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三寸天堂 五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接續驀然回首

7. 此為塵埃系列

8. 《驀然回首》可搭配BGM 塵埃

9. 《三寸天堂》可搭配BGM 三寸天堂

10. 打到腰痠。

11. 不怎麼算的二更。

12. 三地界之主又掉落。

13. 晚安。





 

  手掌覆上,那人又是一陣輕笑,像是做了什麼好笑的舉動。

  微風輕柔曼妙,傘外落英繽紛,人面桃花紅。

  耳邊的聲音不斷,不斷的。

  『真是的、你這是要睡多久啊?』

  『親一個我就起來。』

  『都幾歲了,怎麼這麼沒羞沒臊的……』

  『哎呀、你就愛吃這套,哥不都依你了?』

  『嘖、就這次啊!』

  那人傾下身,在他的額前落下一個輕吻。

  『別睡了、快起來啊、君莫笑……』

 

 

  「就知道你待哥最好了……」嚐到甜頭的他彎起笑容,緩緩的睜開雙眼。「小藍河……」

  朦朦朧朧,眼前有些不清楚。

  頭一甩,將腦中的混沌甩去,嘴裡唸著那人的名字。

  只是再一抬頭,眼前哪裡有夢中人的影子,不過是霧茫茫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那樣窘境。

  「小藍?」葉修連忙坐起,四下觀望,濃霧裏頭他搞不清楚自己現在身在何方。他不自覺地伸出手攤在眼前,又不敢置信的去摸上不久前被開了個洞的腹部,濕濕稠稠的黏滑觸感沾在手掌心上。

  攤在手掌心上的血跡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

  一瞬間,他的記憶霎時回攏。

  『他的本質卻是精魄,與靈魂不同──』

  『那就一路好走。』

  『──別做他想,否則你會迷失在裏頭──』

  『──被虛空湖洗淨,然後成為一縷新生靈魂──』

  『──身為逝者,因此他的命燈是熄的──』

 

  『前輩,願望的強烈會指引你──』

  「願望的強烈……」葉修低喃。

  願望的強烈,我的願望,我的願望只有藍河,我想要他回到我的身邊,我要他回到我的身邊。

  叮鈴!

  「……鈴鐺聲?」

  叮鈴!

  耳邊突然的響起清脆聲響,一聲連著一聲,由遠而近,由近而遠。

  倏地,狂風襲來,壟罩在身邊的迷霧漸散,隱隱約約的,葉修看見眼前的景象有一大片小小的花朵如鈴鐺又如風鈴一樣,十幾小朵開在同一株莖上。

  叮鈴叮鈴!

  叮鈴叮鈴!

 

  「花、花的聲音?」他不敢置信的摀著傷口站起身,而就像是要印證一休的想法,花隨風搖曳,響起輕靈的聲響。

  葉修踏出一步,如風景一般的畫面卻像是冰裂大地,轉眼間變碎成一地,裸露出無止盡的黑暗。

  叮鈴!

  又是那鈴鐺聲。

  一聲響起,又是一聲接續。

  每響起一聲,就會有一朵花出現在黑暗之中,一朵接著一朵,像是佇立在街道旁的小小路燈,照耀著一條黑色筆直的道路。

  叮鈴!

 

  眼前,一朵朵花點亮在兩旁,像是在指引著他一樣。

  葉修毫不猶豫地走在這條黑色步道上,每踏出一步,他都能感受到耳邊呼嘯而過的哀嘆、淒厲、啜泣、低鳴。

  轉頭一看,那些原本照耀著他的小花早已消失不見,後頭也不是一片漆黑,而是詭譎且陰冷的薄霧小道,路上的身影與他不同,各個雙眼無神,而有的則是兩個深邃窟窿定在臉上,如行屍走肉,又或是一臉茫然,漫無目的的行走,不斷的不斷的走。

