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三寸天堂 四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接續驀然回首

7. 此為塵埃系列

8. 《驀然回首》可搭配BGM 塵埃

9. 《三寸天堂》可搭配BGM 三寸天堂

10. 午安。

11. 來去吃中飯。

12. 終於要來到迎來小藍了。

13. 更新不定。




 

  『別說我這做朋友的太坑。』他瞥了眼坐在他左手邊的青年,『月圓之夜能降低你所要支付的前半段代價。』

  一個皺眉,眼前的男人莞爾不言,反倒是坐在一旁的安靜後輩開口。

  『月圓之夜是兩個世界相互重疊在一起的時機點。屆時,異門和異界與這世界之間縫隙都會處於混雜且極陰的混沌。月屬陰,夜屬陰,兩陰相疊大大減緩極陽強行進入極陰的衝擊。』

  『勸一句話,前輩是屬於人身,並非過去的異界之軀,無法自行開啟縫隙,甚至無法憑肉身穿越異門,因此才出此下策。因為三界岔路是亡者之路,唯有瀕死,意識彌留之刻,才有可能到達。所以,不幸的話,前輩你大概就是直接去投胎了』

 

 

  「今晚嗎……」葉修坐在小茶几前,輕撫著不知何時變成金黃花瓣的石蒜花,眼睛有著決斷。

  『喻前輩你為何要這樣煽動葉前輩?』他們的對話仍在繼續。

  『我已經沒有耐心等下去了。』只是喻文州的等待又是指什麼?

  『蘇前輩的力量已經剩不到三成,大家身上的枷鎖也會隨著時間流逝而失去控制的。』邱非的話裡透露出許多訊息,原來我身上也有被封印的枷鎖嗎?

  『正因為不到三成,才要加緊。』喻文州的話似乎有所圖謀,『你也不想要喬一帆一直被握在蘇沐秋手上不是嗎?』

  『……』邱非跟喬一帆?

  『我也不想。』

  『難不成喻前輩是想……』

  『這一世我不會出手,因為我不想看見魏前輩用對我感到失望與怨懟的雙眼看著我。』原來他的心全放在魏琛身上。『我不想,但我也不想繼續讓蘇沐秋握著我的軟肋不放。』

 

  「記憶、我所遺失的拼圖……」葉修低喃,「小喬過去幾世也有著過去的記憶片段,而我卻一次也沒有……」那天,藍河跟喬一帆的對話他聽得似懂非懂,但如今一想,這便是關鍵。

  換句話說,我身上的封印是最強的?

  而如今這一世的蘇沐秋因為力量衰退,也因此我才有那些記憶碎片。

  想通這一點,葉修也只能咋舌。

  「三界岔路,乃實現願望之所。」

  藍河與我的、全部記憶,我都要拿回來!

 

 

  仍是夜,仍是與那晚一樣空寂的夜晚。

  仍是同樣的人,仍是被留下而孤身一人的人。

 

  「想好了?」

  「我既然敢來,哪需要多問。」

  「看來那些話就算故意說給你聽,也沒能阻止你。」

  「原來你們是故意的啊……」

  深夜,葉修隻身前來藍雨茶行貿易公司,與邱非一同被迎進藍雨公司的深處禁地。

  「不過,那些話倒是真的。」

  喻文州的眼裡沒有笑意,就連站在一旁倚著牆的邱非也是輕嘆。

 

  葉修環顧起這間密室,整層樓寬敞得很,什麼也沒有,四面環牆,四個角落各自掛上圓燈籠,顏色更是以金、木、火、土的屬性,白、綠、紅、黃四色作為固定四方結界根基,而四個燈籠底下又接了小燈籠。

  而掛在他頭頂上,更是以水的藍色作為主要支撐,也是這些燈籠裡最為大且唯一沒被點亮的燈籠,底下同樣接著小燈籠,但不一樣的地方是下面的三個小燈籠佔據三點,三點之上有顆琉璃大小的黑玉作為重心,中間用一條細絲連接著主要燈籠,而三個小燈籠的底下更是以同樣絲線均勻地拉出三角形,營造出一個三角錐的感覺,而底部中間也有顆黑玉,底下是鮮紅流蘇,這以五行作為根基的燈籠陣,其中間主燈又稱之為命燈。

 

  「藍河前輩屬水,葉前輩頭頂上的燈籠便是藍河前輩的命燈。」邱非又是一聲嘆息,站直身體,「現在藍河前輩身為逝者,因此他的命燈是熄的。如果前輩順利將人帶回來,那麼這盞燈便會亮起,但若是失敗,這燈籠就會自燃。」

  「然後這五行燈籠陣就會完全失去作用,而藍河也就會被虛空湖洗淨,然後成為一縷新生靈魂。之後,便不再是你的藍河,而是作為新者。」喻文州解釋,「所以這是前輩的最後一次也是唯一的機會,也是蘇沐秋完全卸下戒心的一次。」

 

  「前輩,最後一點。」邱非有些煩躁的按住不斷跳動的額角。「藍河前輩雖然透輪迴川不斷轉世,但他的本質卻是精魄,與靈魂不同,因此要想回到這世界,沒有容器是不行的。所以就算我們透過滿月順利將你送到三地界,你要支付的代價也絕對會超出你所能負荷,為了製造出屬於藍河前輩的容器。」

  「是嗎……」葉修勾起嘴角,「那麼就算哥只剩最後一口氣也爬回來給你們看,帶著藍河一起。」

  「那就希望你別一路走到輪迴川了。」喻文州笑彎雙眼,如沐春風說著對葉修的祝福。

  一聲嗤笑,葉修一個眼神告訴著他,謝你祝福啊這五個字。

  「那、現在該怎麼做?」葉修問。

 

  物體貫穿身體的聲音,趕在之後的是肉體在激烈撕扯,爭先恐後的搶在那個窟窿口面前,瘋狂嘔吐。

  熟悉又刺鼻的腥味的串入鼻腔裡,身體的溫度在快速流失似的令他不斷冒著冷汗,身體微微抽蓄,抬頭一看,眼睛被和汗水浸得模糊,看不清兩人的面容,只知道,他們靜靜地注視。

  「前輩,願望的強烈會指引你,所以別做他想,否則你會迷失在裏頭,然後就真的一路走到輪迴川了。」是邱非的聲音。

  「那就,一路好走」喻文州笑著說,而原本站在一旁的邱非速度之快,僅僅眨眼瞬間,就已經來到葉修面前。「請前輩去死吧!」

  喻文州的聲音有些飄遠,而邱非緊握著手中的那把武器也漸漸變得熟悉起來,卻怎麼也想不起那把戰矛的名字。

 

  眼前有些畫面變得清晰,一個身影出現在面前,手掌有些微熱,但貼在臉上卻很是舒服,微風徐徐吹過,揚起他的長髮,他淡淡一笑,與後頭的桃花陽傘相襯,畫面有些唯美。

  微張的小嘴在輕喚著,耳邊是他的聲音。

  張口回應卻是無聲,隨即眼前一黑,便什麼也看不見。

  殘留在耳邊的,是四月裡的飛雪,溫柔得可愛。

  『君莫笑、你別再睡了……』

  舒服的嗓音與輕笑,令人莞爾。

 







评论 ( 2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