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三寸天堂 八

點文:三寸天堂

 @你得淡定陈丢丢 我更新了((躺

更新回憶殺W



杯具的開坑


閱讀前注意:

1. 有前世今生

2. 喜愛傘哥者誤入(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

3. 大概還有什麼奇怪的設定

4. 詭異設定皆胡謅

5. 歡迎抓蟲

6. 接續驀然回首

7. 此為塵埃系列

8. 《驀然回首》可搭配BGM 塵埃

9. 《三寸天堂》可搭配BGM 三寸天堂

10. 被點文了。

11. 被變相催文了。

12. 開始所謂的回憶殺...

13. 中二病晚期無藥醫。

14. 有誰有看這次新番??

15. 我掉進YOI無限循環裡了!!

16. 然後就掉進維克托X勇利

17.小排球之月島好帥啊 !!

18. 《烏龍麵之國金色毛毬》也大推!!!

19. 三月的獅子也不錯看!!!!

20. 黑白來看守所也爆笑的推!!

21. 溫馨治癒的夏目友人帳依舊溫馨

22. 嗯、看來我好混...

24. 每天刷下Yuri來療癒



──────────────────────────────────



 

  嘉世禁林、霸圖山嶺、微草星原、藍雨秘境,歷經時間的洪流,從無到有,漸漸成為這個世界的霸主,同時巧妙維繫這個世界的平衡。

  但,位居上位太久,當初樸質的心也跟著變質、變得複雜。其中,最為嚴重的是強大太久的嘉世。

  人心異變、七情六慾、違法亂綱、以下犯上,當初的強大,如今已是外強中乾,中看不中用。

  嘉世早已流傳一葉之秋早已不似當年,徒有虛名之事已有段時間。而當副當家對外宣布一葉之秋──葉秋脫離嘉世時,令人不勝唏噓,更多的是譁然。因為,葉秋留下的是一葉之秋的號,以及令人稱羨並畏懼的兵器却邪。

  葉秋離開不久,孫翔進了嘉世門下,憑藉著實力繼承一葉之秋之號,手握曾君臨天下之兵器却邪。

 

 

  為了嘉世,他付出所有一切卻換來這樣的結果。

  除了感嘆之外,更多的卻是無奈和自責。他未察覺到族裡的異變,更未警惕友人的背叛。當所有的一切傾巢而出,將他湮沒,最後的掙扎是離開。

  久居嘉世高位,卻也是一路走過來的同伴,對他不將族裡利益放在優先,而是選擇鑽研術法武學,輕蔑他人的姿態感到厭惡,而排擠。

  友人也因為族裡利益,選擇背叛,當初一同立的誓言,如今也只剩空殼。那些流言蜚語他也置之不理,當他察覺一切為時已晚。

  嘉世逼他離去,留下名號和却邪,以鎮禁林。

 

  想到還有一個妹妹在嘉世,他不禁擔心了起來。雖然他們不至於對沐橙動手,好歹是蘇沐秋之妹。

  一想到出去遊歷五年多,至今未歸的兄弟,心中一片悵然。憶起當初送她離開時,他與陶軒二人信誓旦旦的說會盡一切心力保護嘉世。

  「唉……」世事難料,自己如若多留心,現在又會怎樣?

  不、會變的終究會變,不會變的,始終不會變。

 

  遠處傳來的氣息,帶有清冷的水氣,熟悉的氣味讓他不自覺動了動鼻子,那味道是之前自己湊過來伸出友善觸角,卻被自己不要臉給嚇跑的藍雨家的孩子。

  藍雨最近在積極培養新人,不斷將族裡的小傢伙帶出來見識見識,而那天他遇到的那隻小狐狸,今天也帶著底下的崽出來寫作見識,讀作玩。

  「這不是藍河麼?」他自然而然的出現在藍河面前,「今天也帶著一群幼崽出來散步啊?」

  「君莫笑!」君莫笑的出現,藍河跟身邊的族人立刻將幼崽戶在身後,一個兩個,神經兮兮的警戒著以前的傢伙。

  「別這樣,哥就是來跟你打聲招呼的。」君莫笑一臉正仁君子模樣,表現出友好的一面。但雙眼卻不時打量起藍河身後的幼崽。

  「騙誰啊、還不是要挖別人家牆角。」

 

