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我可愛的宅宅藍朋友 Part 2

 @一叶知蓝 


眼睛快閉上的我,

總算趕出第二篇了(吐魂

下一篇完結((我要說到做到


本篇主旨:親自問名字是誠意。

     親自要電話是談情。

────────────────────────────────────


 

  榮耀官方推出線下活動,而且主辦地點正是本次的魔都場的隔壁。這條消息藍河也確認過,因為沒有偶像黃少天,也沒有藍雨戰隊或其他大神受到邀請,藍河也就跳過讓過,歡樂奔向宅宅聖地。

  活動內容就跟一般電競活動一樣,線下網友打打遊戲、切磋切磋,最後優勝得到獎品跟簽名板。

 

  「大神……」藍河苦逼著一張臉。

  「嗯?」葉修漫不經心的挑選掛在架上的衣物。

  「我怎麼沒聽說這場活動您大神有受到邀請外加額外活動?」藍河自許榮耀真愛粉,榮耀線上線下大小活動皆不錯過,怎麼偏偏遇上葉修後,又得知隔壁場居然推出好康活動。

  「啊、你說這次的彩蛋啊……」葉修也是一臉中了大獎的感嘆表情,「聽說是官方前兩天才敲定,故意留到今天當彩蛋。我剛好路過,順便來挖挖苗子。誰知這麼剛好有這彩蛋。」

  「葉神請您別挖我大藍雨地盤的苗子。」藍河咬牙切齒的瞪向某位正在精挑細選的人。「你說你路過?誰信啊?明明還是特別嘉賓來著!」

  「──好吧、其實是跑來追你順便參加活動。」葉修從衣架上抽出一件純白無袖長袍,上頭僅用金邊作為裝飾和修飾出女性獨有線條美。

 

  「你又想幹什麼了?想挖坑給我跳?」藍河緊戒盯著將衣物貼到他身上比對的葉修。「告訴你,我不管公會的事,有事找我家老大。」

  「你家老大?」葉修危險的微瞇起雙眼,「都說順便參加活動。」

  「順便?你剛剛不是說要拿獎品,才要我去當COSER?」剛剛看獎品挺豐富來著。」一組電競用筆記本、紫裝兩件。

  「有部分原因是獎品關係。」葉修承認。

  「五五分。」藍河補充,「別想賴帳啊!」

  「我會是這樣的人?」葉修輕笑的將手上那件牧師套服塞到藍河手上,「就這套啦!」

  「呵呵、也不知道誰欠我五天工資。」藍河一臉冷漠接下,攤開一看,這套COS服愈看愈熟悉。

 

  藍河仔細檢查了車線還有縫紉處,這上頭一些手法很像自己。翻過領口,上頭有個小小、像是十字架的記號。

  錯不了了……

  藍河眼中閃過一絲懷念。

  「入我大興欣,藍雨底薪兩倍跳,五天工資一併匯,包吃包住包水電,興欣指導當暖床。」葉修自然沒忽略過藍河眼底的懷念,自己拚死找到這件沒白費。「怎樣、要來麼。」

  「葉神、你這樣宣傳也無效。」藍河心裡一緊,卻面不改色的拒絕。「入廟保平安,否則吃棗藥丸。」

  「齁喔、吃棗藥丸──」

  詭異的長音拉得藍河有些後怕,就好像被發現了什麼秘密似的,說著先去換上,便慌張地拿著COS服鑽進更衣室。

 

  「小藍、說起來你叫啥名字來著?」葉修隔著一片門板問。

  「許博遠。」藍河不疑有他的答,跟衣服戰鬥。

  「怎樣寫?」

  「言午許、淵博致遠。」換下衣服的藍河盯著自己的小肚子,這剛吃完午餐的肚子真能塞進這套COS服裡?「怎麼了麼?突然問起我的名字。」

  「沒什麼、想說我們都認識那麼久,我還不知道你線下的名字也太不公平。」葉修嘴有些癢,掏出根菸叼在嘴上,未點燃。

  「公平也太、我們也沒有好到互換名字吧?」藍河自覺自己跟葉修沾上邊只因當初不知道他的身分,當他一步步走回到頂端時,名為握在手上的風箏線自然而然也就斷了。

  隔著一片門板,葉修是怎樣沉著一張臉,藍河看不見。

 

  藍河默默地看著自己的腋下,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試問一個準備COS穿無袖角色的COSER,腋下長毛,雖然只有一點點,但還能好不好了?

