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200粉感謝祭】春玉雪、玖

@叶下虫二 

點文:武俠古風HE


標題其來自漢樂府《上邪》。

原為夏雨(玉)雪。

預計五~十章結束。


新年快樂W

大過年而且又是一月的第一篇更文((躺

最近開了YOI小號,

裡面有些維勇,

熱愛小滑冰的維勇太太們歡迎光臨九攸洸──維勇分店《洸洸恍恍洸洸


──────────────────────────────────────


 

  『有修哥哥的一句話、昨夜春宵,遠兒心滿意足了……』妝台前那人逆著光,看不清面容,但男人卻能看清那強顏歡笑,和壓抑住心情,令人心碎的聲音。

  我的遠兒、是什麼又惹你哭了?

  別怕,我去把他打倒,讓他不會傷到遠兒你一絲一毫。

  『修哥哥、你值得更好的。』晨曦將眼角淚光打得刺目,也將他的心搥得一鈍一鈍,隨時千瘡百孔。

  遠兒、我的遠兒。

  那人無視他的呼喚,故作堅強的搖頭拒絕他為他搭建的家,在他眼前逆光而行。

 

  「娘的、什麼鬼夢……」

  翌日,晨光透過窗櫺照進,將窗櫺上的花紋化作影子貼在地。

  葉修一個翻身撲了個空,手憑藉本能東摸西摸,就是沒有熟悉的溫度和觸感。這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一個驚醒,床榻上只有他隻身一人,昨夜溫存彷彿假象一般嘲笑他。

  他翻身下床,房間安靜得可怕,春寒料峭,肌膚卻被毫無情感的房間給冷得心寒。

  「遠兒?」葉修試著得到回應,可半點聲響也沒有。

  注意到桌上那疊衣服,是昨夜宴席上穿的那套,如今被擺整整齊齊,令人不是滋味。穿起最上層的褻衣,隨手抽了件外衣披上,不顧春寒料峭,就那點薄料站在房門外,尋早人影。

 

  「葉、修哥哥你站在這兒做什麼呢?」

  葉修一個驚訝轉過身,藍河身著樸素,一頭長髮被隨意綁起垂在胸前,手上端著一盆熱水,不解葉修隻身一人站在房外,甚至未察覺自己的氣息。

  「遠兒你跑哪去了?」葉修心下一鬆,又想到自己方才亂了分寸,絲毫沒察覺到有人接近的氣息。

  「去給你打盆熱水梳洗梳洗。」見葉修原本緊繃的神經似乎鬆下,藍河示意端在手上的水盆。「修哥哥、快進來梳洗。雖然你武藝超群、身強體壯,這春天還是莫開玩笑的好。」

  「那是。」葉修彎起嘴角,與藍河一同進屋。

 

  「只是修哥哥你方才站在外頭做什麼?」藍河趁著葉修梳洗同時,問了問。

  「還不是某人鬧失蹤,嚇得我以為你走了。」葉修拿過架上的乾布擦乾臉,銅鏡上映著自嘲的嘴臉。

  「走?」藍河手一頓,「我還能去哪兒啊我。」

  「說出來不怕你笑。」葉修輕嘆,走到藍河面前享受藍河為他更衣。「醒來前居然夢到你愈走愈遠,不管我怎麼喊怎麼喚,你都肯回頭看我一眼。耳邊殘留我值得更好的人。」

  葉修抱怨令他椎心刺骨的噩夢,搭在他肩上的雙手輕顫,而後若無其事替他理了理衣裳。

  「遠兒、別再到我看不見、追不上的地方好麼?」拉過藍河,葉修露出少見示弱的神情,低聲下氣地。「答應我,哪兒都別去,就這樣直到永遠。」

 

  許是被噩夢給嚇著,又或是被分離相思之苦所困,葉修褪去昨夜強勢,將展現在他人眼前的強大自信,回歸做為一個為情所癡的男人。

  「修哥哥莫多想。」藍河微笑回應,「我去廚房給你端點吃的。」

  輕聲答應,葉修親暱的吻上人兒的眉心。

  「還是一碗雞絲菜面和醃冬瓜片兒?」走前,藍河不忘詢問。

  「當然。」葉修笑。

  這雞絲菜麵和醃冬瓜片兒都是他打小起,早晨愛吃的,這點藍河不會不知道。只是出門在外,鮮少再吃到家鄉味。

  「修哥哥稍等會兒。」

 

