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不過剛好就是情人節


情人節快樂WW

就是想寫日常的他們。

原本標題要叫歲月靜好的說...

收錄在小情歌路漫漫W

────────────────────────────────────


  雖說年已過準備進入春天,可這天氣還是處在寒冷之中。

  藍河刻意提早關店休息,吩咐系舟今晚不需要過來,好好跟他女友一起享受二人世界。

  耳邊聽著系舟抱怨自己怎麼不早講,卻也喜孜孜的發訊息給自家女友,說是今晚可以一起好好來頓浪漫的晚餐。

  藍河走在熱鬧的街道往黃昏市集的方向,邊和系舟閒聊。在等信號燈時,手機另一邊傳來好友的懊惱。

  『藍團啊、你怎麼就不是單身狗呢?這樣我就可以包場帶我女票去你家的店吃飯了。』系舟本意也不是如此,只是打趣罷了。

  「那還真是可惜呢……」他輕笑,「要不我推薦幾家五星評價的餐廳給你?」

  『還是別,那些五星現在肯定都滿了。』系舟那傳來鍵盤聲,『你說我現在親手準備燭光晚餐來得及麼?』

 

  「來得及吧、看你要做什麼唄。」拐了個彎,常去的市集已經被婆婆媽媽們給佔去一大半,「西餐?中餐?」

  『西洋情人節當然是西餐王道,那我現在衝去買材料,兄弟祝福我有個浪漫的夜晚吧!』說完,系舟興奮掐掉電話。

  藍河還沒來得及多說就被單方面掐掉電話,他也就笑著搖頭收起手機,開始採購今晚的晚餐。

 

  看著認識的人都在過著西洋節日,藍河也說不上興奮或是期待,但就是難得的想要來點特別的,只不過今天剛好是情人節罷了。

  跟牛肉販買了牛腩跟腰內肉,又跟雞肉攤買了雞胸。再仔細的挑選西紅柿、洋蔥、胡蘿蔔、西洋芹、土豆、小黃瓜、捲心菜跟杏鮑菇,只不過是今晚的湯是羅宋湯、牛肉捲跟捲心菜捲。

  藍河買得差不多,只是手上這東西有點兒重,他想。

  「葉修,你現在忙麼?」藍河站在市集入口旁給自家另一伴打了通電話,「沒什麼、就是菜買得有點多,你能借陳姐的車來接我一趟麼?」

  看了手腕上的錶,四點多還行。

  「嗯、我在入口這兒等你、掰。」

 

  上林苑離這兒不遠,不出十分鐘,陳果家的車出現在藍河面前,駕駛座上是自己今天一整天都沒見著面的另一伴,後座是自家兩隻狗兒子。

  「等很久了?」葉修待藍河上車坐穩,就將車駛向車道。

  「還好,趁著等你的時間吃了顆水煎包呢!」難得這兒有在賣,藍河嘴饞的買了兩顆。

  「難怪這兩個小傢伙一直往你身上聞。沒我的份?」葉修挑起一邊的眉,看了眼旁邊的人嘴上油亮油亮,想來是吃得香。

  「有呢、還好沒冷掉。」藍河從袋子裡拿出還有些溫熱的水煎包,給葉修調了個好位子送到他嘴邊。「乖啊、晚上給你們吃好料。這裡頭包蝦仁可惡能給你們倆吃。」

  葉修自然而然的咬上一大口,無視自家狗兒子的抗議,吧唧吧唧的咬,蝦仁味道瞬間在嘴裡。

  「味道怎樣?」藍河問,但他也沒真想要聽到答案,自己說了下評語。「我是覺得還行,只是這味道雖然差了一點,但這皮不錯吃。」

  「我也覺得還行,還是咱媽包得好吃。」葉修吞下一口又接一口,不知是水煎包上的油還是什麼的,葉修油嘴滑舌起來。

  「我也這麼覺得,改天跟老媽煲電話時跟她提下,讓她有空寄點過來?」藍河抽了張紙巾給葉修擦嘴。

  「要不咱們也包個幾個給媽他們送過去,讓她看看哥的手藝。」葉修得意地看了眼藍河,「包準吃了咋舌,衣襟炸裂。」

  「老葉、有些動畫看看就好。」藍河微笑。

 

