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深夜60分】生如夏花、宴

 @叶蓝深夜60分 


€ 拒談人生

€工事圍牆已拆除


──────────────────────────────────


  今天,我們的國家往前走了一大步!

  沉睡的古老土地,我們漸漸聚集於此,以虔誠敬畏之心建立屬於我們的城鎮。

  不幸,各國覬覦我們土地資源,以我國為城鎮之名,不承認我們是一個國家,無不開始掠奪我們的國土!

  為了我們的土地,我們拾起武器抵禦侵略,保衛家園。

  如今,強國之中,藍雨國承認我國,並派藍河二星少校作為外交官,與我國交好!

 

 

  陳果站在興欣城的樓台上,對著廣場上的國民宣布這令人振奮的消息。

  全國上下大聲歡呼,一來是他們被承認為國家,二來是免去了一個強敵。

  藍河被迎到樓台上,在眾人的掌聲之中,與見證之下,與興欣的主君陳果握手,這一天成為興欣的歷史一刻,記錄在國史上。

 

  會面結束,藍河仍舊有些不真實的跟著人一起來到餐廳。

  「怎麼了?還對你的身分感到懷疑?」作為興欣的最高階三星將軍,葉修伴隨在主君身後,與藍河一同並肩,身後是蘇沐橙將軍,她兩旁是方銳和魏琛兩位將軍,再來是他們的小年輕准將們。

  「嗯、不是……」欲言又止,但國家交給他的任務,那麼他就會全力以赴。「就是派我作為外交官這樣真的好嗎?」

  葉修自然看出藍河的不安,甚至是猶豫。

  「絕對沒有人比你更適合的了。」葉修整了整袖口,從藍河的眼角看過去,葉修是那副給予絕對信任的自信表情。

 

  「藍河少校,興欣為您準備了一些茶點,小小茶會還請見諒。」

  門一開,藍河看見長桌上擺著一盤盤熱食和茶點,正中間擺著三層的點心塔,每一層都是各具特色的小蛋糕,但擺在一起不顯雜亂無章,反倒是一門藝術。

  「是時後來點下午茶了。」蘇沐橙俏皮地眨眼,率先走到餐桌前挑選。

  「終於放飯了!」有了蘇沐橙的先例,方銳感動的拿起盤子,沒多久就夾了滿滿一大盤。

  「你們這群小年輕,開吃啦!」魏琛大手一揮後,自己眼明手快拔走了雞腿,大口大口的啃。

  「你們!」陳果扶額,「好點也給人家一點美好印象啊!」額角不斷跳動,終於還是爆發了的陳果揪住魏琛跟方銳一邊的耳朵,先是往上一提,又是往下一扯,最後一個順時針一扭,另一個逆時針一轉,痛得兩人直喊求放過。

 

 

  看著還在捉著羅輯的包子,還有跟方銳暗搓搓不知道在計畫什麼魏琛,喬一帆跟安文逸還有其他人,藍河覺得有點違和,卻又說不出哪裡奇怪。

  「你就一直坐在這兒?」葉修端了一盤蛋糕泡芙擺到藍河的面前,看了眼小桌上的幾疊空盤,再看看藍河的小腹。「真不知你都吃去哪裡了。」

  葉修打趣的說,隨後跟著藍河一起窩在沙發上。

  「我還在發育期,謝謝。」藍河淡定自如地拿過葉修端給他的點心,一口一口吃了起來。

  「發育期啊……」葉修低喃,一雙眼睛像是獵豹的雙眼,舔過被他嘗過無數次的身體曲線。

 

  身旁的目光不停在自己身上打轉,藍河他習慣得繼續吃著他的點心。

  不得不說,興欣的點心非常對他的胃,讓對甜點小吃挑剔的他實在挑不出一點雞蛋股頭。

  「說起來你對這茶會滿意嗎、小藍?」面前把蛋糕當水喝,把泡芙當飯吃的小吃貨一臉幸福的樣子,不可多見的勾起溫柔的嘴角。

  「你們興欣的點心好吃到掉淚,我怎會不滿意。」肺腑之言,藍河點去叉子上的奶油。

  對話又中斷,但他們之間的氣氛不因為這終止的對話而有所生變。

 

  茶會一直持續到接近傍晚才結束,藍河撐著肚子在興欣城後的小樹林裡散步,旁邊跟著興欣的大將軍──葉修。

  「那個、請問將軍您跟著我是幾個意思?」藍河不再是「葉將軍帶回來的人」,而是藍雨派來的外交官。

  「嗯──保護外交官的安全?」葉修難得沒有糾正藍河對他的稱呼。

  「感謝將軍,但我好歹也是一名軍人,基本的自保能力還是有的,您就先忙您的。」藍河找到林子裡的靜謐湖水,「還是您對興欣的的防禦沒有信心呢?」

  藍河回首一笑,晚風一時吹過,看上去就像是頑皮的小孩子,額前隨風飄揚的髮絲像是貓爪子,搔得葉修心癢難耐。

 

  「興欣的防衛自然沒話說。」葉修走上前一步,手指輕撥開藍河額前的碎髮,小貓有些慌張地輕輕一躲。

  葉修這時的笑容帶點輕狂和邪氣,讓藍河不自覺的偏頭一躲,因為只要這個笑容出現,就是這男人要佔有他的一切的表情。

  「躲啥呢?」他笑,「你要我去忙我的事,那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懂的。」

  解下軍外套往地上一扔,拉過藍河跌進他的懷裡,右腳一踢上藍河的左腳內的腳踝,讓藍河失去重心,雙雙一起跌到葉修扔在草地上的軍外套上。

 

  「等、等!」藍河推了推壓在他身上的葉修,但男人卻不為所動的舔舐著藍河的頸子,就好像他身上有什麼香甜的味道在吸引著他。

  「等什麼?」葉修的手已經麻利的解開藍河身上的衣釦,「不是你讓我做的?」

  「又不是這個!」藍河扯著葉修的臉頰肉,「昨天、不對!不是一直做到今天早上的嗎!」

  「是這樣沒錯,但我得要把那五個月補回來。」葉修所說的,是藍河回到藍雨的那幾個月。

  「但是我已經射不出來了啦!」自從被葉修帶回來已經過了半個月,跟他歡愛的次數簡直頻繁得不行。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幫你帶了樣好東西。」葉修從口袋摸出了個看似簪子的銀棒,「讓你射一次就行了。」


小肉肉,我完全苦手於燉肉。


 

 

  悠悠轉醒的他,又是全身無力地躺在床上。

  房間裡的窗戶被簾子遮蓋,只留下門前的一盞燈,不知是深夜還是清晨。

 

  喀拉。

  門把轉動的聲音。

  「醒了?」葉修拖著銀盤,上頭擺著茶壺和兩只杯子,另一手端著磁盤走了進來。

  他將東西擺在桌上,走到窗前拉開窗簾,刺眼的陽光照耀進來,藍河反射性地瞇上眼睛。

  「早上了……」他輕喃,身分改變的第二天。

  「是早上了。小藍你可真能睡。」葉修走到床邊,「需要我抱你到浴室?」

  但他也就是問問,直接將人打橫抱起,往浴室走。

 

  「早上來杯紅茶如何?」

  「這通常是我在問的……」

  「偶爾互換腳色也是種情趣。」

  浴室裡傳來單方面的調戲和單方面的打罵。


评论 ( 4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