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藍】記憶時光 ‧ 補完

我想吃烤肉⋯⋯

中秋不吃烤肉難受⋯⋯



收錄在小情歌路漫漫
時間設定在雙方剛穩定尚未見父母。

──────────────────────────────────────────────



  藍河想起小時候自己吃過的月餅,餅皮可酥了,裏頭的餡可好吃了。那是他有史以來吃過最好吃的月餅了,可惜吃不到了。

  小時候他悄悄地躲在廚房外頭抗著裡頭忙碌的身影,兩位白髮蒼蒼快到古稀年頭的二人分工合作的,一個調餡兒一個製皮。那個心有靈犀的默契叫他羨慕,也令他期待。

  那是爺爺奶奶在準備中秋月餅的身影。

  每一年他都期待祖父母做的月餅,即使多年前因為世人不清而讓自己的女兒陷入不幸婚姻甚至餐廳關了一家又一家。

  也是那段時間落下病根,儘管度過危機身體也不如以前硬朗,卻還是每年為他及母親做著月餅。

  直到十年前,爺爺也隨奶奶一同離去,再也沒有人能替他做好吃的月餅了。

 

 

  跟葉修的關係逐漸穩定下來,本以為他男人會飛回去陪家裡人過中秋,可這人卻留下來陪他。

  「你不回去陪你家人?」藍河抱著葉子窩在沙發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擼著吉娃娃,一旁的土狗派皮乖乖地挨在藍河腳邊。

  「前幾天打過電話了,月餅也送過去了,好不容易攢到連假不用來陪你們多可惜?」葉修親暱的將藍河耳邊微捲的劉海撥到耳後。

  藍河微微一笑,恍惚間他又想起祖父母在廚房忙碌的身影還有時不時聞得到的栗子香。

  「葉修、咱們來做月餅吧。」

 

  行動力一向很快的藍團長拖著葉修到處跑,總算是把材料買齊了。

  葉修體貼的沒問原因,陪著小藍團長到市場買了一斤上好的板栗,又繞道小巷裡找了好看的模具,繼續往超市搬了中筋麵粉還有轉化糖漿。

  回到家後葉修先帶著自家兒子到外頭放風晃個兩圈,讓藍河沉澱一下思緒,等等回來幫忙打下手。

  葉修出門後,藍河起了一大鍋水等待沸騰同時洗淨已經去好殼的板栗後鋪在蒸籠裡頭,之後開始調起梘水。

  這樣芋餅的材料都有了,藍河回憶起那時的記憶,腦海裡也多少有了順序。水滾後他將蒸籠擺上去開始蒸煮栗子,另一邊開始弄起餅皮。

  當梘水與轉化糖漿、花生油完美融合後,葉修也剛好回來了。他俐落的將麵粉過完篩,均勻地將所有混合在一起直到麵團表面黏稠。取過保鮮膜將麵團送進冰箱裡準備給他冰上一個小時,期間葉修沒有去打擾藍河這一項作業。

 

  「接下來要弄什麼?」葉修看了爐子上的蒸籠,不斷竄的白煙帶著香甜味,把家裡弄得有些雲霧繚繞。有點像仙境,他想。

  「等栗子熟了放涼打成栗子蓉,就可以開始準備栗蓉餡啦!」藍河在廚房裡窩出一身汗,可眼裡的期待與興奮卻沒有因此停下。

  掀開蒸籠一角,那一團熱氣爭先恐後的冒出。霧氣一散,栗子變了色他就知道時機成熟了。

  熄火招呼葉修一起過來幫忙將這一籠栗子端到客廳把電扇開到最大,等待栗子涼了。

  看著一顆顆飽滿的栗子,藍河跟葉修努力用手指拎起發燙的栗子期間失敗好幾次,但失敗為成功之母,革命了幾次終於把栗子叼在齒間。

  畢竟表面涼了,裏頭還是滾燙的。

  兩人對於這樣吃法樂此不疲,壓根忘記還有筷子這一選項。不過看著對方吃得滿足,那也值得。

 

  接下來的部分就比較快了,葉修負責把栗子打碎倒入鍋中,而藍河負責將水分炒到一部分乾掉導入糖。將糖炒到融化時,葉修也將一些鍋具都洗乾淨晾著。

  「幫我把那碗玉米油倒進來,先到一半啊。」藍河指著桌上那碗用白瓷裝的油,「你吃黃油嗎?」他一邊又小火翻炒一邊問。

  「不都說了,你煮什麼我就吃什麼。」葉修替他端過黃油,「我淋了啊。」

  淋油的動作專業,這看著都知道做過都少回了。

  「跟你說啊、這栗蓉月餅可香了!尤其是這黃油下去更香了!」藍河眼裡散發金光,似乎已經能想像月餅出爐的樣子了。

  等到油被充分吸收,水分也乾得差不多後熄火放涼。

  這時候是餅皮登場了。

 

  當他們處理完餅皮跟餡料已經接近黃昏,這才想起來他們忘了午餐一路忙到快晚餐,家裡的小寶貝們雖沒有怨但他們也覺得該稍作休息吃飯了。

  叫了外賣給兒子們添糧換水,吃著晚餐時藍河給葉修講起了小時候的故事。

  「難怪你突然想做月餅。」葉修將藍河挑出來的茄子給夾回他的碗裡,「小故事也不能抵過你的挑食。」

  藍河只好深仇大恨的盯著,慷慨就義的吃了。


 

  晚上九點多,第一批栗蓉月餅出爐,那香氣惹來隔壁住戶抗議,憤怒關上窗戶。

  月餅本就該等著放上一兩天才好吃,可藍團長就是迫不及待的想吃。

  沒等他涼就拎起一塊掰成兩半,小倉鼠似的啃了一小口。只是啃了一半卻覺得味道有點不對,跟記憶裡的不一樣。

  「不一樣……」藍河懊惱地低下頭。

  「是嗎?」葉修有些訝異,畢竟他們家藍團長的廚藝可是好很,而且味覺好得可怕。他不信的咬上藍河吃剩的,覺得不夠又把另一半吃進肚裡。

 

  「藍啊、我覺得好吃啊!」被養刁的嘴雖然不比藍河,但他覺得這味道跟外頭是無法比擬的。

  「真的?」半信半疑的咬上葉修新遞過來的,嚼嚼吞下肚,他自己也驚訝了。「跟剛剛吃的不一樣啊!」

  葉修偏頭思考一會兒想起其中關竅。

  「咱倆就跟你祖父母一樣,這是心理問題,也是一種情感傳承。」他笑著說。

  藍河一時反應不過來,只覺得自己做個月餅也能臉紅跟啥似的。





评论
热度 ( 31 )