 

  到了家,藍河讓葉修先帶狗兒子散個步,自己先去廚房忙活。

  先是湯了捲心菜葉根西紅柿後浸冷水,先是給西紅柿去皮,兩顆切丁備用,另外五顆打成了泥。洋蔥切大丁,西洋芹則是削皮切丁,土豆和胡蘿蔔去皮切塊。

  將川燙過的牛腩塊丟入電鍋並加入自製高湯,用橄欖油將洋蔥炒軟後加入番茄丁拌炒,再倒入番茄泥一起煨煮後並移到高湯裡,將剩下的西洋芹、土豆、胡蘿蔔一起丟入鍋中,再放兩片月桂葉後,蓋上鍋蓋按下燉煮,藍河便去忙下一道菜。

 

  先是將雞胸、洋蔥、杏鮑菇、生奶油、蛋一起打成泥,加入鹽跟胡椒調味後用桿平的捲心菜葉包起,外頭再用一片培根固定後放入蒸盤,蒸上十分鐘。

  再來是將用鹽還有胡椒、紅酒調味過後的腰肉先是油煎,將表面煎上色後在撒上辛香料後連同杏鮑菇一起送入烤箱。不出多久,家裡被牛肉香味給填滿。

  不急著將肉取出,藍河先是將小黃瓜切成薄片後,取出烤盤,先是接杏鮑菇切成片狀,再來是將牛肉切片並將小黃瓜片和杏鮑菇片一起捲起,重複幾次,將牛肉捲疊成一個小塔,淋上肉汁,又是一道菜。

 

  趁著電鍋還在燉煮羅宋湯,藍河也給自家寶貝兒子準備晚餐。未經過調味的牛肉在烤箱裡接受熱度,水煮雞胸也是撕成絲狀。一點胡蘿蔔泥跟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牛肉擺在一起,雞絲被當成擺飾擺在上頭。

  玄關的開門聲告訴著藍河是時候開飯,取出蒸好的捲心菜捲擺在盤子的正中央,將川燙蔬菜的水加入一點高湯勾芡,淋在菜捲上。

  「可以開飯了。」藍河喊。

  「慢著葉子!你給哥過來擦腳!」葉修按住為了吃不顧一切的吉娃娃給他擦腳。

  「葉子你不擦擦就別吃飯了。」藍河一邊出聲威脅惹得吉娃娃叫得淒厲,一邊將晚餐擺到桌上。

  「你個小混蛋就知道吃。」給葉子擦完腳,葉修無奈地輕輕敲上小腦袋,解開背帶,放吉娃娃浪去。「到你啦派皮,就你最聽話。」

 

  揉上大黑狗的腦袋,葉修一個指令一個動作,毫不費力的就將愈養愈帥的大黑狗給擦完腳。

  「好啦、咱們吃飯去。」葉修解開派皮的項圈,一起圍在餐桌邊上。「呦、今天遇見好事情?」

  「你猜猜?」藍河偏頭一笑。

  藍河那樣一笑,惹得葉修喉頭一緊,小腹下的兄弟正蠢蠢欲動,想要壓著自家媳婦在廚房來上一次。

  「別欺負哥、哥也是有見識的。」在藍河的嘴邊烙下一吻,晚餐是少見的西式,葉修自覺去翻出刀叉擺在白子兩側。

  看著總覺得哪裡不協調,看見今晚的湯這才想起湯匙的存在。

 

  「那你倒說說。」解下圍裙,藍河將兒子們的晚餐擺在他們面前後落坐在葉修對面。

  「不就難得想要來點特別的唄。」葉修替藍河盛了碗湯,撒上點胡椒遞到他的面前。「咱們還需要過情人節?天天都在過情人節。」

  「說得我好像不介意一樣。」藍河說。

  「別介意我給你訂了禮物,就擺在房間,晚點就可以拆了。」葉修也不是沒有注意這些特定節日,畢竟他們也是開店做生意的。

  「那我就期待一下了。」這傢伙是啥時訂的我怎不知道?

  藍河默默地喝了口湯。

  「再說了、這情人節是給那些沒結婚的,咱們可是扯證的,要過也是過夫夫節來著。」說完,葉修往嘴裡塞了口牛肉捲。





评论 ( 6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