  想當初君莫笑技能面不改色遊走在各地且實力超群,原以為是可招攬的人才,他才友善的伸出小爪子誠心誠意的邀請,誰知道這君莫笑第一眼見到他時居然神情古怪的將他從頭打量到尾,然後呵呵地說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當下一個臉黑,咬牙切齒地面帶微笑表示沒有。然後,君莫笑的笑意變得更深了。

  接下來的三番兩次邀請不成就算,君莫笑還帶著新人大咧咧的搶走糧食獵物,臨走前還很是真誠地跟他道謝再見。氣都氣死,誰還會記得當初的三顧茅廬、誠摯邀請。

  唯一慶幸的是,不只他們藍雨秘境,其他族群也遭到荼毒。因茲事體大,君莫笑跟他的小夥伴們的事蹟簡直如雪球般愈滾愈大,眾人紛紛上報給自家老大。

 

  「我看起來像是這樣的傢伙?」君莫笑腳下輕輕一踏來到藍河面前,二人之間清楚感受到氣息交纏,眼底都是彼此的身影。

  「本來就是!」藍河一個使勁推開君莫笑,未料對方卻是如此大膽的環上他的腰,耳邊是親吻似的低喃。

  「看你還活蹦亂跳的,傷應該是好全了。」隔著衣料,修長手指輕撫過記憶裡的傷痕,惹得藍河一個輕顫。「什麼時候再過來給咱們家那群小崽子開小灶?」

  藍河背上的傷是上次混戰被砍傷,那一次是各大族群的默認協議追殺他這個搶資源的,而藍河私下協助他卻不慎被砍了一刀,幸好他們頂頭上司沒有責罰他。

  君莫笑暗忖,要是真給罰了,那叫春未老的先砍上他幾刀。

  「你、你放開!」背上的傷已經好了七八分,再敷個一段時間,傷疤也能淡去。「別在我耳邊說話!」

  看著藍河泛紅的耳根子,和他那手忙腳亂的樣子,君莫笑心情好得不行,當著一群幼崽的面前,嘴對嘴的親下去。

 

  自從回報給上層之後,藍河得知君莫笑不僅僅是來自嘉世禁林,更是被驅逐出來的前首領葉秋後,心裡頭已經築起一到牆,將人擋在外頭。

  可偏偏那人卻持著那一把傘,將他心中那道牆給打碎,甚至把那些斷垣殘壁一同清出,靠著那張嘲諷他人的嘴,藍河想表示個尊敬也氣得把尊敬二字丟一邊。

  關係改變的起因是藍雨秘境裡的內部問題。

  藍河素來與群裡的繞岸垂楊關係不和,當初被派來帶崽說好聽點就是要避免糾紛,培養藍河自己的勢力。

  當繞岸垂楊出言不遜時,維護藍河的卻是君莫笑,為此還挑翻了趾高氣昂的繞岸垂楊,這些都是藍河後來才知道的事。

 

  過沒多久,君莫笑的聲名在外,崇拜他的人在他一聲號召之下,建立了名為興欣的族群。為了一探究竟,各大族群紛紛派了探子潛入,然紛紛被踢出,當中唯一留下的是藍雨的藍河。

  藍河化名絕色留了下來的第一天就被君莫笑給識破,好死不死被丟去當奶媽,教育雙親沒空照顧和流離失所的崽子。

  時間雖不長,但族群裡的一些大小事藍河一手包辦到好,興欣的發展也日漸完善。小崽子也個個對他服服貼貼,百依百順。這倒是讓那些親爹親娘辛酸的找首領哭訴自家孩子跟他不親,而失怙失恃的崽子更是爹爹長、爹爹短,叫得可甜了。

