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葉修觀察小隊之 老葉有喜

 @凉灯。 

點文:很甜吐花症的葉藍


這一次的四人組只有些微戲分,

全程只有葉藍二人。

放閃之類的

見仁見智。


雖然上一章說這篇完結。

但,

似乎無法。

又覺得給點懸念很有趣?

所以可以說是END了。

或許會有番外,

或許W


此系列已收進


今晚深夜的葉藍tag被餵了滿嘴的玻璃渣。

害得某洸怨念之深。

晚安。

明早預感要遲到了。



───────────────────────────────────────



 

  回到上林苑已經八點多,在那之前興欣3號已經先知會今天藍河從G市過來玩個一個禮拜,今天剛到,現在正要回去,回去估計有點晚。

  陳果接到電話就想著既然會晚回,而且葉修的朋友既然來興欣作客,那就不能失了禮,豪邁的說今晚吃火鍋,這樣不僅有趣,晚點回來還能一起繼續吃。

  藍河在踏進興欣就聞到火鍋的香氣飄了過來,還有幾個熟悉鬧騰的聲音。

 

 

  「不用太拘束,他們這群基本上就是沒在跟你客氣的傢伙。」葉修笑著拿過藍河今天才剛買的衣服。「你這禮拜就跟我睡一間吧!」

  「欸、這、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了?」藍河拿過最後一袋趕忙跟了上去,臨走前還不忘跟迎親小隊道謝,還說了『這禮拜還請多指教!』,搞得他們四人在原地有些尷尬的說著『不會不會,這都是應該的。』

  「不會啦、反正我那間已經把老魏趕出門了,所以只有我一個。」葉修問心無愧的光明正大的把自己房間目前狀況簡單明瞭交代。

  「欸欸欸!把魏隊趕出你那間!」藍河一聽就覺得不好,「你居然把我們大藍雨的前隊長趕出房間!」

  「親、你的重點錯了、老魏現在是我大興欣的人──」

  小年輕儘管被堵的臉紅脖子粗,但仍是倔強的和葉修進行激烈的抗爭,雖然仍被葉修輕而易舉的化解,順便丟的挑釁技能。

 

 

  看著已經走進去的兩人,他們的背影──

  「……老夫老妻的既視感?」興欣4號發問。

  「他們在榮耀裡就是這樣了。」興欣3號早已見怪不怪的跟上前。

  「是這樣啊、那怎麼就還沒成呢?」興欣4號自然的拉上興欣3號的衣角,跟這一起走進上林苑。

  「一個手腳慢一個遲鈍。」很精闢的見解。

 

  「媽的、為啥是老夫中槍?這怎麼看都不科學!」興欣1號抗議,這是不管站著還是躺著都中槍。

  「誰讓你注孤生呢~注孤生~誰讓你不是主角呢~不是主角~」興欣2號唱著自編小曲路過仰天長嘯身影淒涼的興欣1號。「沒有光環~沒有光環~」

  「我去你的點心!」

 

 

  藍河雖然想過興欣是非常的脫俗,不走常人路線,但他並不知道他們可以走得如此不尋常。

  這兩天,他發現蘇女神其實很愛追狗血劇,而且是那種痛並快樂的癡心虐戀,而且總會抱著小零嘴啃著。

  興欣的老闆娘比男人還豪邁的大手一揮,連四餐吃大餐,這讓他這兩天吃得好睡得好,好到受寵若驚表示自己隨便吃吃就行。

  然後今天的午餐跟晚餐就真的隨便,讓他吃得非常心安理得。

 

  女漢子唐柔線下不止人美,就連一舉一動都美,也難怪聽說輪迴的某位選手心儀她很久。如果他沒看見這裡有位女酒豪,卻也喝得如一幅畫那樣讓人看得舒服。

  作為興欣小年輕的安文逸、羅輯、喬一帆沒有線上的兇殘,而是各個安靜在做自己的事,但聚在一起時幾乎都是時下年輕人的話題,偶爾穿插技術討論和聽上去有點令人心驚膽跳的戰術。

  莫凡真的就像葉修說的,真的用瓜子殼在那邊堆金字塔,只是、這幾天似乎在挑戰做瓜子殼藝術品,萬里長城之類的……

 

