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深夜60分】生如夏花、狂

 @叶蓝深夜60分 


€ 拒談人生

€ 已補完



───────────────────────────────────────



  敲門聲不大,卻也吵醒睡在床上的人。

  藍河蹭上枕頭,想著或許是幻聽,但敲門聲仍持續,他心不甘情不願的爬起床。看了攬著自己睡在一旁的葉修,睡得有些沉,想必是昨天跟藍雨一戰之後,又跟自己翻雲覆雨一晚上,疲倦湧上。

  悄聲的下床,藍河沒有多想,就穿著一件襯衫前去應門。

 

 

  藍河從門後探出半個身體,就看見陳果抱著一疊資料僵硬在門外。

  「陳、陳果長官……?」藍河仍有些疲倦,強打起精神,「長官是來找葉將軍的?」

  「對、對對、對,葉修他……?」陳果不懂被葉修從藍雨帶回來的間諜居然大大方方地出現在他們自家將軍的房間,而且還是一臉剛起來的樣子?!

  看了一眼陳果手上的資料,他側過身體讓陳果進門。

  「將軍還在睡,長官先坐一會。」說著,倒了杯水擺在陳果面前後,走到床邊搖醒葉修。

  陳果不懂葉修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只是當她看見藍河襯衫底下,那件不管怎麼看就是經特殊剪裁,用幾條像是布條又像是皮革網住藍河的翹臀。

  這讓身為女性的她,不禁看了也臉紅。

 

  「將軍、葉將軍……」藍河試圖搖醒葉修,但眼前的男人卻沒有醒來的跡象。「葉將軍……」

  葉修眉頭一皺,眼睛張也沒張的伸手拉過藍河。

  「說過了、叫我葉修。」葉修像隻八爪章魚,把藍河鎖得死死的。

  「但是陳果長官已經在等您了。」對於葉修堅持要他喊名字,藍河倒是不介意。但若是有第三人在場,他便改口。

  「……下次就讓她去會議室等。」葉修一個翻身將藍河壓在身下,在他的頸子上親親舔舔。

  「她是您的長官。」藍河忍著有些急促的呼吸聲,「長官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您談。」

 

  葉修輕嘆,他也算到陳果因為什麼事來找他了。

  「幫我拿套衣服。」葉修在藍河的唇上輕輕一咬,翻下床。

  全裸上陣的葉修無視陳果的咆嘯,風騷走位進浴室。藍河默默地走下床去給葉修拿幾件衣服,順便套了條褲子。

  「長官,您再等會兒,葉將軍馬上就好。」藍河帶著歉意地說。

  「你、你很熟練呢……」藍河對於葉修的打理很熟練的樣子感到困惑。

  「相信長官應該知道我的身分。」藍河無奈地說,「之前在葉將軍身邊,除了訓練底下新兵之外,將軍的生活起居基本上都是我在打理。」包括床第之事,藍河默默在心底補充。

  浴室傳來葉修的聲音,藍河說了道歉後自然地走進浴室。

  

 

  陳果又是等上一段時間,葉修這才拖著漫不經心的樣子走了出來,後面跟著臉紅得跟顆蘋果似的藍河。

  「長官用過餐了嗎?」藍河給葉修倒了杯水後問,「將軍還沒用過餐,我正要去準備。」

  「欸、我就不用了。」陳果搧了搧手,「剛剛吃過了。」

  「這樣的話,那我先去給將軍準備。」說完後,藍河退出房間。

  等藍河關上門後沒多久,陳果皺起柳眉。

  「不用派人跟著?」陳果問。

  「沒事幹嘛跟著?」葉修反問。

 

  「你明知道他是臥底,卻讓他在咱們這兒自由活動?」而且還爬到你床上啊葉修將軍!

  「臥底?很快就不是了。」葉修一副自信的樣子翹起腳,慵懶地靠在沙發背上。

  「什麼意思?」陳果不解。

  「藍雨投降,藍河的身分自然有所變。」葉修探過身,拿過桌上的資料,其中一份是藍雨停戰文書。

  「你是算準藍雨會投降才將藍河帶回來作俘虜?」陳果抿了口水,「但不管怎麼看他都不向俘虜。」

  「我何時說過把他當俘虜?」葉修一臉莫名其妙的看向陳果。「若藍雨因為一個俘虜而停戰,那喻文州還要不要當他們的元帥了?」

  「那你是打算?」

 

  陳果反問,葉修也不過微微一笑,沒有回答。當他翻到文書的最後一頁時,笑容更是別具深意。

  葉修將手上的文書放到陳果面前,下頷一抬,示意陳果自己看。

  陳果拿過文書一看,上頭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

  「藍雨這是同意我們興欣!」

  陳果的驚訝完全在葉修意料之內。

  畢竟興欣的國土完全是建立在各國三不管地帶之上。

  他們所在這一片土地是幾百年前就已經不再有人煙的地方,而當初各國陸陸續續在這片大陸上建國時,領土的擴張相互重疊,重疊的地方就是他們興欣。

  為了不再擴大戰事,各國很有默契地撤出這地方,久而久之,這裡是一塊沒被任何國家侵擾的淨土。



青椒肉絲


 

  「麵包都軟掉了啊……」葉修吧唧吧唧的咬著晚餐,看著在流理台邊上忙碌的背影。

  「怪誰啊!」藍河咬牙切齒地罵,把剛加熱好的湯盛到碗裡。

  剛剛簡直不敢想像葉修居然是真的要付諸行動把他射出來的東西往麵包上一抹。

  「是呢、怪誰呢~」葉修喜上眉梢的接過藍河加熱好的清湯,喝上一口,胃都暖起來了。

  「真是的!你也不想想這裡隨時抖有人經過!」雖然這不是葉修第一次壓著他在廚房這樣那,但好歹也是公共場所啊!

  藍河內心咆嘯。

  而當事人之一的葉修,顯然不為所動。

  

  「說起來,藍雨投了,他們承認我們興欣作為一個國家。」葉修輕描淡寫的拋出今天收到的消息。

  「投、投了?」藍河一楞,手上的湯匙掉到碗裡,發出匡噹聲響。

  「怎麼、心疼你們藍雨?」葉修的語氣沒有任何情緒,空氣也自然的降了下來。

  「我本就藍雨國的人,為何不心疼?」藍河嗤笑一聲,「那麼作為被葉將軍押回來的我該怎麼處置?」

  「處置?」像是聽到什麼笑話,葉修又算掩嘴也掩不住他的笑意。「處置?我們興欣要是處置你,到時候你們藍雨國又有動武的理由了。」

  「什麼意思?」藍河神情一楞,眼前掀起這場狂風驟雨的男人,看上去對於他的「處置」很高興。

  「作為興欣的承認,特派藍河二星少校作為外交官。」

  與葉修的交纏,已然無解,而且被鎖得死死的綁在眼前這男人的身邊。










评论 ( 2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