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三寸天堂 七

 @一叶知蓝 :大大你的點文我吐出來了...((吐魂

果然是催更有動力嗎....

還是催更有壓力....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接續驀然回首

7. 此為塵埃系列

8. 《驀然回首》可搭配BGM 塵埃

9. 《三寸天堂》可搭配BGM 三寸天堂

10. 被點文了。

11. 被變相催文了。

12. 小鈴蘭:回歸的幸福。

13. 這裡的小鈴蘭可以寓作老葉的記憶回歸。

14. 有誰有看這次新番??

15. 大推《Joker Game》!!! (別名:D機關)

16. 然後就掉進佐久間X三好

17. OP── ♪REASON TRIANGLE、ED── ♪DOUBLE都好聽喔!!

18. 《文豪野犬》也大推!!!

19. 敦好可愛啊!!!!

20. 鏡花好可愛啊!!

21. 特別愛ED── ♪名前を呼ぶよ、OP── ♪TRASH CANDY

22. 不忍說,其實是因為上一篇寫歪了,所以不敢面逃避中。

23. 中二病晚期無藥醫。

24. 開始所謂的回憶殺...



──────────────────────────────────



 

  顏色相互交映,刺眼的光芒炸裂在眼前之後,腳下的破碎如蜘蛛網,一個碎裂無限延伸,一塊塊碎片的剝落,化作一朵朵鈴蘭,與他一起往下墜,失速的往下墜、往下墜。

  接住他的是冰涼的水。

  眼前有光,亮晃晃的讓他下意識地伸出手,但他卻怎樣也捉不到握不住,任憑細碎的泡沫快速逃離的他的身邊,而他卻被拖往更深、更深的地方──

  隨著身體愈往下沉,意識愈變得模糊──

 

  「咳!」

  突然之間,身體深處有股強烈的躁動感,心臟急遽收縮,好像有什麼要破體而出的痛苦與撕裂,讓他不得不張大口呼吸,可包圍在他身邊的水迫不及待的湧入,肺部裡的空氣一點也不剩的掙扎。

  未果,他痛苦的掙扎揪住自己的胸口,扣上自己的頸子,表情扭曲,最後一口氣隨著氣泡遠離,身邊的深水也一瞬間跟著遠離。

  隨著水的消失,他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

  他抱頭曲起身體,就像回到母體,本能緊緊地將自己蜷在一起,但痛苦並沒減輕萬分,反倒是愈發嚴重。

  他不斷的掙扎起身,但是體內有什麼在咆嘯。

  冷汗直流,全身上下的血液逆流似的,腦袋被灌了鉛似的,沉甸甸的無法抬起頭,只能磕在地上。

  筋脈被打了藥似的腫脹發疼,想要竄出薄薄的肌膚組織,猙獰的顯露在肌膚底下。

  驀地,好像看見了什麼東西。

 

  是幻想還是存在於他體內,他不清楚。

  只看見那東西外頭被一條條看似鎖鏈的東西給綁得死死的,只是有些地方鬆動,裡頭的光亮隱隱約約散發了出來。

  是什麼?

  那是他既熟悉又陌生的、什麼?

  是什麼?

  他想問,但張嘴卻已是忍耐到極限的無聲吶喊。

  

  「啊啊啊啊啊────!!」

  伸手要緊緊將他握在手中的時候,疼痛加劇,雙眼被汗水模糊,不等雙眼適應汗水所帶來的刺痛,一道像是利刃或是利箭朝它打了下去。

  上面的鎖鏈,應聲斷裂。

  它像是心臟,瘋狂的跳動。

  隨著利刃將他身上的枷鎖卸掉,隨著利箭將他身上的禁錮破壞掉,掩蓋不了的光芒將枷鎖毀成細沙消失在這幽暗的空間,照亮整個一切。

  霎時間,它炸裂開來,同時射出好幾隻利箭。

  說是萬箭穿心一點也不為過,所有的箭矢貫穿他的身體,不等他一一消化掉,那些記憶如潮水瘋狂湧進腦海裡──

 

 

 

 

  盛夏的陽光午後,微風徐徐,蟲鳴鳥叫,讓人不禁昏昏欲睡。

  樹蔭底下,是久違的清閒。

 