  答案是不好。

  「葉神、我去買個東西、去去就回。」藍河推開門走了出來,差點沒被站在門邊上的葉修給嚇死。

  就像被蹲復活點一樣?

  嗯、比較偏向被蹲守BOSS一樣。

  「買什麼?幫你去買吧。」葉修左眉一挑,藍河像是被輕輕踩到貓尾巴似的一抖,小心翼翼的。

  「欸?不麻煩葉神你了,我自己買就行了。」再說、我要買的是除毛刀,指定牌子。

  「不麻煩。」葉修揉了揉藍河的腦袋瓜子,觸感意外的好。「咱倆分工快,在三點前應該能搞定。」

 

  藍河看了眼手機時間,彩蛋在三點開始,現在快兩點了。

  「……那、就麻煩葉神你了。」藍河有些不自在的拜託。

  「葉修。」葉修強調,「直接喊我葉修就行了。」

  那語氣帶著強勢和命令,不容藍河去拒絕,眼神是只有在對待榮耀時,才有的認真。

  「葉、葉修……」在眼神的示意下,藍河的不自在變成一種難以言喻的羞恥感,「可以幫我買除毛刀嗎?」

  「還有嗎?」葉修問。

  「卸妝紙巾跟保濕紙巾。」藍河數著,聽葉修說這次活動彩蛋跟某彩妝品有合作之類,桌上的彩妝幾乎都是他們提供。「葉神、呃、葉修你知道嗎?」

 

  「有慣用的牌子嗎?」雖說之前也不是沒幫沐橙買過那些,但那些東西還真是複雜得想哭。

  「我傳圖給你好、了?」等等、葉神據說是不帶手機出門的,人生三寶香菸、泡麵、榮耀玩到飽。「還是我自己去買好了,你現在沒有網吧?」

  處於出去就是失聯人口。

  「我好歹也是有手機的人。」葉修雖看上去有些慵懶,但晃著手上的智能機卻是一臉得意。

  「……那我傳給你。」情報網錯誤?藍河雖說不是葉修粉,但好歹職業選手的情報多少會知道,但葉修用手機什麼的簡直跟他人搭不上啊!

  他是活在現代和山頂洞人的微妙存在啊!

  「號碼也給我吧。」葉修確定收到圖後,以極其自然的方式要電話。

  「喔、好喔。」報了電話,藍河依舊處在困惑的漩渦。

  「話說、你剛才不會是在想著手機跟葉修不搭之類的?」聽見藍河的手機響起,葉修切斷電話,露出藍河感到頭皮發麻的緊張。「文明人跟山頂洞人的集合體?」

  「你、你怎麼知道!」憋住尖叫的藍河立刻意識到葉修在套他的話.連忙改口,「不對!你多想了!」

  「呵呵。」此地無銀三百兩。

  「快點給我去買啊!」

 

  被套話的藍河漲紅著臉,把這點開讀心術技能的瘟神趕出門。

  對!就是瘟神!

  自從在第十區遇到葉修之後,他就沒有碰上好事情。遇上君莫笑的機率簡直是難過得想哭,頻頻遇上的許博遠被冠上君莫笑雷達、君莫笑天線、君莫笑……

  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無限個君莫笑,簡直累覺不愛。

  但進入職業賽之後──那些被冠上的標籤也隨之泛黃消失在某個角落,想拾起,也不知從何找起。

  直到那一次的跌倒事件,還勉勉強強的有些牽扯,但那之後,儘管多少還是會遇上葉修,他還是操縱他的藍橋春雪繞道走。

  迷妹迷弟的可怕啊……

 

  「多愁善感什麼的、還真不適合我。」洗完臉的藍河嘆氣,因為葉修不過是自己人生中的過客,自己之於他也是。

  今天過完,大概也不會和葉修有所牽扯了。

  藍河將頂上頭毛用髮網套住後,開始畫臉妝。

  上完底妝後,桌上傳來手機的震動聲響,一個點開,是葉修傳來給他成功買到的照片,外加手搖杯和戴上蚊香蛙眼鏡的自拍照。

  「噗!」這什麼鬼啊!

  雖然葉修是瘟神,但是也不見得是完全給自己帶來災難的大神,偶爾像是接地氣的朋友,有趣又溫暖。

  ──是說、葉修給的這套COS服是哪來的啊?

  記得去年為了貼補房租,自己忍痛賣出好幾疊小薄本跟身邊所有的手做COS服,而自己最心痛的就是這套,也是唯一一件女角的COS服。




评论 ( 2 )
热度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