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深夜60分鐘】生如夏花

 @叶蓝深夜60分 



€ 拒談人生

€ 吃貨PARO晚幾天再來



────────────────────────────────────




  陰暗潮濕的氣味,水氣沿著岩石低落,發出啪噠聲響。

  雙手被吊銬在岩壁上,視覺被蒙蔽的他,單靠敏銳的聽覺辨別出軍靴踩在一攤攤水漬上,後腳跟上的馬釘刺在土地上的聲音。

  這是葉修被捉進藍雨地牢裡的第二十天。

 

 

  「你來了。」做為階下囚,他毫無畏懼,反倒對來到他跟前的人感到一絲興奮,掩藏在眼罩底下的興奮。

  啪!

  狂風呼嘯而過,柔軟有韌的鞭子硬生打在葉修身上,在半敞的軍服上留下一道裂口,更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鞭痕。

  葉修咬牙的忍下。

  「你還真狠得下心……」他笑。

  接著,又是一鞭一鞭落下打在葉修身上,將他身上的軍服打得破破爛爛,底下是深淺不一的傷痕。

 

  忍下鞭刑的他粗喘著氣,在他面前的人同樣也喘著氣息,紊亂中帶有壓抑的顫抖。

  「小藍、你氣息亂了。」葉修毫不留情地點破,只聽被他喚作小藍的人呼吸一滯,憑藉腳步聲他判斷對方走到角落一處。

  鐵與鐵之間的輾壓,吊著他的手銬,連接的鐵鍊框啷框啷作響,沒來得及站穩,就被人給踹坐在地上。

  身上的傷口在牽動著他的神經,讓他連吸好幾口涼氣。

  「藍河啊、不是哥說你們藍雨,怎麼你們的待客之道這麼的差?」被銬在岩壁上大半個月的葉修終於得以坐在地上休息一會兒,「請客人坐下怎麼沒準備菸呢?」

 

  握在手上的皮鞭亮得漆黑,在陰暗的燈火之下怎麼也滅不了它妖冶的光澤。

  攏起軟鞭,葉修聽見逐步靠近它的腳步聲。

  下頷硬是被抬起來,藍河的虎口鉗住葉修的嘴,迫使他張嘴呼吸。

  光滑的皮革手套包覆著的手指鑽入濕滑的口腔翻攪,將葉修分泌在嘴裡的津液一一的翻弄出來,滴落在地。

  翻攪不一會便停了下來,而葉修他聞到了熟悉的氣味。

  「修正你們藍雨的待客之道。」他笑,「居然是這麼上等的招待,受寵若驚。」葉修舔上嘴角,不等舌頭回到嘴裡,嘴被粗暴的填滿。



生煎平底鍋



  白霧漸散,視線又恢復成陰暗潮濕的地牢。

  耳邊仍是吵吵鬧鬧,熟悉的聲音一聲令下,大部隊腳步聲撼動土地似的,先後闖進藍雨的地牢。

  「葉將軍,可以請您別玩失蹤人口嗎?」聲音的主人聽上去很是心累。

  「喔、半個月不見呢,伍晨上校。」葉修很自然的對前來營救的下屬打聲招呼。

  只是看在伍晨眼裡,葉將軍全身上下只有那身被鞭爛的軍服跟傷口顯示出他是個俘虜身分之外,氣色看上去很是滋潤,滋潤到很有光澤,一看就知道剛開葷不久。

  「將軍,若不是知道您『真的』已事先安排好一切──」伍晨看了眼倒在葉修懷裡的藍河,白皙的腿間還殘留尚未凝固的體液,「還真以為您被美人計玩得樂不思蜀。」

  「伍晨上校,你後面這句話還是保留點比較好點。」

  言下之意,他葉將軍倒是玩得不亦樂乎。

  伍晨一嘆,葉將軍的心思還是別猜要來得好。

 






 

  一睜開眼,熟悉的房間,熟悉的窗外,以及熟悉的人物坐在一旁,手邊是未完成的棋局。

  「歡迎回來,絕色准尉。」

  男人笑得溫柔,絲毫不介意身上的傷,僅僅一件軍大衣披在身上,彰顯著他將軍的身分。

  「──我、又回來了啊……」


评论 ( 14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