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I

更新之後

我要來去念書了....

明天考試啊((眼神死


想說30號也更新

樹不知

就這樣啦


──────────────────────────────────────────




 

 

  來到古董小店的客人全身包得緊緊的,只露出一雙眼睛打量起坐在藍河身邊的葉修。而葉修,儘管感受到那人直接的視線,他倒也坦然的接受那人的目光審視。

  「歡迎光臨。」藍河微笑地起身迎接客人。

  那人收起打量的視線,直接從兜裡拿出一樣東西交到藍河手上。

  藍河一見到那樣東西便已了然,那是一瓶用五角錐型裝有奇異顏色的藥水的小藥罐。

  彎起嘴角,藍河將那瓶藥罐收進玻璃櫥窗後,在櫥窗旁櫃子的第二層抽屜取出兩封信件交給那位客人。

  那人看也不地就將信給塞回兜裡,向藍河一個點頭後,便離開。

 

  短短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這場交易就這樣簡單結束。

  但在葉修眼裡看來,這交易並沒有這麼簡單。

  「小藍啊、剛剛那人是?」

  「小店小本經營,顧客隱私不方便透露。」

  葉修的表情藍河再清楚不過了,於是擺出營業用微笑來迴避的問題。

  但葉修哪是這麼容易放棄的人,既然藍河不願意說,那便個方式套出答案總該行。

  「好吧、那我總該可以問你方才收進去的那藥罐是啥總行了吧?」指了指那只藥罐子。

  藍河才剛要開口拒絕回答,葉修便又補了句。

  「我可是客人,我對你的商品有興趣,總不能拒絕我,對吧?」

  微笑。

 

  藍河想了又想,按照對葉修的了解,他雖然不會真的打破砂鍋問到底,但他卻會拐著彎繞道的問出他想要知道的情報。

  在小小自我想像跟葉修之間的對話,他果斷的回答。

  「那藥是我在服用的,而那人我只能告訴你,他是送信人。」藍河說,「這樣你滿意了?」

  「……嗯、不過話說小藍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被人說有病,藍河下意識地罵了回去。

  「哥的意思是你生病了?不然怎麼在吃藥?」葉修實在沒想到原來他是這樣的藍河,這孩子居然認為他葉修在罵人呢!

  看葉修一臉無辜,藍河也知道是自己誤會了,乾脆的道歉。

  「我從小體質差,喝那個補身體的。」他沒有多做解釋,「葉神、小店從今天起要先關幾天,歡迎下次光臨。」

  藍河一副送客的親切微笑。

 

  「那在走前,方便再問個問題不?」

  葉修喝完那杯冰茶,意猶未盡地舔去嘴上的香甜。

  「您請問。」

  「你說的體質,該不會是跟你們魔女、冰霜遺族的體質有關?」葉修毫不掩飾地試探,而當他提到關鍵字詞時,藍河瞬間冷下臉,面露凶光。

  但也就一瞬間罷了。

  「葉神您是在說什麼呢?」藍河皮笑肉不笑的裝傻。

  葉修站起身拿過喝完的杯子隨手擺在流理台後,走到藍河的身邊,傾身在耳邊低喃。

  「你剛剛說過,你們有些體質特殊,在特定的情況之下體溫升高後,流派的記號就會浮現在身體的某一處,對吧?」

 

  他就像是在暗夜中窺視獵物的獵人,狡詐、滿懷惡意、等待獵物自投羅網後,一口絞殺,不留餘地。

  過去傳承下來的殘酷歷史浮現在腦海中,虛偽的笑臉仍舊掛在臉上,但眼底已是幽深冰冷的殺意。

  「別這樣全身帶刺的,好不容易跟你的關係更加親近。」葉修扣住帶著藍河的手腕,他手中握有冰冷殺意的鐵針,那鐵針足足有一個手掌長。

  「你是誰?」他反問眼前依舊笑得漫不經心的男人。

  葉修在說些什麼他也沒聽進去。

  因為葉修是誰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身分被發現後,這個地方已經不能待了。

  也可能他早已經被某個狩獵者,又或是神恃所監控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葉修今天的試探,利用自己對他這些年的信任.讓他無從察覺到的洩漏出自己身上的秘密。

  ──真是下了好大一盤棋啊!

