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三寸天堂 六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接續驀然回首

7. 此為塵埃系列

8. 《驀然回首》可搭配BGM 塵埃

9. 《三寸天堂》可搭配BGM 三寸天堂

10. 大概這更完就繼續潛水了。

11. 這次是二更。

12. 小鈴蘭的花語:回歸的幸福。

13. Why明天上課。




 

  空氣中瀰漫的不尋常的威壓,既沉重又混濁的氣氛,讓葉修有些喘不過氣,但在這五人面前,他絕不能讓他們見到自己的一絲痛苦,就像以往那樣。

  是、如同以往,讓他們以為自己仍是那個無所不能的葉修。

  甚至是強大到讓他們望塵莫及的、君莫笑。

 

  「你真的被那人所愛著,老葉。」擁有粉紅髮色的青年面容的男子,赤裸著雙足,踩到他面前。

  「老葉?哥跟你熟嗎?」葉修內心一頓,他並沒有忽略眼前青年的話。但仍默不作聲,面上卻青年有些漬來熟的語氣感到好笑,因為他對這稱呼感到熟悉。

  「……也對、不熟不熟。」青年嗤笑,但看著葉修的眼神卻是毫無情感可言,或許是因為出於過去認識的情誼,又或許是因為當初那隻溫馴的小狐狸的緣故,他,並不怎麼待見他。

  「願望?」俊美的男人沉默的開口,眼神裡毫無波瀾,就只是盡忠職守著自己的職位。

  「請問你到這裏有什麼願望?」站在俊美男人身後的敦厚男子輕聲開口,而此話一出,五雙眼睛安靜地看向葉修。

 

  「我要藍河。」葉修不自覺的挺起胸膛,目光無懼迎向他們的注視,一字一句堅定的說出自己的願望。

  「不可能。」出聲否決的不是別人,而是那位擁有與豔麗容顏的男子。

  葉修眉頭一皺,困惑不已。

  「要換回他,平你是不夠支付所有的代價,還是請回吧。」清楚葉修的困惑,輕啟唇瓣的解釋,眼裡有著不容葉修討價還價的空間。

  「我的所有都不夠支付?」葉修反問。「我的記憶與靈魂都不夠成為換回他的代價?」

  「夠,但不行。」美男子言簡意賅,儘管他們可以將藍河喚回,但讓一個已經將絕望當其自身靈魂的孩子回到葉修面前,那麼對他而言究竟是傷害?還是新生?

  

  「……要想要回那隻小狐狸也行。」

  「張佳樂,別忘了他當初說的話。」

  「我當然沒忘,李軒大人。」張佳樂語裡帶刺的看向李軒。「我話還沒說完呢!」

  「看人家現在沒能力就要欺負人啊……」站在李軒旁邊的豔麗男人微瞇起鳳眼,「小心眼啊你。」

  「吳羽策等會兒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張佳樂張牙舞爪的怒目,而吳羽策也不過就是聳肩,撇頭不予理會。

  「那張前輩是打算怎麼做?」最為裡頭不管是資歷還是輩分都是最小的江波濤問道。

  「解開那混蛋的封印。」

  張佳樂眼底閃過一絲精光。

 

 

  「你說你要解開君莫笑的封印?」

  眾人無不驚訝,這百花谷的張佳樂的思考也太跳躍,跟現在的情況不符啊!

  「等等、他沒說要解開君莫笑的封印啊!而且他本人也不知道自己身上也被下封印啊!」沒等張佳樂說完,李軒就打斷了他。

  「不行,違反。」

  「小周說這違反平衡支付。」

  「等我說完行嗎?你們一個個打斷我怎麼解釋?」張佳樂沒好氣地道。

  「你說你說。」李軒扶額。

 

  「你說的封印,我知道。」就在張佳樂準備繼續說下去,葉修又打斷了他。

  「就說我會解釋……嗯?」張佳樂煩躁的說,但是這話讓他一頓,末了無比驚訝,「你知道?!」

  眾人又是一驚。

  「這事兒是從旁人那得知。」葉修道。

  「誰?」

  「喻文州、邱非……」葉修想起那個笑得燦爛要他去死跟下手不留情的兩個後輩,內心有些無奈。

  「……原來是跑去那了,還在想說怎麼沒人接管藍雨秘境。」吳羽策輕喃。

  「說起來他的徒弟邱非就是我們送過去的。」江波濤沒想到邱非居然擁有記憶,這事有可能嗎?

  「大概、恢復了。」

  「你是說原本被洗去的記憶因為一些原因所以就慢慢回歸?」

  「嗯。」

  「周澤楷、江波濤,你們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嗎?」張佳樂一臉陰沉地看向掌管輪迴川的二人。

  其他人面面相覷,而後不解的望向百花谷的谷主──張佳樂。

 

  大戰結束至今,每個區域都殘破不堪,就連處於世界縫隙的三界也無可避免地遭受波及。

  相對於另一個世界,異界是萬物皆有力量的特異存在。異界的殘存讓他們三界必須支付力量來去穩固,讓兩邊平衡。因為他們另一個使命與存在就是兩個世界的根基點與支撐點。

  而如今邱非有了過去的記憶,那就代表著,他們三界已經開始有衰敗的跡象,若是這問題繼續下去,他們三界屆時相繼崩毀,而現在首當其衝的,是只有一人守著三界之一,掌管記憶的百花谷。

  「為此,我要解開君莫笑的封印,而拿取你一半的力量來修復三地界的崩毀。」張佳樂字字句句透露出他的極限。

 

  「這就是你要解開封印的目的?」吳羽策再次向張佳樂確認,因為這事情已經嚴重關係到三地界的基礎。

  「是,因為百花谷的另一個半身已經不再,憑我現在的力量……」他不說,其他人也知道了張佳樂的難處。

  百花谷的半身之一的孫哲平自動請纓,前往異界相助君莫笑結束異界紛爭。

  紛爭在最後雖然平息,但不管是何方都損失慘重,甚至許多人都殞命,而孫哲平就是其中一員。

  「這事兒怎不早說!」李軒有些慍怒,畢竟這可關係到他們所有人。

  「……不是不說,而是憑我們現在的力量要支撐自己的地界幾乎是極限了。」張佳樂煩躁的一嘆,「就算周澤楷再怎麼強大,輪迴川每天上千萬的靈魂在,要分出異點力量支撐我百花,到時玉石俱焚怎辦?你們虛空湖也是成千上萬的靈魂在洗滌,你們真有辦法分出多於的力量過來嗎?」

  頓時,氣氛一陣沉重,好一段時間說不說話。

  「所以拿他的力量來抵剛好,畢竟說到底,那場紛爭也是應他而起。」見他們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張佳樂總結看向葉修。

 

  被他們的目光所注視,葉修眉頭也不皺,眼神也不閃躲,黝黑的瞳仁裡有著堅決的企盼。

  「我們解開你的封印。」吳羽策的聲音突然變得空靈起來。

  「用你的力量作為代價。」李軒的嗓音鏗鏘有力。

  「喚回、藍河。」周澤楷的聲音一落,葉修的立足之地,散開一圈繁雜詭異的花紋陣法。

  「承諾你的願望,你是否願意支付代價。」隨著江波濤的言語,底下的陣法顏色不斷交疊,五行之色以不同的文字圖騰雕繪在陣法之上。

  「你,怎麼說?」張佳樂的字句伴隨著強烈的光芒,壟罩在葉修身上。

  葉修看不見眼前的他們,他只知道,將承諾交出去,那個人就會回到他身邊。

  「給、只要能讓藍河回來不管是什麼代價我都給!」







评论 ( 4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