  而包子處處都在刷存在感,線上線下都是一個樣。情緒除了嗨還是嗨,只有更嗨沒有不嗨,星座歌更是時常唱。

  猥瑣三人組──葉修、魏琛、方銳更是互相嘲諷,偶爾小小的惡作劇讓誰誰被老闆娘吼個幾聲後又故態復萌,三人樂此不疲。

  公會部門跟技術部門更是雄赳赳氣昂昂搶材料列清單,填倉庫搞開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伍晨跟關榕飛好像、好像有貓膩。

 

 

  說起來,葉修當初發下豪語要帶他遊山玩水的──

  『小藍啊、速度登上絕色!』隔天醒來啃完午餐後,葉修拖著藍河一起登上榮耀。

  『嗯?葉神你這是要幹嘛?』剛吃飽飯還打算先休息會兒的藍河下意識的拿出絕色那張帳號卡登上榮耀。『先說、我不會助紂為虐的!』

  『說得真好,我是紂王你是妲己,帶著你的絕色一起跟本王遊山玩水。』

  『我去、怎不說酒池肉林!』葉神你拿錯劇本了啊!!

  藍河面對葉修突變的畫風內心是錯亂的,先不說他當不當紂王,怎麼他就是妲己了!?

  內心凌亂的藍河仍舊頂著一顆凌亂的心跟葉修一起在榮耀裡遊山玩水,跟著葉修的君莫笑。

  他們就坐在隔壁一起操縱角色把榮耀逛了一輪。

  無鬥爭、無交易,純粹的跟著葉修一起在榮耀裡瞎逛賞風景。

  這感覺挺好的,真像約會似的……

  那天,藍河喜滋滋的跟著大神一起刷怪純聊天,自己趁葉修不注意時截了幾張圖下來。

 

 

  「哈啾!」

  儘管開了暖氣,仍然感覺到有些冷,。

  坐在顯示屏前的藍河不自覺地搓了搓雙臂。

  突然的,一件外套披在他的頭頂上,殘留的溫度隨著熱氣與菸味一同降臨到他身上。

  「你的外套呢?」外套是誰的,不言而喻。葉修捏了捏那張有些發冷的臉頰,「鼻涕都要流下來了。」

  「我忘在房間了,想著都開暖氣了……」藍河癟著嘴,乖乖地穿上葉修丟過來的外套。

  「傻藍啊、不是哥說你……」葉修把原本要端回位子上喝的熱茶塞到小年輕的手上。「別仗著年輕就亂來啊……」

  「你說誰傻啊!」小年輕自然是不滿某人強加上的形容詞。

  「誰應誰就是。」就像對待小孩一樣,拍上小年輕的腦袋,「行了,快趁熱喝。」有寵溺也有縱容。

  「……別把我當小孩。」

  「不當不當、乖啊。」

  「敷衍!」

 

  藍河不是沒有感覺到,這些天跟葉修的相處,眼前這個男人除了接地氣之外,對他還有他人所沒有的縱容。

  他不會形容,只知道這縱容與對其他人的縱容有所不同。

  就好比在他面前耍個小脾氣他也不會生氣,又或是自己講了一些無聊的小事,他不覺厭煩反倒是感興趣的接續對話,偶爾黑一下他的偶像。

  這些,都是葉修給他的特別待遇,他不感到反感,反而很是享受葉修給他的縱容。

 

  「葉神你不忙嗎?」藍河看其他人在訓練室裡忙著訓練,而頂著教科書光環的葉某人現在坐在這裡跟他聊天好嗎?

  「我現在只是掛個教練的職,該講的都講了,現在就靠他們自己了。」葉修有些感慨,儘管內心有些不捨,但就像看著孩子成長的父親,退居到他們身後看著他們繼續成長,眼裡有著期待和慈愛。

  藍河不知為何,他看得出葉修的想法。

  「有點像是爸爸看著小孩子成長的感覺。」他輕笑。

  葉修聽了,沒有反駁的笑了。

  

  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見葉修在微笑的時候,背後好像在閃閃發光的樣子。

  雖然葉些他已經退役,無法繼續在場上與其他大神一起對戰,但他仍然還在,還在名為榮耀的遊戲裡,還在替後面追上來的年輕選手們鋪著路,指引著他們。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這樣真好,他想。

 

  「這樣你要來當那群熊孩子的媽嗎?」

  「欸?」 

  許博遠懵了。

  「不是保母而是媽。」

  葉修笑得如春風暖陽,溫柔的邀請。



  Question 10: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评论 ( 4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