  「嘿、兄弟你在這兒午睡?」

  清朗的青年聲音像在耳邊,上頭多了個陰影擋著。

  「嗯。」回了個單音,掀開有些沉重的眼皮。「是藍雨的狐狸啊……」

  儘管隱藏得再好,他也能感受到青年身上的藍雨秘境的味道,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清甜。

  「喂你!別往我的膝上躺啊你!」青年語氣像是跟他急了似的,動手推開他的頭。

  「小年輕別動手啊、哥可是被你給吵醒,借個膝蓋當枕頭就一筆勾消。」拉開青年的手,給自己找了個好位子,又呼嚕的睡去。

  「你這人怎這樣啊!」

 

  夕暮晚霞,天空橘紅如燄,又與靛藍星幕交織,晝夜交替時分的瑰麗延伸在眼前。

  「唔嗯?」儂軟鼻音透露出主人的睡意未散,揉揉眼,本應該是坐著的他卻不知不覺躺在地上?

  「醒了?」注意到枕在他腿上的小狐狸拖著惺忪蹭著,不覺有些好笑。

  一隻毫無戒心的藍雨族。

  「……嗯!?」頭頂上飄下來的聲音有些陌生,他一個驚醒的坐起身,不做他想的直接露出他的利爪。

  「要不得啊你這小傢伙!」

 

  就像是跟小鬼玩一樣,輕而易舉地就將人給壓制在地,晚風吹過,他在小傢伙的眼裡看到自己的身影。

  也在這時,他更能近距離的欣賞起這孩子。

  杏眼淚誌,眼尾帶了點淡淡的粉色,眼神倔強沒有屈服之姿,不甘心的緊咬上下唇。

  「要殺要剮隨你!算是我看錯你了!」

  「我殺你幹嘛呢?」

  這小腦袋的思想也太跳躍,他都還沒幹啥,就莫名被貼標籤。

  「那、那你想怎樣?」強裝鎮定,聲音卻隱約透露著他的不安。

  「是呢、該拿你怎樣呢?」故作思考,臉一個貼近,小傢伙就立馬將臉給撇開,露出一截白皙的頸項。

 

  氣息吹彈在肌膚上,稍早前才聞過的清甜又撲鼻而來。

  「你身上有股清甜香呢……」說著,又是更加靠近細聞。

  「你你你你!你你到底想怎麼樣!」他慌張地大喊。

  慌張裡有著委屈,他也不想把人給弄到討厭自己,這小傢伙看著順眼有舒心,氣跑了可就難辦了。

  眼下──

  「不怎麼樣,哥叫君莫笑,你呢?」雖然對眼前的孩子有莫名好感,但真名暫且先保管不說好了,省得不必要的麻煩。

  「藍、藍橋春雪……」他委屈的說,見君莫笑又是一個挑眉,才又軟糯的道出自己的名字:「藍河……」

 

  「藍河、藍河、藍河──」君莫笑反覆唸著,「就叫你小藍吧!」

  「你說誰小!」他反駁。

  君莫笑沒有回話,只是眼神不知為何往下移,而藍河也就跟著一起往下。

  兩人的身體可以說是貼在一塊,而褲檔更是直接貼上。

  不用多說,君莫笑跟藍河那邊誰大誰小,彼此心知肚明。

  「──大藍?」君莫笑此生中第一次對見面的人開了黃腔,但他自己並不知道,反倒有些茫然。

  「大大大大、大你個頭啊!」藍河自然知道君莫笑這話根本是在刺激他的雄性尊嚴,「你滾!滾!滾滾滾!」

  藍河一怒二羞三恥的一頭撞上君莫笑的額頭。

 

  疼痛的倒抽一口氣。

  「讓你、讓你羞辱我!」看君莫笑按著自己的額頭,藍河得意的嘲笑。

  然發紅的眼角,怎麼也忽略不了自己的額頭也在發疼的事實。

  「哥還真沒羞辱你的意思、真的。」君莫笑真誠的表示,「只是下意識的就往那看去了。」

  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可就一去不復返。

  「還說沒羞辱!」藍河心裡窩火,「你給我起開!」

  君莫校依言放開藍河,而起身的藍河自然沒給他好臉色看,拍拍身上的衣服,哼的一聲離開。

  「嘖嘖、也不想想是誰先招惹誰。」

 

  君莫笑沒有阻擋藍河的去路,只是別有深意的看著藍河離開的背影,消失在嘉世禁林。

 





评论 ( 6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