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版鎮魂結局((我就說說自己的想法

今年夏天我遇見了鎮魂這部劇,之後瘋狂補完原作,每個禮拜都在等著更新,縱使課題有時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因為ZH,我遇見了寶藏 #朱一龍 #白宇
二位老師。因為他們的演技讓我看見從原作走出來的角色,這讓我很精豔。
平心而論,鎮魂這部因為是耽美靈異向,所以光是改編成劇就是個困難。因此當設定是以地星人、海星人、亞獸族為設定,那麼劇版鎮魂在我眼中可以說是一種二次創作。前半段劇情可以說是鋪設得緊湊,令人感到刺激。因為埋了很多伏筆在裡面,一邊帶領我們去解謎又一邊讓我們去感受主演的情緒。但到了功德筆的部份時,劇情顯得零散,甚至有點牽強。而後半部是關於夜尊的劇情,如果夜尊能更加與前面的劇情更加緊密,甚至是邏輯上能夠完整的順下來,這部劇可以更上一層,我想。


今晚的結局,說實話我已經做好的BE的準備。從沈巍從柱子上被救下來後與趙云瀾在長椅上坐著享受陽光那一刻起就已經做好準備了。那一幕是時間飛行MV裡的片段,配上歌詞後,給我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也是他們最後可以享受安逸的時間。


從原作的角度,這是一部耽美,而劇版則是所謂的社會主義兄弟情。兩邊的包裝不一樣,可本質是一樣的。再從本質(核心)去延伸,原作是不死不滅不成神,劇版則是給我置之死地而後生。可這所謂的生不是個人的生,而是天下蒼生的生。
兩人的信念是一樣的,但沈巍是屬於將一切掌控在手上,這跟原作裡的沈巍一樣,善於心計。而趙云瀾則是善於思考,他的思考屬於邏輯思考,他將沈巍一連串的舉動聯繫在一起,讀懂他的想法而有了之後的動作。這裡,我的感覺上像是沈巍不在了,那麼我也就沒有理由繼續待在這了。劇版的趙云瀾跟行動確實跟原作一樣,但不同的是,在劇版鎮魂他是普通的人類,與在原作可以借陰兵那樣神能力不一樣,很多部分都被削弱很多,這點無庸置疑。


再來是「鎮,惡者之心。揚,善者之德。」這句台詞在劇版似乎變成一種口訣,甚至是一種定心咒了。總感覺有點多餘?因為這放在原作不覺突兀,可放在劇版這種魔幻,甚至帶了科幻的劇情反而顯得有些詭異。
如果能跟前面劇情更加連結,或許就不顯得突兀。


而在夜尊這邊,因為二人是雙生兄弟,而劇本鎮魂也是主打兄弟情,那於情於理,沈巍也不可能放棄他這個弟弟。確實在原作中,沈巍對他這個弟弟的存在可以說上是忽視,而劇版因為去掉了神話人物劇情,那麼就只能從弟弟身上著墨。沈巍夜尊二人的心結始於拋棄背叛,而使夜尊被憎恨蒙上了雙眼,繼而憎恨這個世界,想毀滅世界。雖然這邊弟弟中二病發作,但從其他角度來看卻也可以理解。當一個人擁有了力量,那麼這把雙面刃不是指向對方就是指向自己。


劇版鎮魂中,後期的沈巍已經多了人情味,雖然他不願離開趙云瀾,但也不能在一次拋下弟弟。弟弟已經受過一次傷害,那麼他不能再傷害弟弟第二次。只是當他選擇了弟弟,他必然傷害了趙云瀾。可,他卻也相信趙云瀾會理解他的選擇。
趙云瀾確實如他所願理解了,可這一次卻是把趙云瀾給傷狠了。


使用鎮魂燈的部分,我不得不吐槽。大家都知道小郭是燈心,可怎就變成養料了?這個設定我還是抱著黑人臉問號。


最後趙云瀾以犧牲自己來換取兩邊的和平,很英雄主義,很趙云瀾,我只能這麼說。說他傻確實挺傻,說他不傻還真不傻,主要是在於他隨心,甚至燃燒自己到最後一刻,這跟沈巍是一樣的,為了「信念」。


但有個小細節就是常貞與短針在12點重和後又往01分移動那邊,起初沒有太在意,可現在想起,那邊的重和便是地星與海星的通道關閉的同時也是最後一個畫面,兩人在時間線裡相遇的點。


在那短短的時間裡,兩人再次相遇,縱然有千言萬語,也在彼此的雙眼裡讀出那些說不出口的話。當趙云瀾和沈巍賭下那個約定後,沈巍是滿足的。因為這次是雙方記得的承諾。


雖然雙方一起走了,可是相遇的那邊又給了我們開放式的結局。這,或許又是一個心的故事了。屬於他們的另一個相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