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間限定】冰霜記事 II

總之小藍生日快樂啊!!!!!
小藍生日快樂啊!!!!!小藍生日快樂啊!!!!!小藍生日快樂啊!!!!!


2016期間限定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I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II

【期間限定】冰霜遺族 IV



2017期間限定

【期間限定】冰霜記事 I 


PS 邱喬甚入

────────────────────────────────────



 二人反應不慢,可以說是在彈指之間便躲過這人銳利且斃命的攻擊。

  湛藍青絲宛若清風流動,又如湍急瀧水晃過二人眼前,手中長劍銀光閃過,春雪劍影煞是好看。

  喬一帆目光一沉,靈動雙眼眨眼一瞬,若鬼魅一般滑出腰間短刃。原以為葉修會出手,卻在他面前將短刃輕鬆接下,不慌不忙扣下來者持劍的手腕,修長手指走過手腕處,巧勁滑進那人的五指之間,親密的短暫接觸奪過長劍。

  扣住劍柄和那人纖細的手腕,像西方大陸的舞曲,轉圈將人帶入懷裡。

  「沒事、自己人。」葉修輕聲安撫,只見眼角抹上一抹櫻紅的人怒目,「我剛剛看過了,不是那邊的人。」

  葉修懷裡的人一聽,神色仍是猜疑。

  將短刃還給喬一帆,並將隨手掛在腕上的銀環交給懷裡的人看個仔細。

 

  喬一帆安靜的站在一旁,看著被葉修帶進懷裡的人,不難猜測這人的身分。

  這人應該是前輩口中的小藍。

  「還真不是……」小藍小聲嘟囔。

  這銀環上的楓葉是用琥珀雕製而成,其葉脈紋理清晰,葉片薄如蟬翼實為精巧。若是他印象中的銀環,其全身上下皆是銀。

  「抱歉、嚇到你了……」

  「不會不會。」被這樣一個好看的人道歉,喬一帆有些不習慣的拘謹起來。

  「行了行了、先坐下來談。」將人按在椅子上,葉修將長劍收入刀鞘放回樓梯轉角上鐵鉤上。

  葉修想來想去,這已經傍晚,是時候吃飯了。

  「我看還是找間吃的坐下來邊吃邊談。」葉修提議。

 

 

  格林小鎮以異國料理聞名東方大陸,每家餐廳一道飯點時間幾乎客滿。幸好這個時間點人還不多,葉修找了間店要了包廂。隨著侍者的引領,毫不起眼的外觀,一走進別有洞天。

  葉藍二人早已習慣,而喬一帆像個孩子,一雙眼睛看得店內裝潢,惹得走在前頭的人莞爾一笑。

  喬一帆羞赧的低下頭,但仍舊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店裡主要是商品陳列擺飾和櫃檯,真正吃飯的地方卻是穿過店面來到後花園。花園占地不廣,卻因地處溪水一小部分支流,可聽見潺潺水聲。經過店主的精心設計,將溪流延伸出一些小支流,每個支流的末端形成了小水漥。每個水漥上都漂浮著水燈,營造出幽靜之美。

  包廂是用上了白漆的鐵架建起的小涼亭,除了入口外,其餘面用紗簾半掩了起來。中間一張圓桌上擺著一朵綻放的蓮花,以及三人用的餐具。

 

  「小藍,這孩子是喬一帆。小喬,這是我內人,藍河也是骨董店的小老闆娘。」三人入了坐,葉修介紹起雙方來。

  「說誰是老闆娘!」藍河一聽葉修這介紹,想將手邊上的水杯往這前聖武祭司的頭上扣。

  「別生氣別生氣、多喝點水,你聲音還有點兒啞呢!」把水遞到藍河面前,葉修收穫到一個嬌媚的瞪視。

  「你以為是誰害的!」礙於喬一帆在,藍河壓抑的聲音,但桌子底下的腳卻是不客氣地往某人腳上一踩。

  葉修不覺得疼,反倒是覺得這樣的藍河可愛,心裡可是滋潤。

  面對喬一帆投過來疑問,藍河報以微笑。

 

  餐點陸續的上來,席間氣氛融洽,沒有剛見面時的劍拔弩張。

  葉修問了喬一帆的近況,慢慢將話題引導到楓葉銀環上。

  「你說你想找這銀環的主人?」藍河嚥下被餵到嘴裡的紅茄鑲肉,拿過桌上的餐巾抹過香甜的肉汁。「還有其他線索麼?比方說人物特徵?」

  「唔!」閃過腦海的畫面是一張佈滿青澀情慾的俊臉,喬一帆一下子滿臉通紅。

  藍河偏頭不解,想著這孩子也真容易臉紅呢……

  「嗯、特徵的話……」喬一帆攪著手指,「身體的線條很……」

  「很?」

  「很性感!」說完,小年輕本能的摀上火熱的臉。

  「啊?」

 

  藍河差點沒有跌下椅子,坐在身旁的葉修早就抖著肩膀,明顯就是在笑。

  「那個、你這樣說,我也不知從何找起。」藍河汗顏,「打個比方,他的穿著打扮,五官長相,又或者身上配戴什麼明顯的裝飾或是武器。」

  「啊、對不起!」喬一帆手腳慌亂地拿過水杯掩飾自己的尷尬,眼睛轉呀轉的。突然眼睛一亮,想起了什麼。「我想起來了,他背在背上的武器是把戰矛,赭紅與黑色相間的槍身,矛的顏色是少見的墨黑色澤。」

  「墨黑色……」葉修低喃。

  「嗯、一頭短髮,不說話的時候看上去很冷淡。」喬一帆試著去形容,但給的卻很模糊。

  「還有其他的嗎?」藍河問。「關於那個銀環你還有什麼印象嗎?」

  「聽他講說那個銀環是自己打的,上頭的楓葉是他根據家紋自己雕的。」喬一帆回想,「說起來他的肩上有個刺青,形狀很像楓葉。」

  「楓葉的形狀?」姣好的雙眉相接,藍河心中隱約不安。

  「大約在這個位子。」喬一帆指著自己鎖骨,「幾乎有一個巴掌大。」

  注意到葉修也是神情凝重,想來是和他想到一塊去了。

  「你有想過他會去哪麼?」斂了斂神情,藍河又是一問。

  「大概是迷羅古城,我們第一次認識就是在那。」

 

  「迷羅古城?」原本打算輕啜一口香橙冰茶的藍河放下手上的琉璃杯,眼底深處滑過不意察覺的光彩。「你們是、觀光?」

  喬一帆偷偷看了眼葉修,見那人下頷輕輕一點,於是向藍河說明。

 

  位在格林小鎮東北方十里之外的興欣城的上林苑是他們的據點。

  聽聞與鄰近西方大陸的交界有座遺跡──迷羅古城。這座遺跡是因上世紀的天災而有大半遺跡被掩埋甚至被破壞,只留下為數不多的斷垣殘壁。

  我們之中有人對歷史和古代文物有興趣,在一個偶然的契機得到了一本古書,上面全是西方語言和詭異複雜的圖騰,我們研究了好幾年,終於找到其中一條線索,那便是迷羅。

  迷羅古城,至今都沒有人了解這座古城究竟是何時出現,又因為什麼文明歷史而存在,它靜靜的躺在時間的洪流裡,隨著世界的變遷載浮載沉。

 



评论 ( 4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