 

  藍河自嘲。

  身為冰霜遺族,他們的使命就是隱藏自己身為魔女的身分。但在幾百年前,那群神恃與狩獵者的目標皆為女人,而很少懷疑到男人身上,也因此他們才得以躲過追殺。

  但現如今,估計男人也繼承了魔女的力量這條消息已經送到西方大陸,那麼很快的,其他遺族也有性命的危險。

  藍河唯一的選擇就只有死,利用自己的死來保全遺族的性命,因為現在還不到他們完全生活在陽光底下。

  萬物皆有靈,死亡的消息會經由精靈的傳遞讓他的同族知道自己已死,無須掛念、無須報仇,安靜的等待,將自己的一切傳承給後代。

 

  這樣一想,藍河便了無牽掛。

  「滾。」張口罵了一聲,在葉修面前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被罵的葉修一個楞神,下一秒卻也反應過來伸出另一隻手扣住藍河的下頷,緊握著手亂的那隻手也一使勁地逼得藍河手中的鐵針掉落,甚是把人拉到自己懷裡。

  扣著下頷的右手,逼迫藍河不得不張開嘴,修長的手指順勢的探入溫熱濕滑的嘴裡,翻攪著。

  「哼嗯!」嘴裡被手指所侵略,舌葉被蹂躪,上盤更是撫得發癢,無法吞嚥下的津液不斷沿著嘴角滑落。

 

  「別怕啊、哥不會對你怎樣的。」葉修翻攪著藍河的嘴裡,「你穿了舌環就是為了藏你們秘製的毒嗎?」

  葉修皺眉,他沒想到冰霜遺族居然能為了保全族人而捨棄自己的性命。

  藍河嚶嗚的掙扎,但葉修的禁錮讓他不得如願以償,只能憤恨的怒目瞪視。

  「這毒普通人吃了會死嗎?」葉修像是想到了什麼,好奇一問。「不過按你的個性估計也是挑釁的要我來試試。」

  說著,葉修不打招呼的直接吻了下去。

  藍河瞪大雙眼,不敢置信。

  「唔唔唔!嗯唔!」

 

  藍河愈是用力掙扎,自己愈是被葉修給壓制。

  但,他不得不這麼做。

  他清楚地感覺到葉修在舔舐著他藏在舌葉底下的小圓球,靈巧的舌頭一個翻弄捲起,軟葉被用力的吸吮。

  舌頭不時感受到舌環的金屬感,微涼與炙熱一同在嘴裡交織,葉修有些沉迷於這樣的感覺。

  刻意地咬上藏在軟葉底下的金屬球,一個用力嚙下,竟是應聲破裂,隨之甘甜的味道散發在嘴裡。

 

  那股香味難以形容,甜味隨著兩人的的交纏,漸漸消失在嘴中。

  味道一消失,葉修反而意猶未盡的愈發用力吸吮他吻得紅腫的小嘴,想從他那裡再嚐到相同的味道。但那股味道卻完全的消失,不留痕跡的。

  葉修鬆開嘴,咋了咋舌,香甜氣息已經不見蹤影。

  手指撬開被他吻得發紅的小嘴,葉修翻過軟葉,原本存在的金屬小球確實不見蹤跡,也就代表著那股甜味來自於它。

  「小藍……」

  沒有回應。

  「小藍?」

  葉修困惑地的低下頭,卻發現懷中的小老闆雙頰面露潮紅,一雙眼睛氤氳的水氣,張著紅唇低喘,氣息看上去很是不穩。

 

  「小藍你這是怎麼了?」葉修緊張的托起藍河的臉仔細查看,手一接觸到他的肌膚,竟有些燙。

  「放開我……」他拍開伸過來的手,用力的推開人,「滾、給我滾……」

  面露紅潮的藍河目光如炬,聲音不似平常的清朗,而是有些嘶啞。

  就好像──

  葉修皺起眉頭,看著藍河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衫,不正常的吐息與潮紅,雙瞳裡尚存著一絲清明。

  「滾!給我滾!」看著葉修仍站著不動,一想到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全是拜眼前這男人所賜,怒意不斷的燃燒。

 

  藍河這不正常的潮紅與紊亂的氣息,就好像是中了媚藥一般──

  『嗯、我們有些體質特殊,在某些情況下底溫會升高。』

  稍早的對話突然閃過,葉修的低啞的開口。

  「──小藍你不會是、發情了?」





评论 ( 2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