一邊被餵食的關榕飛一朝國寶拳,手速不慢的夾走那塊油花均勻,滷得透徹的東波肉。「分你一半。」

  關榕飛淡定自如地默默收回觸手,筷子輕輕使力,那塊東坡肉塊如豆腐般那樣好切,夾上另一半,遞到伍晨嘴邊。

  伍晨毫不猶豫地張嘴,肥肉像是棉花糖一樣一含便化。

  榮耀!

 

  操!

  葉修等人簡直不能忍!

  「承讓了。」伍晨謙遜一笑。

  這局,由吃下第一口的伍晨勝,第二為關榕飛。

 

 

  新的一輪,又是一場爾虞我詐。

  這場食物搶奪看見了人性。平日裡的勾肩搭背都是浮雲,在佳餚面前更是說再見。

  現在戰況四強鼎立,其中一強帶家屬,另一強帶半家屬。

  解決了盤中飧,四強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先說好啊、這局吃下桌上最後一口的就是贏家哈!」葉修喝了口茶緩緩胃,坐在他旁邊的藍河見他的杯裡沒茶,替他添了個滿。「謝啦小藍。」

  手掌拍在腦袋上,藍河輕聲說了不客氣,耳根悄悄地紅了起來。

  簡直沒眼看了!

  魏琛方銳怒啊!

  明明就還是咬著波奇棒的光棍!

 

  「那誰輸?」

  「你傻嗎廢物點心?除了贏的全是輸家啊!」葉修簡直沒眼看,這方銳的智商掉線了?

  「靠!你才傻逼!」

  「輸的話?」關榕飛右眉一抬。

  「簡單,輸的買單唄!」

  「老夫不服啊!你倆帶家屬不妥!」

  「對對對!」

  身為一人組的魏琛方銳表示不服。

  「不然你們湊一對兒?」伍晨機智的呵呵表示。

  「老夫拒絕!」要老夫要跟猥瑣方一組,這簡直是污辱我的下限!

  「真誠的拒絕!」要我跟老魏一組,簡直是對不起父母!對不起老林!對不起我的猥瑣啊!

  藍河默默地端起自己的茶抿了幾口,就不能好好的吃飯嗎?敢不敢不把飯當BOSS搶啊!!!!

  藍河此時內心是小小的崩潰著。

 

 

  所以說求人不如求己。

  魏琛方銳自組自救隊,魏琛拿出術士的堅忍,方銳拿出氣功師的傲骨,面對準備隨時脫離拿波奇棒打架,跟人玩波奇棒情趣小遊戲的君莫笑&藍橋春雪組和已經在玩著波奇棒情趣小遊戲的曉槍&老關兩組強大敵人。

  湯匙聲一落下──

 

  鷹踏!

  魔法禁錮!

  定身符!

  剪刀腳!

  召喚哥布林!

  鬼神盛宴!

  黑暗之爪!

  背摔!

 

  「看我拋沙!」

  「你一個猥瑣氣功師玩什麼流氓!你讓老林情何以堪!」

  「不准說老林壞話!」

  「國寶拳!」

  「老關、不是哥說你,別自帶動畫片技能啊!」

  「嘖!」

  「他最近看了國寶,需要緩緩。剛剪刀腳的還不知是誰呢。」

  「說誰呦!」

  「就說你啊老魏!」

  「叫手殘帶你看病去吧!」

  「關那小子啥毛球!」

 

  聖光打!

  地裂波動劍!

  悶棍!

  地心斬首術!

  六星光牢!

  星星折線!

 

  「碗來!」

  葉修一喊,意會過來的藍河連忙放下將食物排得秀色可餐的工作,端上自己跟葉修的碗,兩只碗的邊緣貼在一起,葉修湯勺一舀,宋嫂魚羹一氣呵成的裝盛在碗裡。

  葉修的動作行雲流水,湯勺一個放下繼續進攻。

 

  鑽臂衝擊!

  Z字抖動!

  英勇跳躍!

  衛星射線!

  遮影步!

  捨命一擊!

  神聖之火!

 

  大家的注意力全放在戰場上,作為後勤補給人員的藍河,窺伺著時機,不動聲色的將自己餐盤上的龍井蝦仁放進湯匙裡。

  「葉神!」

  「奶得好!」葉修眼裡閃過欣喜,心底美滋滋的看著藍河緊張又拼命的小眼神,地盪嘴邊的龍井蝦仁簡直人間美味。

  千機傘筷子版直接手速爆七百以上,橫掃千軍之勢帶走最後一顆鮮肉小籠。

  葉修一口咬上藍河餵到嘴邊的湯匙,將粉嫩彈牙並帶有茶香的鮮蝦含入嘴中,牙一咬下,飽滿多汁的鮮蝦的甘甜炸在嘴裡,混著清淡茶香。

  葉修得意的嚼嚼嚼,嘲諷的看向其他人。

  「張嘴。」葉修笑著將鮮肉小籠餵到藍河嘴邊,氣勢可謂不容許藍河拒絕自己來的,滿意地看著藍河臉頰有些微紅的張開嘴。

  榮耀!