  等待之餘,葉修給自己添杯茶水,從果盤上挑了顆賣相極佳的梨子咬上一口,香甜滋味綻放於口中。

  梨子多汁,香甜如昨晚可人兒甜膩汗珠,又如後//庭情動蜜汁,香豔迷人。

  「梨美人,梨美人,綺麗素雅不多言。梨美人,梨美人,雪白素淨誘人舔。清脆水聲嘖嘖響,饕餮珍獸垂涎三四尺。」

  「一早就在那邊說些下流段子,詩詞風雅之美也被你給敗光去。」來者不請自來登門造訪,跨過門檻,逕自給自己添杯茶水坐在葉修面前。「美人跟饕餮可一點也不搭,你是怎麼接,又是怎樣想。不是我說,這詩詞歌賦本少雖不及我家閣主,好歹略有涉獵。若有不懂,我可以逐一解釋到你懂,甚至即興作詩作詞作曲。古人名詩名詞也能背出幾首,歌頌情愛、歷史、英雄、史詩,皆不在話下。」

  「黃少天你就不能消停歇,還我耳根清靜?」葉修啃著梨,漫不經心道。

  「嘖嘖嘖、不知是哪個粗俗傢伙光天化日之下,狗嘴吐不出象牙,嘴吐淫穢詞語作詩作詞,讓本少聽不下去。」黃少天哼哼兩聲。

  「沒人讓你聽。」葉修啃完手上的梨,意猶未盡地舔去手上香甜汁液。「說吧、這大早上找我何事?」

 

  「不早了,已過辰時。」黃少天糾正。「你看看你,這都快日上三竿,你這傢伙居然睡得跟頭豬一樣。基於朋友道義來看看你是否一路睡去太平間。」

  「講話積點口德。」葉修搖頭,他這劍聖朋友有時就是動口比動腦快,有時無心一句卻給人莫大傷害。「所以重點?你這傢伙總不可能特意來跟我談天說地,詩詞歌賦。」

  「我、我就想……」黃少天本想再東扯西扯,找個好時機點切入,但葉修何許人也。葉修平時是讓著他,若較真起來,雖不願承認,論把握時機這點,自己還是輸他一截。

  「想什麼?」葉修撐著頭,目光卻未放在黃少天身上,就像朋友那樣隨意聊天。

  黃少天見葉修如此這般,心底那根刺倒是插得更深。

  「昨夜、你與藍溪閣底下的藍橋春雪……」黃少天吞嚥後出聲道,本應是爽朗,可聲音聽上去卻是乾澀得發啞。

  葉修瞟了黃少天一眼,無聲彎起嘴角。

 

  葉修是聰明人,黃少天也是。

  黃少天鮮少這麼不甘不脆,可二人這些年的情誼和相處也不是假的,葉修自然知道黃少天想問何事。

  這事,無非就是昨晚宴席上自己當著眾人面前,強帶藍河離開。而離開之後到今早為止,這之間是否發生超出禮節之事。

  葉修臉上的笑意完全回答黃上天的疑問。

  只是這答案不是黃少天想要,但一切如鯁在喉,單方面的沉默。

  太陽又向西移動一小步。

  無聲廂房被敲門聲打破,也引起二人注意。

  「葉神、早飯已為您送上。」自己最尊敬的大人在前,藍河無法做回自己,畢恭畢敬將剛煮好的湯麵擺在葉修面前。

  「等等、咱們藍溪閣可是名店,端出這樣樸素料理可不行啊!」黃少天注意到這平凡無奇的湯麵,自然覺得不妥,命令藍河換一道。「換上白粥、蝦仁炒蛋、醬燒肉丸、燴炒三蔬和紅棗雞湯上來。」

  「遵命。藍橋這就去吩咐廚房。」藍河二話不說動手端回湯麵,卻被葉修給擋了下。

  「遠兒這是做什麼。」葉修按著藍河的手腕,「這可是我愛吃的,你是知道的。」

  「葉神,黃少說得對。」藍河不動聲色地回。「是藍橋疏忽,為您準備如此簡單菜色實屬失禮。」

  「遠兒,我雖離家多年,不計較伙食好壞,可唯獨這家鄉菜是怎麼忘也忘不了,怎麼吃也吃不膩。」葉修字字真切,「你我一同長大,你豈會不知?」

  「這……」藍河自然知道,可對黃少的命令他無法不從。他很是為難。

 

  葉修自然也理解藍河的為難,轉頭對上黃少天有些難看的臉色。

  「我說少天,你不會要再讓我等上一時半刻才能吃上早飯吧?」葉修開口,「這再等下去我也直接吃上中飯了。況且,我的面要糊了。」

  「……麵糊了才是重點吧?」黃少天嘆了口氣,「藍橋你先下去忙,我跟葉修這傢伙在聊會兒。」

  「還要聊啊?能給我耳根子清點靜,好好吃個飯不?」葉修嫌棄,卻也直接動起筷,夾上一大口麵,呼溜呼溜的吸。

  「是。」

  藍河退出廂房前,看見葉修對他眨了眨眼睛,告訴他這碗麵深得他的心。


评论 ( 4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