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早安你好

夜安,

今天的二更?


總之看到了奶油花大大家的葉藍

就精神好的更新了WW


這是小情歌路漫漫系列。


──────────────────────────────────





  早晨的街道上,只有運動的大媽大叔、上學途中的學子、香味四溢的燒餅油條,再來就是攤販的叫賣聲。

  生活矯正過來的葉修,今天牽著家裡的兒子們一起出門散步,美其名運動,實為遛狗的好主人、好爸爸。

  大兒子吉娃娃踩著歡快的步伐蹦蹦跳的,二兒子大土狗像個紳士亦步亦趨地走在身旁。

  二兒子是葉子上個月拐回家的大土狗。

  那天,葉子完全的引起一場大騷動。

 

  葉修他們家附近有座公園綠地,自從發現這座公園之後,每每一來到這之後,葉子基本上是放給他去跑,然後葉修負責丟球給葉子叼。

  那天一不小心丟到草叢裡,葉子就這樣一去不覆返,葉藍二人找了大半天,還驚動到了正在訓練的興欣眾人。

  大夥兒找了一整天,結果小傢伙自動出現在興欣網吧門口,全身髒兮兮的,歡快地搖著尾巴,守在小傢伙背後的是一隻全身黑的大土狗。

  那天葉子要跟大土狗分開簡直叫得哭天搶地,眾人面面相覷,看著自家兒子的哀求(?),葉修跟藍河也就只有點頭答應的份。

  在興欣把兩隻洗得發亮,接著借了陳大老闆娘的小車,載著大黑狗到東物醫院做檢查、植晶片。

  正式成為家中一員。

 

 

  話說到今天,葉修帶著兩個兒子外出散步。

  一大兩小好不悠哉,走上半個小時的他們打道回府途中,碰巧遇到準備去買早點的喬一帆。

  「早啊、小喬。」葉修打了聲招呼,牽在手上的葉子一個勁兒的搖著尾巴。

  「前輩早。」喬一帆乖巧的道聲早安,一見到朝他奔來的葉子,喬一帆溫柔的笑著將這隻活潑的孩子抱在懷裡。

  「今天輪到你給他們帶早餐?」葉修邊走邊問。

  「嗯、前輩這是要回去了?」喬一帆抱著懷裡的小暖爐暖暖手,看著葉子乖巧的趴在自己肩上東看看西看看,像個小霸王。

  「回去吃早餐咯。」葉修在空氣中吐出口白煙,「你也過來一起吃唄。」

  沒給喬一帆一個拒絕的藉口,葉修一聲定案就帶著孩子回家吃飯。

 

  經過上林苑,正巧碰見一臉迷糊的羅輯在等著早餐,而其他人看樣子還在夢中享受暖氣的溫暖。

  「也把小羅一起帶上,速度。」葉修接過葉子,讓喬一帆到裏頭接羅輯,然後三大兩小一起速度離開。

  這可是暗搓搓的早晨福利,正所謂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前輩怎麼這麼突然?」羅輯被外頭的冷風吹得打顫,小聲的問了身邊的喬一帆。

  「不知道呢、或許心血來潮?」喬一帆說道。

  早上的葉修基本上不怎麼說話,就跟一般人一樣,有點類似起床氣。兩個小孩就在一旁私語,觀察起走在前方的葉修。

  快到家門口時,前方一個很熟悉的身影不斷接近。

  葉修瞇著眼看了會,認出那人是誰後解下大黑狗的狗繩。

  「派皮,去跟人打招呼。」說完摸了摸派皮的腦袋,放給牠去跟人打招呼。

 

  「小藍我回來啦!」葉修一進門就隨手解下兩隻乖兒子的項圈,讓牠們衝到藍河身邊打轉。「你們也別那麼拘束。」

  說著,葉修就放三人在客廳自生自滅。

  「回來啦!」在廚房裡忙著的藍河抱起葉子,另一手摸著派皮的腦袋,一抬頭就看見有些拘束的三人。「哎呀、葉修你怎麼不通知我一聲說小喬他們要來啊!」

  「路上剛好遇買早餐的小喬、蹲等早餐的小羅、在慢跑的小邱,順手就把這串地瓜帶回來。」葉修說得心安理得,絲毫不覺得把這些孩子當成地瓜有什麼不對。

  「地你個頭。」藍河實在不知道怎麼說自家戀人,好歹這些孩子都是全明星選手啊!「就當自己家別客氣。」放下葉子,藍河笑著開口。

 

 

  葉修家裡是開放式廚房,所以可以清楚看到藍河在忙碌的身影。

  「今天吃啥?」葉修走到藍河身後,一個熊抱將人圈在懷裡。

  「吃粥呢。」藍河輕聲道,「早上睡糊塗,米倒得多。還在想著該怎麼辦。」

  「看來把他們帶回來是對的。」葉修親密的啄上藍河的耳殼。

  「葉前輩。」

  「嗯?」被叫住的葉修一個回頭就看見邱非趴在吧台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回頭的二人。「小邱啊、怎了?」