 

  第二輪,最後一口由藍河吃下最後一顆鮮肉小籠,由帶病上陣的葉修一組獲勝。

  「承讓、承讓。」葉修客氣舉起杯,敬了魏琛一群人,「我乾杯,你們隨意啊!」

  日!

  說好的吐花呢!!

  說好的病患呢!!

  明明還是單身玩著波奇棒舉著小火把燒燒燒!

 

 

  飯後結帳,葉修也沒那麼沒義氣,跟著一起平攤這飯錢。

  一行人站在樓外樓店門外,吃飽一根菸,快活似神仙的葉修跟魏琛窩到一旁抽菸去,藍河他們也就聚在一起稍稍聊個天。

  誰讓藍河整個人都被葉修佔去,現在有個小空檔,自然得抓緊時間扒扒身家。

 

  「原來你以前待過訓練營啊!」

  「嗯、但能力有限就轉而進了藍溪閣。」面對方銳的驚訝,藍河很是坦然的面對自己的過去,「因為偶像是黃少,自然要進藍溪閣的!」順便替黃少天賣個安利。

  「親、你怎不粉老葉呢?雖然要粉他倒不如去粉韓文清,好歹人家是多麼的正直不阿啊!」方銳一臉憐憫,一雙真誠的雙眼在開導著眼前葉修的處方簽,救命良藥。「不過我們老葉雖然們猥瑣了點、不要臉了點、下限跟節操還有一點點,但身家清白,初戀只有榮耀女神,所以碰友,粉老葉吧!」

  「方銳大大,能別黑咱們興欣前隊長不?」伍晨早已經見怪不怪,只是在葉修的救心丸面前,就別黑他了啊……

  「莫急、莫慌、莫害怕。」關榕飛的鏡片底下淡褐色的眼睛看了過來,「老葉雖然坑了點,但整體上來說是挺靠得住的傢伙。所以放飛自我,投奔老葉的懷抱,他絕對會張開雙手擁抱你,熱情的。」

  「……老關、我都不知道你這麼能說。」方銳被關榕飛的話給嚇掉一半,真誠的雙眼睜得老大。

  「你過獎了。」做人要謙虛,伍晨大大有說過,他最喜歡謙虛的人。

 

  「……這是安利還是黑啊?」藍河被逗得笑出聲。

  「不黑不黑、所以別害怕的投入老葉的臂彎中吧!」葉修感謝兄弟我們啊!我們在替你刷好感度呢!

  「安利安利、老葉心髒嘲諷但為人誠懇、刻苦耐勞、菸當飯吃方便麵當水喝,是居家必備省錢貼心大暖爐。」關榕飛捧著藍河眼熟的資料夾,棒讀。

  「這得是多不健康……」藍河抽了抽嘴角,說起來自己雖然也挺愛吃方便麵,但好歹也是會加菜的。

  「大齡男人缺的就是像你這樣優質好青年的關愛。」二位,別在黑了。伍晨微笑。

  伍晨會長,你確定你真的真的真的不是黑嗎?

 

 

  「說說你剛剛被投餵那幾次高興不?」魏琛不懷好意的竊笑。

  「高興、真高興、特高興。」葉修故意吐出一圈又一圈的菸,「小眼神跟隻初生的小貓小狗那樣緊張又期待的眼神看著,哥能不高興?」

  一臉人生贏家的葉先生心情特別的舒爽,就算前面來個黃少天單口說相聲估計也能關愛兒童那樣,投出關愛的眼神。

  「……年輕人不年輕了,別總學那些連掛在天上的雲彩都帶不走的文藝青年。」魏琛半是憐憫的為愛成傻逼青年的葉修,半是白眼的明明還沒把人追到手就秀恩愛的葉修。

  「哥也知道不年輕,遇到了注定的也要努力一把。」

  緩緩的,又是一片片黃色玫瑰花瓣。

 

  「才不枉此生。」

  「呿、跟老夫比你還是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還不枉此生呢!」魏琛笑罵的賞了葉修一個巴掌在背上。「站挺腰桿啊你!沒看見你家小蘋果在看你呦!」

  「……老魏、說得你很有經驗似的,怎比人家輪迴方明華還手腳慢?」

  「呵呵、跟他比起來,你也晚了。」

  所以彼此彼此。

  「小絕色攻略進度該動起來了。」

  葉修捻熄調菸屁股,跨步走上前,迎上他的目光是藍河純粹無雜質的眼睛。

  「所以說,人都沒綁定就別散發出戀愛的酸甜味兒啊!」老魏搖頭的捻熄菸頭,勾著似笑非笑的嘴角。


评论 ( 6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