  那些人走過葉修的身邊,卻沒有半個人發現他的存在一樣,目不斜視的走過,走在小花燈的外側。

  直直的前行,不知要走到何處。

  茫然地走著。

 

  說不被眼前的景象嚇到,那是假的。

  葉修對這些人有著說不出詭異,一時間屏住呼吸的他,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他們,他們雖是在走路,但他們的雙眼卻不著地,反而很稀薄,就像是靈體。

  「靈體……」葉修低下頭小聲的低咕,「莫非這是靈魂?」

  導出答案的他甫一抬頭,一張被刨去雙眼,只留下兩個窟窿的枯槁的臉貼在他的眼前。

  葉修下意識的握緊拳頭,呼吸也變得困難,全身的肌肉繃得死緊,頸子邊上更是青筋暴露。

  那張臉與他貼得十分得進,嘴角扭曲的一笑。

  叮鈴!

 

  又是那鈴聲。

  清脆悅耳,一掃給人窒息的痛苦,而出現在葉修面前的人臉聽見那鈴鐺聲後,默默地轉頭,繼續緩慢的前進,好似出現在他眼前的葉修不過是錯覺。

  叮鈴!

  鈴鐺聲像是在催促著葉修,要他別停下腳步。

  方才的毛骨悚然依然殘留,但耳邊的聲音像是在撫慰他的心,漸漸地,那股詭異感逐漸拋諸腦後。

  兩旁的小花不斷搖曳,像是在招手,像是在催促。

  葉修默不作聲的,繼續前進。

 

  不知道走了多久,是幾分鐘?是幾小時?還是幾天?

  葉修對時間的流逝感到錯亂,他不斷地走著,不斷的走著,直到眼前有個細小的光點,不斷的散發著白光。

  不會錯的!

  不會錯的!

  就是那裡了!

 

  葉修幾乎可以確定那裡就是他所要找的地方,是他可以換回藍河的地方。

  連接兩個世界的道路,也是支付代價,實現願望之所──三界岔路。

  他加緊腳步,心裡頭不斷想著與藍河一起回到那個世界之後,他們會有許多的時間相互依偎,相互扶持。

  未來,令他感到雀躍欣喜。

  光點,愈來愈近。

  它散發著強烈的光芒,葉修不自覺地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名為希望的光芒。他的身體逐漸被光芒所吞噬,眼前太過明亮刺眼,讓他不得不瞇起雙眼。

  驀然,那道光變得更加刺眼,使他停下腳步。

 

 

  刺眼的白光一過,他來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真虧你能走到這裡……」他聽見那人嘖的一聲。

  「嗯、久見。」又是另一人。

  「真沒想到居然會追了過來……」第三人。

  這些人的聲音不知為何聽上去很是耳熟。

 

  葉修適應了光亮,眼前的景象也逐漸清晰過來。

  站在他面前的,是當初與藍河一同到來時,與藍河見面的人物。而如今,他再一次見到他們之後,當時那股違和感他總算是明白。

  更確切來說,眼前的這五人給他相當強烈的熟悉感。

  很像是自己早已認識他們許久,久到已經不知要從何算起。

  一個髮色相當突兀卻不違和的年輕人,一個長得俊美卻相當安靜的男人,身後站著面對微笑的短髮才俊,一個給人穩重卻讓人感受到不可小覷的男人,而他的身後同樣也站著一個人,一個如女人那般美麗的男子。

  「不是說記憶被封了?」

  「大概施術者的力量衰敗了。」

  「怎?」

  「小周說怎麼辦。」

  「看他要幹啥做啥再說。」

 

  「不過也真沒想到你身上居然還殘留那隻小狐狸給你的祝福。」

  「是挺幸運的。」

  「君影草的幻象嗎……」

  「那些小燈籠已經是最後的力量,卻仍要護他周全……」

  替葉修開滿一條路的小鈴蘭,是他殘存的影子。










评论 ( 4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