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我可愛的宅宅藍朋友

 @一叶知蓝 生日快樂WWWW

雖然晚了兩天((躺

不得不說,我還沒敲完WW



─────────────────────────────────




  藍河是個宅男,身兼三職的宅男,其中兩職是秘密進行。

  第一個是榮耀宅,而如今他的第二職業被拆穿了,而且是某位退役人士受邀到動漫場當嘉賓給發現的,他現在只有急!在線等!

 

 

  他們在三次元見面的機會不多,基本上也只有藍河單方面見過葉修罷了。

  唯一一次接觸過的機會,很少女、很偶像劇化,以一言蔽之,都是套路,為了接下來的故事而鋪的梗。

  簡單來講,就是為了迎接國家隊的凱旋歸來,藍河本在一邊當工作人員一邊當黃少天的迷弟,只是榮耀迷太激動,把他推推推,跟推BOSS一樣推,就在他要跌倒時,說時遲那時快,整個人被拉近一個溫暖的懷抱裡,身邊縈繞著淡淡的煙味。

  身邊傳來許多迷妹的尖叫聲,還有閃光燈喀擦喀擦聲響。

  然後他就火了。

  嗯、火了一陣子。

 

  一陣子過後,他不火了,迎來魔都場次。

  他藍河萬萬沒想到,那個只滾在遊戲前、出門要他的命的葉修大大居然跑來這個波濤洶湧的戰場?

  然後被人撞見他提著大包小包的漫畫小說、小薄本、海報、周邊,臉上帶著看上去像是書呆子的厚重眼鏡。

  這第二次相遇自然又是套路,延續上一個梗,藍河他又撞上大神了,以動漫宅的身份。

  沒有偶像劇的轉角遇到愛,更沒有漫畫裡的開學在走廊上與遲到的轉學生相遇,而是在滿滿宅宅與流行與滿足的場次上,迎面撞上人生大BOSS。

 

  藍河被打了一記僵直,杵在似笑非笑的葉修面前。

  腦中不斷是葉修為啥出現在這!葉修發現我的秘密了!怎麼辦、現在要找時光機嗎!哇靠活的葉修!

  等,以上彈幕無限循環。

  藍河抖著身體,像一隻炸毛小貓,表情千變萬化活在自己的世界。

 

  ──等等!

  我有變裝!

  在心理活動和腦袋高速運轉,藍河想起自己有帶眼鏡,而且是土到不行的蚊香蛙眼鏡,還有刻意往前撥的瀏海。

  這完美的變裝屢試不爽,沒人認出來過,所以葉修一定也認不出來!

  於是藍河自我催眠並加油打氣穩定心神後,心安理得,淡定自如的向某人道歉。

  「對、對不起,不小心撞到你了。」

  「嗯、沒事。」葉修一貫的調調接受藍河的道歉,末了還好心的提醒。「走路小心點啊、小藍。」

  「抱歉啊、葉神。」藍河自然而然,順口接下。

  ……嗯、好像哪奇怪?

 

  藍河再也保持不了笑容,反倒是嘴角微微抽蓄,額角冷汗滴落。而葉修,眼底的笑意揮之不去,甚至加深許多。

  「你你你你你你、你認錯人了!」被踩到貓尾巴的藍河聲音直接高八度,心臟隨時要跳出嘴巴的撲通撲通地跳。

  「哥怎麼會認錯?」葉修好笑的探出雙手,見面前的藍河反射性地閉上眼睛一縮,好心情的去接近偽裝的小貓。「況且按照套路,眼鏡底下都是一張驚為天人、觸動男主的小心臟的秀顏。」

  被取下眼鏡的藍河,悄悄的睜開一隻眼睛,然後按照劇情分鏡,他的下頷被人一抬,遮蓋的眼前的瀏海順著髮旋,滑至耳邊,露出他乾淨的小臉和初生小鹿一般的雙眼。

  「對吧、投懷送抱的藍大大?」

 

  ──被、被發現啦啦啦啦!!

