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深夜60分】生如夏花、耽

 @叶蓝深夜60分 

肉渣渣補上。



──────────────────────────────────────



  槍聲一鳴,劃破夜晚的寧靜。

  向來訓練有素的興欣,不出幾分鐘時間,以包子為首的小隊撞開藍河的房間,一臉嚴肅得要殺人。

  一闖進門,包子就看見兩個倒在地上,自家老大被人用槍指著卻在笑,而用槍指著自家老大的是被他老大擄回來然後變成藍雨的外交官。

 

  「包子,傳令下去,因為藍雨外交官受到暗殺威脅,即刻起搬到我那兒嚴加保護。」葉修踩著輕鬆的步伐來到藍河面前,伸手壓下藍河舉著槍的那隻手。

  「好的老大!」包子一口應下,「那地上那兩隻要拖去埋?」

  「先別、拿去老關看能不能查出朵花來。」葉修拿過藍河的槍丟給包子,「這槍是剛剛打死這傢伙的,順便拿去。」

  包子絲毫沒有去看躺在地上的殺手,命身邊的幾人把地上的殺手送到關榕飛那。

  「老大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包子問。

  「各位早點休息。」葉修打橫抱起藍河,當著他們的面離開。「哥要去安撫咱們外交官的受傷的心靈。」

 

  「對了、先告訴方銳是時候打掃庭院了。」

  葉修別有深意的看了包子一眼,僅僅一眼,包子痞氣的笑容裡帶點嗜血。

 

 

  用肩膀推開房間門,兩人一進房間,葉修後腳跟一個關上門。藍河輕推葉修的肩膀,男人會意過來的將他放下。

  「我去洗澡。」身上的鐵銹味讓他感到不舒服,當著男人的面解下浴袍,赤裸地走進浴室沖洗。

  葉修一個輕笑聳肩,替藍河拾起他隨手一丟的浴袍交給外面輪班的守衛,讓他處理一下。

  窗外的騷動告訴他方銳在打掃庭院,他置身事外的走到浴室外,聽著裡頭陣陣水花聲,一想到藍河那冷酷的眼神,心裡頭的狂躁蠢蠢欲動。

  那是想要將這樣的藍河狠狠拆解入腹,占為己有的狂動慾望。

 

一湯匙的就吃完的肉渣

评论 ( 2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