  「沒什麼、就辣眼睛。」邱非淡漠的回答。

  「羨慕忌妒恨不難過,自己找個去。」在嘉世時,葉修早已經習慣邱非這態度,自然也沒覺得被冒犯,相反的,覺得有趣。

 

  見到邱非開口打斷二人世界,喬一帆跟邏輯也跑到吧檯前。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羅輯問,但左看右看就看起不需要幫忙的樣子。

  「說幫忙也太客氣了。」葉修難得說出人話,差點沒嚇到這群小年輕。「等等自己的碗筷自己拿自己收自己洗。」

  「說好的客人呢前輩?」邱非一個挑眉。

  「都說當自己家,自己家就是自己來。」葉修一臉哀痛,「孩子我不記得有說要趕你出門,怎麼這麼生疏呢?你看、你媽媽多難過?」

  說著就扳過在熬著粥的藍河。

 

  「……難不難過我是不知道,只知道前輩你完了。」還有拿錯劇本,邱非心裡默默補充。

  「葉──修──」藍河皮笑肉不笑的擰上葉修的腰腹,「葉子跟派皮在餓肚子,要是把他們餓著了我就餓著你。」

  「親愛的別生氣,哥就去奶牠們。」葉修在冬天裡滴下冷汗,但臉上還是一貫輕鬆得不讓後輩看出自己的窘境。「小爪子能不能先放開?」

  「哼!」鬆開爪子,藍河換上春風的微笑,「葉子、派皮找你爹去,吃飯了。」

  在藍河的眼神示意下,葉修翻出狗罐頭引著兒子吃飯去。

  「你們也等等、粥快好了。」藍河微笑。「你們先跟葉子牠們玩一下。」

  這家的另一個主人都這麼說了,那就這樣吧。

  他們三人如是想。

 

 

  「開飯了。」

  藍河一出聲,倒的倒、趴的趴,跟狗玩的眼睛各個放亮,自動自發的擺好碗筷,等著餵食。

  熱騰騰的蔬菜粥一擺上桌,清淡的香味隨即撲鼻而來,勾引著飢腸轆轆的眾人。

  「小邱。」葉修神情嚴肅,「來一局?」

  「求之不得。」邱非神情躍躍欲試。

  「什麼一局?」喬一帆摸不著腦袋問向端出兩碗生蛋的藍河。

  藍河將那兩碗蛋擺到葉修跟邱非手邊,沒有回答喬一帆的困惑,示意他看下去就知道了。

 

  藍河給兩人端上白粥後,一個坐定,葉修跟邱非幾乎同時的將蛋打散,看著自己所要的稠度,滿意的眼神一對上,開啟一場交鋒。

  兩人幾乎同時將蛋液沿著筷子滴在白粥上,但就在蛋液接觸在白粥上那一刻,喬一帆跟羅輯驚呆了。

  兩人以不尋常的動作和速度在粥上勾勒出黃澄澄的圖畫。

  側、勒、努、趯、策、掠、啄、磔都出來,一筆一畫、一鉤一勒,兩人在注目之下完成自己的──作品。

 

  「這是……?」羅輯簡直驚呆,居然有人想到在粥上作畫!

  「生蛋拉花?」喬一帆能想到的就只有跟咖啡拉花相近的東西。

  「趁熱吃。」藍河見怪不怪的招呼著驚呆的小孩,「大冬天裡吃著個暖和身體。」

  「前輩、這次我可是有自信贏你。」邱非眼神蹦出火花,很耀眼。「這可是練了很久的兩極。」

  只見邱非碗裡有一白一黃兩色,構成白黃兩極。

  「邱非你好厲害啊!」喬一帆看得眼睛直發亮,這簡直可以說是藝術了!

  「那前輩你的是?」羅輯也被吸引,好奇一問。

 

  葉修默不作聲的獻上曠世巨作──葉修親筆簽名。

  「……前輩、你這鬼畫符是?」邱非劍眉一挑。

  「孩子你真沒眼光,這可是限定版親筆簽名。」葉修一臉不識貨的搖頭,「全世界僅此一件,不售不賣,只能吃。」

  「吃了保平安?」藍河湍起自己的粥默默地喝。

  「不僅保平安,還保手速蹭蹭長。」葉修拿過羅輯的粥跟自己的粥交換,吃了起來。

  「前輩能別把你自己推給別人嗎?」邱非對每次做完生蛋拉花就推給別人的壞毛病能改改。

  「你不也跟小喬換了?」葉修又喝上一口,給藍河夾上半熟蛋。

  「我看小喬前輩很感興趣。」他可沒忽略旁邊飄過來的目光,還是那種帶星的目光。

  被點名的喬一帆臉不禁紅了起來。

  「行了、快吃吧、都要涼了。」藍河提醒,這粥在冬天裡可是涼得很快的。


评论 ( 6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