 

 

  會場外某間速食店。

  輕音樂底下是吵雜的說話聲,坐在店內角落靠窗的位子,藍河很是拘謹,不安的降低自己的存在。

  要知道,當過一陣子莫名其妙,非自願性的網紅,藍河很不安,港真,很不安。他不是不知道腐女子存在,但搭上葉修這樣一個大神,自己那陣子被葉修(不理智)真愛粉、(腦殘)粉似黑粉、(看熱鬧不嫌大)要粉不粉給噴得欲哭無淚。

  被扒出自己的微博號──藍橋春雪,線上被蹲點、公會的人沒少被噴、微博被狂灌水,簡直是心累外加欲哭無淚。

  當然,更糟心的就是有些人除了艾特他,更去愛特了他們的真愛西批,也就是愛特了戰隊選手,原因是他跟葉修的那些愛恨情仇被挖出來當狗血劇看,激起他們的西批愛。

  這件事,大家原本是抱持著風頭很快就過,先讓藍河開小號去忙,誰知影響到選手群,藍河沒少被上頭點名,僅僅因為跌倒事件。

 

  事情的熱度退減的關鍵,可以說從葉修在首場季後賽後,原本是作為教練給自家小鬼評語的,然後就有八卦記者趁機提問關於網絡上關於藍橋春雪的跌倒事件做些講解。

  『關於最近網絡上的那些事情,你們也別在那邊艾特來艾特去,你們不煩哥看得都煩。在那個場合下,誰不會去拉人一把?難道你們不該誇哥好手速?不然今天換做喻文州,你覺得他的手速夠快?手才剛伸出去,人都已經跌在地上了。

  換黃少天?自己不被樹給壓死就好了還救人。叫周澤楷?聯盟的臉一出現,人家都跌倒了還要被你們踩。王杰希眼睛還沒對完焦,人也已經先趴了。找韓文清?你讓一個沒去打世邀賽的怎麼拉?然後張佳樂不跟著一起跌倒就不錯了。

  網遊私人恩怨多,大家都在那邊互砍丟仇恨也是有。但今天誰要是再因為這件事情繼續牽扯到藍橋春雪,和他身邊的朋友,哥就操作君莫笑讓你們見到終極。

  另外,你們這些八卦的電競記者還能不能好了?你們要採訪的都是現役選手的表現和自我省思,而不是去探別人隱私。不然聯盟還要你們何用?』

 

  以上是葉修的完整採訪,藍河也完整的看完。

  看完之後,他簡直不能好了。葉修一張嘴妥妥拉住一堆人的仇恨,原本還在集火他的人,人數漸減,轉火噴那張嘲諷臉。

  雖然事情過了,他也跟葉修道過謝,之後他完全有意避開葉修,遇到人也是簡單的打招呼後繞道走。

  原因就是,葉修的粉太可怕,他沒自信能再扛下那堆仇恨值。

  所以逃了。

  然後,今天撞上了。

 

 

  「漢堡包我都買一樣的,飲料你要哪個?綠茶?七喜?」

  葉修端著快餐回到位子上,臉上掛著從藍河那順來的蚊香蛙眼鏡。

  「綠茶甜的嗎?」藍河問。

  「不甜。」葉修見藍河跟自己在客氣,直接動手拆了個漢堡包給他,「你吃這都配茶?」

  「謝謝。」藍河接過熱騰騰的漢堡包,「我不喜歡油膩的東西還配甜的飲料。」

  「這樣啊……」葉修自己拿過七喜,慢悠悠的吸了一口。「我還以為你喜歡甜的。」

  「我不討厭啊。」藍河鼓著腮幫子說,「倒不如說我比較偏向取平衡點。」

  「平衡?」葉修頂著蚊香蛙眼鏡啃著食物問。

  「就吃甜的、油膩的都想配不甜的東西,重口味就想吃淡的,反之也是一樣。」藍河像隻小動物,慢慢的啃。

  「基本上我也是。」葉修頗具贊同。「所以你的綠茶分我一半吧。」

 

  說著,就直接拆了杯蓋,直接喝了一口後又若無其事的啃起薯條。

  「……我有說要分嗎?」藍河的眉毛一抽,這傢伙也太自然了吧!好歹我們也只在三次元見過一次,加上剛剛也才妥妥的兩次而已啊我說!

  「我倆誰跟誰,七喜也一起分了唄。」說著,把七喜那杯的杯蓋也給拆了,擺在兩人中間。

  「誰跟你了。」藍河一臉嫌棄,也不想想到底是誰害的。

  「誰應誰是。」葉修聳肩,「邊吃邊聊,薯條冷了可不好吃。」

  「等下再給你錢。」藍河舔去嘴邊的醬汁,放棄跟葉修做言語鬥爭,拿過七喜。

  「說錢多傷感情。」葉修道,順手替藍河撥去擋在眼前的瀏海,不讓他的瀏海吃醬汁。見藍河一個皺眉頭,他又繼續接下去說。「只是有件小事情想請藍河大大幫忙。」

  「可以拒絕嗎?」藍河警戒的問。

  只見葉修,笑而不語。

 

 

  


评论 ( 14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