 

  待在興欣的日子不短也不長,君莫笑也是東忙西忙,那幾天裡見到他時都已是夜。好幾次,君莫笑都翻進他房裡,總用興欣窮興欣貧做藉口跟他窩一間。

  藍河也懶得去糾正,想著兩隻雄性能玩出朵花?也就隨他老人家高興。某次有個小傢伙半夜睡不著覺溜進藍河房間裡,卻撞見他們家據說很厲害很高大的首領在他們爹爹的房裡更衣。

  見君莫笑一個挑眉,剛從外頭回來,身上還帶著警戒尖銳的氣息,連收都沒收的把小傢伙嚇得雙眼淚水打轉,要掉不掉的。

  要不是藍河恰巧回來,估計這小傢伙下一秒都得暈了。

 

  被提醒將身上的氣息收斂收斂的君莫笑又看了一眼被抱在藍河懷裡的小傢伙,難得沒有平日裡氣得令人牙癢的嘲諷,而是鼓勵沒被他嚇得大哭的小傢伙,順便給他講講故事。

  小傢伙很快的就敞開心房,纏著自家首領東問西問。

  而這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被其他崽子知道後,好幾次君莫笑都被給纏著講睡前故事,或是陪他們玩個小遊戲。

  至於藍河則是守在一旁,偶爾嘲笑君莫笑被一群小崽子給打倒在床鋪上,這群崽子發現他們爹爹笑得開心,也就各個邀功似跑到藍河面前討賞。藍河也不吝嗇地誇讚他們。等到崽子們都累了,這才細心地給他們蓋上被子,在他們額頭上留下親吻祝好夢。

  其他小崽子知道後,也鬧著說不要親爹親媽,想給首領爹爹還有爹爹當孩子。於是君莫笑接到委婉的投訴,這是後話了。

 

  看著藍河這般悉心照料,君莫笑有一瞬間恍神。好似這樣的光景未嘗不好,族群安穩繁榮,有他、有藍河,多好。

  興欣首領也頂著厚臉皮求藍河給個好夢,只是藍河哪裡依他,反倒是君莫笑他笑著親上小狐狸的額間。

  發展日漸平穩,藍河也沒理由繼續待下去,跟君莫笑打聲招呼後回到藍雨秘境。回去前一晚,藍河跟君莫笑依舊被小崽子給絆住。

  得知藍河要離開,這群小鬼鬧得一個個跟鬼哭似的。藍河花了好大的心力才安撫這群孩子,還給每個人一個親吻保證會回來看看他們。

  而第一次溜進藍河房間的小傢伙非常有族群意識,說也要給首領爹爹親親才算數,首領爹爹心髒的面帶微笑,等他們爹爹自己主動親上來。

  在眾人目光注視之下,藍河頂著一張大紅臉緩緩貼上。狡黠目光閃爍,俊莫笑一個偏頭,親吻一點也不恰巧的落在唇瓣上。

  這,就是改變一切的開始。

 

 

  「混蛋!你在一群小孩子面前做做做、做什麼啊!」藍河慌張的推開,只可惜腰被人攬在懷裡。

  「做記號?」君莫笑反問,就在藍河即將發怒前,他故意壓低聲音在藍河耳邊重複一次。「有空回來看看,他們真的挺想你的。我也是。」

  「你……」鼓噪的心跳聲,藍河壓抑著輕聲開口,「我知道……」

  「對了,你們別在過去了。」君莫笑得到答案後便放開了小狐狸,在目瞪口呆的藍雨族群面前擺出一本正經的臉。「前面那一區有點混亂,別把崽子們帶過去。」

  說完,留下藍河一群便離開。








评论 ( 13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